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21.

“对我这么有信心?”黛千寻重新打开了邀请函,盯着寥寥几行字斟酌了半天,“青柳,我没有任何成形的作品。”

“那就写一个。”青柳抱着胳膊缓缓踱步,“篇幅不需要太长,给你一周时间——听说你们常加班?那就两周。三万字左右的短篇就行,两周后这个时候,你把稿子给我看。”

“要篡位啊?”黛千寻眯起眼。说实话这个提议不坏,青柳咖位够,在文界人脉广,任谁都要买他的帐。若是有他引路,虽不敢保证一定一炮而红,但至少不必苦苦煎熬,还不知道出头之日在哪里。

青柳叼着磨牙棒笑:“是啊,你就让我过过催稿的瘾吧。”

稀里糊涂就这么应承了下来。出了青柳的家,时间已过八点。青柳写稿的这段时间,连带夫人也像是在炼狱中走了一遭。好不容易伺候丈夫写完了稿子,青柳夫人如获大赦,先丈夫一步给自己放了假回了娘家。青柳自身难保,更别提挽留他人吃饭。

 

买了两个面包聊以充饥,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黛千寻忽然不知自己该往哪里去。

按理说是要回公司的,可以蹭赤司的车;也可以给罗宾打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再大不了走路回去,路程还不算太远,就是有点偏。

可偏偏哪种都不想。

想睡一觉,想喘口气。

商场外围的巨型LED显示屏上,都是青春可爱的,放大之后依然毫无瑕疵的面孔。

川流不息的主街道,俱是往来行人。甜蜜的情侣、戴着耳机的学生、刚下班的上班族,晚一些时候大概就会有醉汉。

好听的,难听的,优美的,丑陋的,千篇一律的,千姿百态的,薰衣草香味的,汽车尾气味的。

城市。

在这座生机勃勃的城市里,奔忙的人们犹如长明灯一般无休无止耗竭着自己的生命。在这个巨型异兽的空荡荡的胃里,被理所当然地接受与消化。

黛千寻吃完了面包,安抚了烦躁的肠胃,走到某个街角的时候,那里的灯光不再如大街上刺眼,他突然很渴求睡眠。

不,那还不够,即便是在睡梦中也那样地辛苦劳碌,脑子里装着在圆轮里奔跑的仓鼠,一刻不停,没有尽头。

回家吧。可家又在哪里?

“你在哪?”电话那头问。

“A大街。”黛千寻说,“其实你不用来接我。”

“可我现在想见你。”

黛千寻叹口气:“那来吧,请我吃个冰激凌。”

 

不论想不想见,赤司总会来,如果赤司想见他的话。虽然最近见面的次数有些频繁,和上班一样。黛千寻无奈地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好歹也算是身兼数职。

黛千寻坐在便利店门口盯着某处出神。

“怎么不到里面等?外面多冷。在看什么?”

“看那边的灯什么时候彻底坏掉。”黛千寻指了指不远处,“你动作挺快……格雷呢?”

“停车去了。”赤司在他旁边坐下,“不是说要吃冰激凌?”

“我改主意了,想喝椰汁。”黛千寻指了指里面货架上摆着的水果,“买不起,只好让你来请我。”

一人捧着一个椰子,背后是满目琳琅的货架,透着玻璃窗是被隔绝的寒意。

“喝着有奶油味。”赤司伸手敲了敲椰子,“还不错。”

“当然,卖得这么贵。”黛千寻笑了笑,又晃了晃椰子,“而且分量还少。”

“要不要再来一个?”

“不用。”黛千寻晃了晃椰子,“里面还有椰肉啊。”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能把它劈开吗?”

“这么想吃?”赤司失笑,“我看店里好像没这个工具。光开椰子就费了好半天。”

“那算了。”黛千寻说,“你们家怎么开椰子的?”

赤司愣了一下:“我去问问特蕾莎。”

“她开过?”

“不确定。”赤司笑了,“不过在厨房之内,没有她不能解决的事。”

黛千寻抱着椰子:“人不可貌相。不过以前,我会站在楼上,把椰子往下丢——”

赤司看他:“不会砸到人吗?”

黛千寻摇头:“当然是看到没人了才往下扔。差不多二楼,就能砸裂。”

“然后呢?”

“当然是捡起来吃了——你这什么表情?”

赤司喝光了椰汁,脸上的笑意掩藏不住:“看不出来你还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黛千寻笑笑,看着赤司手中的椰子,“喝完了?咱们找个地方试试?”

赤司笑着跟在他身后,无意阻拦:“这儿人多,你得找个人少的地方。”

 

人少的地方好找,附近有所学校,这个时间没什么人。

门卫将信将疑地看着两个衣着光鲜的男人,迟疑了半天还是让他们登记了名字,又对着证件看了半天,才把人放了进去。

“操场在那边。”黛千寻指了指,偌大的球场,却相当小气地只亮了一盏灯。

“你确定?”赤司抱着椰子开他玩笑,“到时候被抓,你可是主谋。”

“反正你会救我。”黛千寻试了试手感,站在三分线外,“先说好,我不跟你1on1,我们就简单投个篮。”

赤司笑着摇了摇头,掂了掂椰子,虽然有点儿沉,虽然手感不是那么好,但勉强想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就当是个不怎么样的篮球。

在这个昏暗的,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学校的球场上,没有胜负,没有对手,只有两个突发奇想的幼稚鬼。出手的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多年前,虽然同样负重,但简单纯粹的日子。

椰子穿过篮筐,砸在地上。橡胶地板弹性不错,假冒的篮球咕噜噜滚了挺远。黛千寻跑过去一看,兴奋地冲他挥挥手:“裂了!”

