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38.千钧鸿毛

“咕噜噜——”伸手按了按肚子,黛千寻用脑袋顶开被褥,“喂,是你的肚子在叫。”

对方没有回应。

黛千寻打了个呵欠。

看看时间,时针指向傍晚,赤司这家伙还在睡。难得比他还先醒。不觉嘴角翘起,真是一晌贪欢。

正常人大抵是不会在这样可称得上是“凶宅”的屋子里寻欢作乐的,即便那是黛千寻的家。身为作家,他知道不少故事里有类似的桥段,那是属于他们这样的人的趣味。

冲破禁忌的快感,或是假装被默许的心理慰藉,都是千载难逢的限定品,比繁华街区夏日限定一天只卖六份的咖喱乌冬面还让人垂涎。

即便他早已没了家。

黛千寻伸手,轻轻拂开赤司的额发,露出一张近乎纯真的睡颜。最狂热的时候,知道彼此理智都已不清,装作不经意的,问过这样的问题。

你会不会和我有一个家?

赤司却只是动作更加剧烈,黛千寻看不见他的脸,也就无从知道表情。

 

“嗯?盯着我看做什么?”谁知道是不是对方视线太灼人,赤司从深睡眠中挣脱出来,有种难以言说的疲倦。

“我去给你倒杯水。”黛千寻伸手捞了裤子一边穿着一边往外走,“今晚吃什么?”

“嗯?”赤司已经坐起,下意识地拿出手机看有没有新消息,“随便——吃不吃炒蟹?”话一出口又觉得好笑,现在也不是该吃蟹的季节。

等到天再凉了,还要再跨过大半年。仔细算来应该是他刚把黛千寻接出来的那段时间——或许应该更早一点……

温一壶酒,等蟹膏肥了,和他一起。特蕾莎做桂花糕的手艺好,再配上酸奶酪……就算不是耽于口欲的人,想起这些还是刹不住车,走神老远。

微凉的水杯轻轻贴在他的脸上。拿杯子的手轻轻蹭了一下赤司的脸颊:“想好了没有?怎么了,睡懵了?”

赤司伸手,却没有接稳杯子。

“哎……水洒了。”黛千寻轻轻拍了他一下,转身去拿纸巾盒。

“嗯?”赤司这才回过神来,接过递来的纸巾,重新想起之前的话题,“不如回洛山看看?晚饭……就在附近随便吃点?”

黛千寻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您别这样看着我。”铃木薰不自然地拧了拧肩,“我只是顺便……”

“臭丫头,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老人花白的眉头舒展开,晃了晃手中的邀请函,“你不是和阿征那孩子不对头吗?还给自己揽这么个活儿?”

“他嘛,人话倒还是会说的,我委屈委屈自己得了。”铃木薰点点头,“倒是您啊,想什么都挂在脸上,我再不为您排忧解难,那岂不是太不孝了么!”

“行啊,难得你有心。”老人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重新打开那张邀请函,“我正好也想再见见那孩子。”

 

正是樱花开放的时节。

抵达校园门口,正值学生放学。穿着浅灰色制服的少年少女三三两两从校园里走出。

潦草地吃了点东西,又重新买了糖果——赤司对这种廉价食品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嘴里的柠檬糖让人忍不住眯起了眼。

等人走了差不多,他们才进了校园。令人诧异的是居然没有多少变化,教学楼整洁簇新,体育馆倒是翻新了,篮球部应该正在训练吧?例年的迎新活动中,不知道还会不会讲一些他们当年称霸赛场的传说?

边走边想,黛千寻脸上不觉泛起微笑。

应该不会了。毕竟也过了那么多年。

 

这个时候的天台没有人,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火烧一般的云霞。 

“真冷清。”赤司环顾四周。

“你好像还很失望?”黛千寻笑了笑,“一般来说,没什么人会对这里感兴趣。”

赤司靠着门,抬起下巴看着对方:“那你呢?”

“对我来说不一样……”黛千寻转了转,一切如旧,回头,“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

“那下回该给你竖个牌子,上面写着‘闲人免进’。”

“那可别。不然你怎么邀我加入篮球队?”

