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42.风雨将至

“铃木先生,是我。”晚风拂面,带着淡淡的青草香。黛千寻冲赤司笑了笑,示意一切让他来就好。

赤司不可置否,只好站在一旁欣赏湾边的风景。这里小半年前他们来过。也是刚从本格出来,就着满城的月色,说一些不着边际、难以兑现的诺言。

谁料到,竟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大半年。

不知道是人太麻木,还是时间太无情。

“好的,那我恭敬不如从命。”黛千寻三言两语,收了电话。转头冲还在欣赏风景的赤司一笑:“走吧。还是你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不急。”赤司揽过他的肩,“你能否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

“秘密。”黛千寻伸出手指,拦住对方的问题:“留一点神秘感吧。能不能成我现在不能保证……就当做是惊喜?”

黛千寻总是这样,多大的事,在他面前仿佛都不值一提。

赤司只好捉住他的手指,良久,有些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高跟鞋踩着疾风,在大理瓷砖地面上奏出“笃笃”的回响。

女人“哗”的一声推开门,埋首于报纸的青年缓缓抬起头:“怎么了,夫人?”

相田哭笑不得:“我的少爷,难道你还不知道?”

铃木抬起层层叠叠的下巴,小眼睛里满是茫然。

“叔父决定了。”相田将一份薄薄的文件拍在他面前,“合约马上就要签署……”

“这不是还没签嘛。”铃木伸出两根肥硕的手指,拈起薄薄的文件:“嗯,明天。还有时间。”

相田不知这位淡定的少爷到底卖着什么药,情急之下问了个蠢问题:“现在劝叔父……来得及吗?”

“怎么劝?”铃木颇有些吃力地拧过胖脑袋,总算是看清了来人,“讲道理,以我的立场,我可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

“你……”

“好啦。”铃木放下薄薄的纸页,“这么着急做什么?明天我去趟公司,把文件截下来不就好了?”

“那……”相田顿住,“可这也只是缓兵之计,再说了……”

“怪事。秀德不是一向很有办法?你又何必这么慌?”铃木挑眉,“金枫那边你们想办法催一催,就算资金到位,真要把南湾买下来,前头后脚也要费不少功夫。赤司还不至于现把人抓来把交易给结了。”

他顿了顿:“空出这么些时间,该做什么,不需要我教你们。”

相田抿了抿嘴,眼前这个神色严肃的胖子,倒像是个陌生人。

“我去安排。剩下的拜托你。”相田沉默一会儿,转身离开。

扰人的脚步声渐渐遁入黑暗,铃木拿起那张薄纸,看了半天,抬手冷笑着撕成两半。

“都听到了?”他似是自言自语,衬衫后领下暗藏的监听器发出黯淡的红光,“准备准备,好戏就要开场了。”

 

阳光仿佛给这一带的山川海岸镀上一层铂金,看上去颇有点流光溢彩。万里晴空飘着几缕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白云。

站在高处俯瞰,南湾这一带要山有山,要水有水,地理位置也算绝佳。铃木家族在南湾有家小型事务所,平时做点鸡零狗碎的业务。今天特意约在这里,也是想业务谈成之余,好就近看看南湾这块地。

铃木清河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额角。

在叔父的公司挂名已久,真正亲临实地却还是不久前的事。别的倒还好说,只是这天气……他眯眼看了看高照艳阳,叹了口气。他把手帕叠好,又从兜里掏出一盒薄荷糖,大嚼了几颗,等着浓郁的薄荷味几乎要掀翻整个天灵盖,才稍微平静下来。

“少爷,人到了。”秘书敲门。

“知道了。”铃木清河轻咳一声,缓缓起身,冲着刚踏进门的男人点点头。

“又见面了。”

 

“什么?清河他……”相田一边催促司机提速,一边皱眉,“你先别轻举妄动!赤司那边怎么样了?”

电话那端细细碎碎不知说了些什么,相田的眉愈发拧紧:“知道了,我先过来。”

秀德那边的事宜堪堪交待完毕,线人又传来消息,铃木少爷不知为何直接被摘出协约签订现场,老爷甚至派人将他看了起来。

一眼便知,就是软禁。

有谁知道了这事?相田蹙眉,她和丈夫的交谈不过寥寥两三次,记忆里搜索一圈,竟然找不到任何痕迹。

竟也成了透风的墙。

无论如何,先一探究竟再说。

四下无风,相田下了车,急匆匆往事务所赶。这里她来过几回,也知道铃木的办公室在哪里。

“铃木先生呢?”迎面撞上女秘书,相田记得她,伸手拦住了人。

“铃木先生正和赤司先生一起……”

“我是问少爷。”相田顿住脚步,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他说……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叫我过来。”

“噢。”秘书小姐捧出一张熟练的笑容,“他在办公室里休息。”

相田微微松了口气。好在之前便先和秀德打了招呼,金枫那边,务必率先促成交易。

“夫人,请吧。”秘书在一旁轻声催促,相田叹了口气,跟着上了楼。

“清河,你怎么回事?”相田推开门,第一眼没看到人,想来铃木应该在里间。她轻轻掩上了门,三两步走向里间,推开门,“人呢?”

