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39.八方来援

暖风轻轻吹动窗帘,屋里还弥漫着淡淡的柠檬香气。掉落在地上的衣物无人拾捡,朦胧的月光勾勒出人影的毛边,偶尔漏出一两声沉闷的哼吟。

在某些方面他们总是很契合,对彼此的习惯与爱好也熟悉,于是总能得到满足。

困难越大,越选择逃避。越愉快,越是会让自己假装忘记……哪怕只是一瞬。

黛千寻把脸埋进被单里,想那些有的没的,还不如享受当下——电流般的快感蹿遍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呼吸急促,眼里就要落泪。

神智恍惚的那一刻,几乎是下意识地,叫出对方的名字。

“赤司……”

 

疲倦地抬起手臂,张开手指,对着灯光看了一会儿,又放了下来。

沉默了许久,赤司抬手抚开黛千寻黏湿在额头的刘海:“其实现在这样,也不坏。”

黛千寻没有回应,只任由对方低头亲吻自己的额头:

“这件事,铃木不会有什么意见。你还是可以住在那里,想找我随时可以找我。有时间了我们就出去旅游……对了,上回给你的那份礼物,你闲的时候可以想想去哪里。”

“听起来不错。”

“喜欢欧洲?还是东南亚?”赤司语气轻松,“上回不是说想要潜水?南方的海更好看……”

黛千寻枕着手臂,轻轻地笑了笑:“以后这样出来的机会应该不多了吧。”

赤司怔住,过了一会儿,轻抚他的手指慢慢落下:“……我会尽力。”

 

“对不起。”过了一会儿,黛千寻坐起。赤司侧过脸,淡淡的灯光将黛千寻剪成一张模糊的影子,原来他的背影看起来那么单薄。

想伸手触摸,却不敢触摸。指尖哪怕带着温度,对方的心却是冷的。赤司不知该如何挽回这场注定的败局,或许他就应该什么都不说,掩耳盗铃般陷在短暂的温柔里。

心情沉郁地坐起,赤司捡起丢在地上的外套,从口袋里摸出烟与打火机。

“我讨厌抽烟。”几乎要坐成雕塑的黛千寻动了一下,缓缓开口。

赤司怔了一怔,还是点燃:“反正……你现在已经很讨厌我了。”

“也是。”黛千寻伸手揉了揉胸口,痛得皱眉。扭头看向赤司,“还有吗?也给我一根。”

 

去京都不过一天半,回来的时候就感觉像是散了架。也许是因为舟车劳顿,心里却知道十有八九是因为赤司做得实在太狠。

这天早上黛千寻是被电话叫醒的。赤司早就出门去公司,黛千寻摸了半天手机,才按下通话键。

“黛先生!黛先生!”春田的声音急促得有些发抖,“这、这是怎么回事?!”

黛千寻一下清醒了一半:“怎么了?”

“钱啊!怎么这么多钱?”女孩对着取款机冷汗直流,不时向四周张望,唯恐被人打劫,“是不是你打来的?还是别人转错了?我是不是该报警?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吧?”

“你等等……等等,别急。我一会儿打给你。”黛千寻打了个呵欠,拨了电话给赤司,“是我。我说你啊……是不是背着我去恐吓无辜群众了?”

赤司花出去的钱,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花了半天口舌才让春田收下劳务费,黛千寻往床上一倒,赤司这家伙还真是好多管闲事。

正想着,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黛千寻歪着头,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皱了皱眉。

 

“去京都怎么没跟我说?你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西冈式的聒噪战斗力爆表,黛千寻忍不住皱眉。

他把手机拿远了点:“只是随便转转,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年初,西冈调职到了京都分公司。这家伙人缘不错,送别会开得声势浩大。

黛千寻自认为和西冈并不熟。更多时候都是这家伙自顾自地黏上来——这点倒是和当年赤司很像。

“真冷淡。下回来京都一定要找我!”西冈继续,“我们还要好好地叙叙旧呢!”

“好啊,一定。”

嘴上是这么说,黛千寻却想不到和这家伙有什么旧好叙。

陪着西冈东拉西扯,终于勉强把这家伙打发走,山下的工作电话见缝插针地塞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怎么这么忙?总是占线!” 

黛千寻莫名其妙:“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山下抓狂,“快看邮件!你的新任务来了!”

 

“传记书系?人物专访?”黛千寻点开邮件,目光停留在标红的部分,“要我去?”

