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44.光影互生

黛千寻弯下腰,捡起匕首。

刀鞘制作相当精美,看得出是好货。

西冈颇为满意,吹了一记尖利的口哨:“第一刀,慢点儿,先从手腕开始。”

黛千寻确定,西冈这家伙十有八九是疯了。

通过受害人的痛苦来获得满足,并延长犯罪时间,多少也有乐在其中的意思。尽管之前多多少少和西冈有所接触,但黛千寻必须承认,他之前怎么也没看出这家伙还是个内心扭曲的变态。

“愣着干嘛。”

黛千寻咬了咬牙,抽出匕首,在手腕上划出一道血痕。

淡淡的血腥味顿时充盈着整个房间。

“你倒是挺会保护自己。”隔着两三米远,西冈依然看穿了刀刃的走向,“也好,多留点时间。让我想想,接下来是哪里?”

 

“怎么了?”电梯口,紫原逮住有些不安的赤司,“怎么跑到这里来?”

“千寻那边没有消息。”赤司吁了口气,整了整衣领,“我有些不放心。”

紫原诧异地看他一眼,毕竟赤司鲜少有这样不安的时刻:“那我跟你一起上去。反正这边也没什么事。”

电梯如闸刀一般拉开,赤司叹了口气:“麻烦你了。”

“脾气还挺大的?”进了电梯,紫原忍不住笑笑,“平时是不是都是你哄着人家?”

赤司正想说些什么,突然手机一阵响。“你先接。”紫原不经意地看向别处。透过电梯的镜面,发现赤司勉强嵌上的笑容一点点剥落,无声地碎裂在地。

 

“什么?在客房外围发现可疑物品?”

“是,保卫人员在客房外围发现一个维修工人的工具包。”电话那边声音急切,“这是监控死角,等等……我们发现了这个包的主人。”

电梯门拉开,赤司看了紫原一眼:“我知道了。先派人在物品发现地点设埋伏。再来几个人,到405来。你们继续排查,看他之前接触了什么地方什么人……还有,尽量不要惊动大堂的宾客。”

“怎么?”紫原突然一愣,糕点师敏锐的嗅觉让他在浓郁的甜香中嗅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是这间吗?”他打量一番门牌号,得到赤司的确认,悄悄将耳朵贴在门上。

“隔音太好了。”紫原不耐烦地低估一声,抬手按响了门铃:“您好,客房服务。”

 

西冈一向不喜欢秀德那帮野蛮人,无论做什么都粗枝大叶,丝毫没有秀丽精致的美感。

不过现在眼前的景致,倒是颇能满足他的兴致。

鲜血透过切割规则的伤口,渗着灰蓝色的外套,男人因为失血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却还是倔强地挺起脊梁。一点点将美好的事物拆解得支离破碎,这个病态的过程让西冈不由得兴奋地眯起眼。

门铃骤响:“您好,客房服务。”

西冈不耐烦地皱眉:“你叫的?”

“不是我。”黛千寻气息已然羸弱几分,“大概是赤司叫的。我告诉他我会提早回来休息,所以……”

西冈有些不满地沉了沉气。

“您预订的餐点到了,先生。”

门外还在坚持不懈地催促,西冈有些烦躁,将手上把玩着的按钮放进兜里。还不忘扭头警告黛千寻。

“别动。”

黛千寻闭了闭眼,在与西冈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轻轻松了口气。

 

厚重的大门拉开一道缝,淡淡的血腥味又增加了几分。

“什么事?”西冈将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后。

“您要的餐点到了,”紫原面不改色,“麻烦您开下门。”

“不要了。”西冈正准备掩上门,又被紫原叫住。

“先生,您是受伤了吗?好大的血腥气。”

西冈一张脸僵得像是浸过水又晒干的纸团:“没事,多谢关心。”

“这是我们的前台电话。”紫原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有需要您及时叫我们。”

西冈被这啰里啰嗦的客服搅得烦不胜烦,稍稍将门拉开,伸出了手。脑子还没转回“客服哪会随时派送名片”的正轨,下一秒,手臂一拉一扯,结结实实被厚重的大门夹了一下。

“啊——”西冈发出野兽般的惨叫。下一秒,及时赶到的保卫人员绞开安全链,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西冈制服在地。

西冈像一只脱水的鱼,在干燥的陆地上焦躁地扭动。趁着众人不注意,他悄悄地将手摸进口袋。狰狞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在找这个吗?”黛千寻晃了晃手上的按钮,“可怜的单细胞生物。”那个捆绑着众多无辜性命的导火索,终于在鱼缸里彻底报废。

下一秒,黛千寻膝盖一歪,彻底昏迷了过去。

 

身上的血腥气还未消散,紫原看着病房里安睡的人,打了个呵欠:“那……我先回去?”