被捆成粽子的男人嘴上封了胶条,缩在角落里,冲她抬起惊恐的双眼。相田微微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先是一僵。

“别动。”

冰凉的刀刃抵在相田的脖颈处,吹拂在耳边的男声沙哑沉闷:“手,举起来。”

 

“各位,合作愉快。”

赤司轻轻松了一口气,脸上难掩笑容。日思夜想的资金终于到位,当然,这也只是令他心情大好的一部分原因。

“既然今天机会难得,”铃木老头儿坐在主位,“尾崎先生,不妨带我们好好参观一下这里。”

尾崎和中井对视一眼,冲着铃木挤出笑容:“好的好的,二位跟我来。”

赤司财阀眼下有了铃木撑腰,堪称如虎添翼。尾崎家族再没节操,利益还是会算得。且不谈售价与金枫相差无几,如若能巴结如日中天的铃木家族,以尾崎家族的一贯风格,倒贴钱都愿意。

——脑子里装满稻草的尾崎少爷自然想不到这些。不过那位两朝元老中井,眼下暗握实权。要搞清他想些什么,还不算太难。 

那位被蠢蛋儿子气出病的尾崎老先生,要是知道局势发展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再度心脏病发作。

“黛先生也一起吧。”铃木老头儿被人群簇拥着,冲一旁神游天外的黛千寻发了话,“这边风景还是不错的。”

 

“你是谁?”

双眼被蒙紧,双手反捆在后,贴着冰凉的墙壁,相田背后不由得沁出一层冷汗。

一双略微粗糙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动作温柔,像是触碰着脆弱的瓷器。许久未被这样触碰,相田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随即,带着薄荷香味的气息扑向鼻间。

相田一愣。

唇间有柔软的触感,虽然只是一瞬,短到可以忽略不计:“对不起。”

她在黑暗中徒然地睁着眼,少见的茫然无措被对方看在眼里:“清河……是你吗?”

对方笑了起来,越发坐实了她的猜想。这声音相田很熟悉,她常常听,却几乎没有注意。

“傻丫头,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对方离她很近,相田突然脊背放松,脸上露出颓然的笑容。她对着想象中男人的位置:“清河,你是不是从来没有……”

“没有什么?”对方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没有信过你?还是没有爱过你?”

相田咬住了有些发白的唇。

过了一会儿,一条短信进来。铃木掏出手机,过了一会儿站起身:“结束了,金枫已经没戏。”

还没等相田反应过来,眼前忽然有了光亮,她在一片朦胧中看向传说中“身体不适”的铃木清河。

“今天你是被这个家伙敲晕的,反水的是他。”铃木踢了踢已经被迷晕的线人:“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就这么放了我?”相田松了松手腕,方才被绳索磨过,隐约发疼。她紧盯着丈夫的背影:“就不怕我给你一刀?”

“你不会这么没良心的。”铃木连个眼神也不曾留给她,“我是在救你。”

“救我?”

“你还要和桃井耗到什么时候?”铃木出门前,微微回过头,“明知没有结果,还不选择退出,那不是执着,是愚蠢。”

相田一愣。

“我不是叫你选我。”铃木推开门,涌进满屋明晃晃的阳光,“但我不愿意看你选她。”

 

“听说你不舒服?好些了吗?”

一楼的宴会厅里已经备好各类冷餐,西装革履的精英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场景和谐得大约能绘成宣传画。落地窗视野极佳,碧海蓝天,尽收眼底。身形庞然的铃木清河一出场,转瞬间收割了大批注意力。

“承蒙关心,好多了。”铃木笑了笑,下巴上的软肉顶着领结,几乎将其遮住了大半,“黛先生,你也来了。”

黛千寻笑了笑。

“赤司老弟,今天恭喜。”铃木上前给赤司一个熊抱,末了轻轻拍了拍黛千寻的手背。

“哎,要说恭喜还早了些。”铃木老头儿慢悠悠地在一旁插话,“还有件事……”

铃木清河微微一愣,转而笑道:“哎,不是我嫉妒,这天下的好事怎么尽落在你头上!”

众人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黛千寻顺着哄然的笑声看向赤司。

是的,过不了多久,这一切即将尘埃落定。

即便明知无法改变结局,黛千寻想,自己还是会踏向这一步。正如当初铃木清河问他的:就这么个不折手段的家伙,你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帮他?

黛千寻没有回答,铃木的答案不在他这里,而他终究也想不出属于自己的答案。

他释然地笑笑,远处海浪拍打着礁石,像是要将这一切的污秽与尘埃洗去。

赤司在人群中,不经意地看向他,黛千寻冲他轻轻地举起酒杯。

 

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执着地响了许久,最终放弃,归于寂静。

铃木离开的屋子空荡荡,像是在心里钻了洞,不仅漏风,还渗着血。她伸手将微微粘湿的刘海拨在一边,许久,长长地吁了口气。

说到底,人生的选项那么多,为什么她偏偏要选择最没结果的那一个?

相田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挎包里取出一支口红,以窗户为镜,为自己描一张血红的唇。

末了,她取出手机,挑出方才执着的来电,回拨了过去。

“是我。”

“线人出了问题,我很抱歉。”

“我知道。留着也是祸患,采取最后的计划吧。”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