“是,”那边像是还在敲字,“定在下周。传记书系第一批卖得不错,第二批里,铃木的要重点推出。我们打算让你去。”

“为什么是我?”黛千寻疑惑。

“本来也不是非你不可,按理来说让铃木薰负责也许更好。”山下倒是坦诚,“后来觉得还是由她来负责赤司先生的更合适。更何况……”顿了顿,“铃木先生指名要你。”

“指名?”黛千寻更是摸不着头脑。

“是啊,你和铃木薰关系是不是还不错?她推荐的。”山下那边正噼里啪啦地敲字,“行了,好好查查资料,准备有质量的问题。这次是给杂志的专访,写得好,后面的工作多得是。不跟你废话了,注意事项和要求邮件上都有,有问题再找我。”

还没等黛千寻回过神来,就挂了电话。

还是一如既往地雷厉风行。

黛千寻缓缓靠在椅背上,盯着电脑屏幕。

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连番轰炸的电话中清醒。

他关掉邮件页面,一脚抵着墙面,任由转椅把自己推远。

 

他和铃木家的没什么交集。若非要说有,也就是新年那次,沾了赤司的光,到人家家里拜访了一次。

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铃木家的丫头会举荐他?黛千寻回忆着那张轮廓有些模糊的脸,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通。

难不成是卖赤司面子?

那赤司也未免管得太宽了些。

可毕竟是工作,有总比没有好。黛千寻很快想通,情场失意,那么在别处总要捞回点东西。

 

“怎么样?一个小小的专访难不倒你吧?”今天的第四个电话来自重度拖延症患者青柳老师,即便是在无数个截稿日期边缘试探,他也保持着高度的八卦精神。尤其是黛千寻这位他一手挖掘的新人后辈,但凡一举一动,都逃离不过他老人家的视野范围。

“可别对我太有信心。”黛千寻翻看着资料,“商业巨头?投资领域大亨?老师,我可没有半点经济知识,怎么跟人家聊?”

“哎,具备基本常识就行了。”青柳在电话那头摇头晃脑,“你要写的是人物专访,不是投资专栏。”

“……要不,您说得再详细点?”黛千寻挠头,“我记得您之前做过不少名人访问吧?能不能指点一二?”

“要问我?那可得准备好学费。”青柳话里带着笑,“Akida的草莓蛋糕舒芙蕾,还有柠檬奶冻。”

那家Akida总是人满为患,黛千寻去过几次,感触颇深。如果不是时间太多,还是别轻易进去为好。

“老师,总吃甜食对身体不好。”黛千寻试图挣扎。

“这么没诚意啊……”青柳拖长声音,满腔的欲擒故纵,“那我就不管你了。”黛千寻知道挣扎无果,迅速放下身段:“……您等我。”

 

人头攒动的甜品店里,角落靠窗的位置坐着个相貌颇养眼的男人。即便忙得脚不沾地,服务生也有意无意往他那边多瞟几眼。

“看什么看,眼睛恨不得都长人家身上啦?”年纪稍长的同伴敲了敲女孩,“快,干活去!”

话语未落,男人像是听到她们对话似的,抬头冲他们微微一笑。荷尔蒙魅力十足,顿时让两个女孩噤了声,匆匆转移视线。

这种类型的帅哥,穿得又那么考究……大概是从东京过来的吧。

男人四处放完电,正巧来了电话。他笑着接起,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方才脸上洋溢的笑容,这会儿一层层冷了下去。

“是,我知道了。不会让您失望。”

躲在一旁偷看的女孩恰巧目睹这番大变脸,只觉得这帅哥冷下脸来实在吓人,先前刷出的好感度瞬间降到了零点。

……果然男人,还是不能只看脸。

 

“今天有没有时间,”赤司在电话那头,身边像是有人走动,过了一会儿,又像是出了门,“我准备出门办点事,正好捎上你。”

“做什么?”刚从青柳家顺利生还,黛千寻提着新刊从书店往外走,“吃饭吗?”

“选衣服。”赤司压低了声音,“过几天开工,得给你挑一身好的。”

黛千寻撇撇嘴,管得还真多。

“我在书店。”

 

“随便买几件不就好了?”上了车,盯着格雷的后脑勺,黛千寻问。

“我挑的你又不喜欢。”赤司笑着,“最近天气也转暖了,刚好换一批新的。”

黛千寻败下阵来:“先说好,那些大牌子,我可不要。”

跟着赤司厮混的这些日子,黛千寻在穿衣方面却没有花费太多心思。赤司的衣服本来就多,哪天要出门了,黛千寻都是随手拿一件往身上套。到后来,衣服鞋帽差不多都是赤司双份买了回来——他们现在身高体量差不多,衣服基本可以混穿。

“大牌子?”赤司往黛千寻身上瞟了一眼,“你是想说,把logo印在胸口的那种?”