赤司疲倦地抬了抬眼:“就不送你了,今天多亏你。”

“你该谢谢绿间那家伙。”紫原睡眼朦胧,“都是血,他的衣服可要报废了。”

赤司勉强挤了个笑容,友人告辞,继而把目光转向病床上那人的脸。

救治还算顺利,总算是捡回一条命。黛千寻的求生欲很强,浑身上下十多处伤口,刀刀角度诡谲,竟然都避开了要害。不过,要是再晚一些,这家伙就会有性命之虞。

赤司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弄脏的地板、损毁的门链……装在大厅门廊外的炸药已被摘除,西冈也被挪送至警方。满堂宾客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也多亏了铃木薰,帮他撑了整个后半场。

赤司叹了口气。

只穿着单衣难免有些冷,他翻出一条毛毯,就这么裹着。刚抽过血的手臂还是微微有些发疼,不能过多压迫。

比起那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压得他喘不过起的,还是心头那块顽石。

如果……如果他死了。

 

像是从上一个梦境中醒来。远处的天如同落满灰尘的节能灯,疲倦地发出微弱的光。他站在病房的门口,犹豫,不敢进去。

“……征十郎。进来吧。”

还穿着校服,背着过大的书包。那些大人围绕在床边,他看向病床上已经阖上双眼的脸。

今天刚发了测验成绩。他又是第一。

“你的妈妈……去世了。”

母亲下葬那日,院子里的花开得正艳。

那是什么时节?印象中花开得很好,一簇簇鲜黄明亮,比阳光还暖。

在一群穿着黑色丧服的大人中间,他由父亲领着,走了一段漫长得像是没有尽头的路,终于停在大理石砌成的冰冷的墓碑前。

大人们说了什么,他没有听见。只盯着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放声大哭了起来。

打破了长久的,体面的悲痛与沉默。

后来大一些了,他也时常回忆起这段往事,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失态。他渐渐变得理性自持,他无数次地安慰自己,如果母亲逝去后不再受病痛折磨,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可自己为什么要哭呢?大概只是一想到此生便不能再见,不由得悲从中来。

他忽然深刻地明白,他可以走一段漫长而孤独的路,却始终完成不了一次体面的告别。

 

黛千寻从混沌的睡梦中醒来,先看见的是窗外的淡蓝色的朦胧的天光。

这是死了?还是没死?眼珠子转了转,看见靠在椅背上睡得狼狈的某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脸上带着连自己都不曾知晓的笑意。

……要真是死了,这家伙还跟过来,那可真是孽缘了。

他动了动手,钻心刺骨的疼痛让他轻轻喘了口气,就这么一点动静,赤司就醒了过来。

“你醒了?”赤司凑了过来。

黛千寻张了张口,只觉得喉咙干哑。想了想,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干脆就点了点头,闭上眼继续睡。

黛千寻继续假寐,耳朵却不闲着,敏锐地捕捉细小的动静。过了好一会儿,听见赤司起身,像是伸了个懒腰,去窗口拉了下窗帘,又回来,正好对上黛千寻的眼神。

“醒了。”这回倒是没那么急了,“怎么样?会不会难受?要不要叫医生看看?”

“这才几点。”黛千寻清了清嗓子,下巴微微一抬,扫到墙面上的闹钟,“没事,你……陪我会儿吧。”

赤司只好又在他身边坐下。

如坐针毡。等人真正醒了,那些想问的问题又一个个憋了回去。

赤司无法想象,一个最爱自己的人,是如何为其他诸多无关的人作出牺牲。尽管这一切十多年前就已经重演过。黛千寻……他自以为已经摸透了对方,到头来,还是自己太过小器。

赤司认输一般,垂着头盯着地面。

 

准备进来换药的护士正准备推门,却看见一副极其诡异的场景。

两个男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一个看向窗外,一个看向地面。半天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静默。

她愣了愣,这房的病人确实有些特别,但又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一样,只知道,现在她不适合进去。

于是向后退了两步,干脆先去别的病房。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沉默许久,赤司伸手握住黛千寻垂放在床边的手,“是我不好……”

黛千寻笑了,挑了挑眉:“大晚上的,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轻轻牵起对方的手,赤司将脸轻轻埋在对方的掌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到最后,却还是哽咽在胸口。每一次呼吸,都牵动着神经,坠得心脏隐隐发疼。

“没关系,托你的福,这半年我过得还不算坏。”

“只有这半年?”手掌渐渐有些湿润,黛千寻叹了口气。

“最近我的手心可真容易出汗。”

“是啊。”赤司闭着眼,“黛前辈,接下来,还有好几十年……我能不能,继续麻烦你?”

 

护士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到病房门前。屋里的气氛像是有了变化,坐着的男人起身,走到窗前。

他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都市,淡蓝色的天空泛着薄薄的曙光,远处似乎有鸟鸣啁啾,点亮城市的天际。令人不愿意理智地去判断,那是不是幻听。

或许吧,也许在遥远的,他们目所不能及的地方。还有一片不必为世俗所累的乐土。可那又如何,我们必须接纳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赤司回过头,黛千寻也看了过来。

不知是为窗外的风景所吸引,还是因为站在窗边的,是他用生命所爱的人。黛千寻勾起疲倦的嘴角,淡淡一笑。

“How do you do?”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