“要不要我帮你投?”黛千寻大呼小叫的样子难得又有趣,尽管对方拒绝了他的好意:“这点小事我还是自己来。”

他的三分确实不行,只擦到了篮筐,不过也达到了效果。赤司帮他捡起碎裂的椰子——要不是有网兜裹着,这片球场估计就难逃毁容厄运。

一瞬间想笑,也就真的笑了出来。赤司拎着碎裂不堪的椰子,憋笑失败,黛千寻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模样早就笑作一团,于是干脆就这么自暴自弃地笑了起来。

“真傻。”赤司笑了半天,看着手中的椰子又笑了几声,“居然跑来扔椰子?”

“好玩吧?”黛千寻笑得站不稳,干脆坐在地上,“真开心啊。”

“有这么开心?”赤司就着灯光看他,平时冷漠也好,严肃也罢,此刻也就只有温柔的笑颜。

“你在上班时会这样笑吗?”

“什么?”黛千寻笑容还未散去,“上班?怎么可能。”

“那就好。”赤司笑着蹲下来,按住他的肩,亲了亲他的脸,像是再自然不过的动作,“不要让别人看到——干嘛那样看我?”

“你是不是一见人笑就喜欢亲?”赤司的脸离得很近,要是以往黛千寻估计会想着避开。

可现在。

也许是因为黑暗,也许是因为现在心情很好,也许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了那么一点不一样,现在这个距离,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椰子味的距离,让他感到久违的安心。

“也不是。”赤司的气味远了,“只是刚好想而已。”

黛千寻笑着站起来:“谢谢。”

前面走着的人头也不回:“谢什么?”

“请我喝椰汁。”

赤司站定:“以前可给过你更好的东西,那时候怎么不谢?”

“是吗?我不是那么没礼貌的人。”顿了顿,又半是气馁半是玩笑,“那我以后补上。一天一句‘谢谢’,如何?”

赤司笑着转身冲着他:“黛,你要知道,我做的这些,从来不需要什么报答。”

黛千寻耸耸肩:“那你可真是个好人。”

 

报答不是不想要,而是明知不可得。那堵南墙立在面前,他不会去犯傻,想着黛千寻独独对他网开一面。

他惯于用庸俗的馈赠来换取同样廉价的回报,明码标价,却无关乎真心。那样反复而无趣的游戏,在黛千寻这里失了效。

黛千寻终归是骄傲的,从一开始就是如此。而他也是。

在曾经读过的异国故事里,倔强的年轻女人和包养她的年迈情夫斗嘴:我绝不会先爱上你。直到故事的结局,直到其中一个逝去,也说不清到底是爱了,还是没有。翻到结尾赤司哂然,觉得很像他们,虽然又有所不同。

走出校园,格雷把车停在外面,赤司回头:“我先送你回去。”

“怎么?”黛千寻手上还拎着那两袋碎掉的椰子。

“今晚有事。”赤司开了车门,“上来吧,走回去的话,还是挺远的。”

黛千寻像是有点失望的,不过很快释怀:“好。”

“你迟到了。”女人化着淡妆,微昂着头,微微不悦。长着一张某个家族标志性的脸,不算太丑,也绝称不上好看。

赤司落座:“抱歉,有事耽误了。”

意料之外的是个名副其实的青年才俊,女人的脸色才微微缓和:“守时是基本礼仪——你的袖子怎么了?”

赤司低头一看,袖口蹭了一块不大的灰,衣料恰好是黑色,一点污迹,就很显眼。

“不小心蹭到了。”他走神,刚才投篮时的愉悦,记忆还深。抛起,落地,还有那个不顾形象开怀大笑的人。

“有什么好事?”对方先点了果汁,咬着吸管,眼睛也没闲着,打量着面前这位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人。

“没什么……”

典型的话不投机,一个有心询问,另一个却无心回答。再有教养也觉得尴尬,何况先前已经苦等半个多小时。铃木薰招手叫来侍者,脸却对着赤司:“别误会,我对这样的见面也没有兴趣。不过是叔叔叫我来……”

赤司这才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女孩:“抱歉,今天实在太累。不妨再多坐一会儿?起码知道对方的基本情况,回去也好交差。”

好看的男人自然有这样的资本,铃木薰犹豫了一会儿,又坐下:“了解什么?你的情况我也知道个大概。”

“听说你不想结婚?”赤司端起已经有些发凉的咖啡,“为什么?”

“是,和你有什么相干?”女孩莫名,难不成这个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臭屁和自信,想要帮她改变对婚姻的看法?

赤司笑了笑,这笑容像是不见底的深潭,拒绝疑问和探寻。

“铃木小姐,”赤司缓缓开口,“我知道你的情况,这很正常。大家各有苦衷。我有一个建议,对我们都有好处……”

铃木一怔,见对方虽带着笑,却没有半点戏谑之意。

她慢慢地板直腰背,警惕地双手扣握,挡在胸前。

“你说。”


评论(1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