 

黛千寻一愣,回过神来。他身上的白色长袖T恤,黑色夹克衫……基本都是从赤司的衣柜里搜刮来的。

还不要大牌子呢。

那这些日子穿的都是什么?

黛千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借用几天。”

“拿去穿吧,你穿好看。”赤司拍了拍对方的手背,“你要喜欢这种的,就多买几件。总该有几件自己的衣服。”

黛千寻半天没说话,最后才点了点头。

 

赤司总有一种错觉,从京都回来,黛千寻仿佛变温顺了许多。

大概是因为这几天其实他们都没怎么说话,也找不到更好的话题。那次争执过后的尴尬还在。心里罩着阴云,却迟迟不下雨。

不应该是这样。

胸口像塞了一团棉,混沌淤塞,灌了水又变得沉重。可也只能让它就这么坠着。

纠结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开头,于是干脆憋在心里。直到踏进了服装店,老板迎了上来,两人之间不尴不尬的气氛才缓解。

 

这家服装店的老板是典型的英国裁缝,高鼻深眼,金发蓝眸,身形魁梧,脸上却挂着孩子气的笑容。

“赤司,你还真的带朋友来!”詹森见到黛千寻万分讶异,上下打量了两眼,“你的朋友,长得可真帅气!”

詹森旅居日本多年,日语虽不顺溜,但拿来寒暄,已经足够。

如此直白的夸赞让黛千寻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谦虚两句,那边话题又转到:“快来看看衣服!春季新品。”

……看来寒暄功夫还不到家。

 

詹森看上去五十好几,待赤司却像是多年老友,顺带着也对黛千寻热情万分。赤司帮黛千寻挑了套灰蓝色西装,那边詹森又让助手拿了两套休闲装过来:“小黛穿正装是好看,不过,我看这两身也许更适合他。”

十足十待晚辈的语气,语调中又透着点狎昵。想到詹森又与赤司亲密如同龄好友,黛千寻脸上带笑地接过衣服,内心又不得不腹诽这老家伙切莫把他俩的辈分搞错。

人靠衣裳马靠鞍,好衣裳也需美人来配。黛千寻换一身衣服出来,还不等赤司做什么表示,詹森一手扶墙,一手作西子捧心状:“How handsome you are!”

黛千寻无奈地与赤司对视一眼。

然而这样的夸赞终究还是有用的。赤司时间紧,没工夫去别处闲逛,又让黛千寻试了几身,连同先前挑好的西装,总共包了六七套衣服,悉数带走。

詹森做成生意兴奋之余,紧握黛千寻双手,发出诚挚的邀请:“下回再来!”

 

黛千寻对这番热情着实有些招架不来。还好有赤司帮他打太极。等上了车才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赤司咳了一声,才委婉地点明,这位詹森先生,较之于女性,对男人更感兴趣。

“怪我没跟他说清楚,”赤司说,“我只说了带朋友来。”

“也真是怪了,”黛千寻忍不住笑道,“难不成是因为我们表现得不够明显?”

“要怎么明显?”赤司笑着看他一眼,“当着他的面亲你一口?”

“那倒不必。”黛千寻笑了一声,“好歹有点儿公德心。”

去采访当然可以不穿西装的,黛千寻知道。

可半个月后的那场订婚宴,没有西装,他可入不了场。

“我可以不去吗?”黛千寻没有发问。他当然可以选择视而不见。

“你可以不去吗?”这句他更想问的,却永远得不到想要的回答。

 

“您又怎么啦?”涂了蓝色指甲油的手轻轻揉着老人布满皱纹的额头,“又皱眉,皱纹越来越多了。”

“别闹,阿薰。”老人叹了口气,“最近没出去玩?怎么有空在这陪我这个老头子。”

“我可是有工作的。劳逸结合,放松身心……”女孩笑嘻嘻,“过两天您可有采访哦?不好好准备吗?”

老人叹了口气。沉吟许久,才缓缓开口:“阿薰,你真的觉得……我是说,这么多年……”

“嗯?”女孩抬起头,转而露出明艳的笑容,“您在担心什么呢?是不是,您亲自问问不就知道了?”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