“反正你不也还是拒绝。”

不由自主地斗起嘴来,微风送来往昔的记忆。这一扇时光的门,把他们送回十多年前。不算太愉快的初次相遇,多年后追忆,竟然令人无限唏嘘。

对着晚风,黛千寻笑了一声:“说起来,那时候你就是个自来熟。”

赤司扬起嘴角:“那是你对人太冷淡吧。”

 

黛千寻并不否认。他习惯独来独往,身边缺乏亲密的友人。不合群几乎成了他的标签。

面对他人的邀请,也习惯性地拒绝。

当然,包括这个小少爷。给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算太好,相处过程磕绊也多,直到共同完成最后一场并不完美的比赛……原以为就此画上句点,没想到十多年后故事还没完结。

黛千寻微微侧过头:“反正最后你不还是得逞。”

“你最后不也说了,”赤司笑了,“那一年过得还不算坏。”

 

黛千寻看向远处,风吹着他有些长的刘海。他像是笑了,就如当年一样:“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赤司低了低头,没有回应。

“我知道。”黛千寻自言自语,“我想,应该从没有人拒绝过你吧……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容易被记住。”

“也不全是如此。”赤司靠着栏杆,“知道吗?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和哲也很像。”

黛千寻叹了口气。他向下望去,操场上人已经稀少了,校园里变得寂静,思绪却可以飘得很远。

“……可你和哲也毕竟太不一样了。说实话,千寻,你挺自恋的。”

黛千寻笑着拍拍栏杆:“指出别人缺点的时候还是委婉一点吧?”

“谁说这是缺点了?”赤司的笑容溢在嘴角,“在这个世界上,爱自己的人,总会过得更好些。”

“那借你吉言。”

 

黛千寻是个不错的伴侣,对赤司而言。他很独立,不需要多细致的体贴;他很聪明,必要时候还能提供一些不坏的建议。就连外表都那么无可挑剔。对成熟的人来说,谈一场刚刚好的恋爱,黛千寻是不错的人选。

爱情,或者说类似于爱情的游戏,总是很容易伤人。这样的情况下,更爱着自己的人,才能确保不受太重的伤。

可谁知道这场恋爱,变得有些超出意料。

被从背后拥住,靠着踏实温暖的怀抱,赤司忍不住放松。

人人都说要保持清醒。

可又怎么保持清醒。

“我会爱自己的,”像是安抚小孩子一般承诺,“早睡早起,健康饮食——是不是还要定期体检?”

赤司忍不住失笑:“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短暂的沉默,又问:“那你们什么时候订婚?”

 

黛千寻嘴贱的时候时不时把“未婚妻”挂在口头上调侃赤司。但订婚事宜商议过程漫长,前些日子才算是订了下来。

铃木薰倒是没什么意见,全程听他们安排。这个女孩,除了偶尔自作聪明,别的方面都配合得很,相当省心。

“……四月底。”黛千寻远比他想象得聪明,瞒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那也不到一个月了。

“这么快。”黛千寻笑道,“真是个出色的女人呐,能让你这样快地下定决心。”

“又闹脾气,嗯?”赤司任由对方把脸埋在他的肩上,偶尔用鼻尖蹭他脖子处的肌肤。

对方擅长答非所问:“那以后你可是有妇之夫了。”

“放心,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一样?”环在腰间的手臂紧了紧,“我不明白。倒是要麻烦你告诉我,到底哪里一样?”

 

“……千寻,我有我的难处。”赤司叹了口气,“我们认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你知道我……我有那么多责任要承担。但是,你要相信,我已经在我自由的范围内,给了你最好的——”

环在腰上的手已经松开,耳畔传来低沉失落的回应:“我不想。”

赤司拧眉,伸手捶了捶栏杆:“千寻,我也不想。”

“就没有别的办法?”黛千寻后退一步,神色严肃,“非要结婚?”

“不是她,那必定也有别人。”赤司像是无法站稳一般,回过头来靠着栏杆,勉力支撑着自己,“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

“要投资,哪里没有?”黛千寻双手插兜,极力理清自己的思绪,“我可以帮你获得情报,找更好的合作伙伴——只要你给我时间。”

“千寻——”

“我知道,铃木财阀目前最有实力。”黛千寻叹了口气,“但如果只是需要……”

“你还不明白,拿下南湾,对我而言有多重要。”赤司靠着围栏,“你想得太简单了,再多的内容我也不好跟你细说,我只能说,你想得太简单。”

“选择铃木,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他屈起指尖,轻轻地敲了敲铁质栏杆,“我想好了每一个细节,我会将我所做的一切利益最大化。”

“……我需要万无一失。即便理论上,你的建议同样可行。”赤司遗憾地摇了摇头,“千寻,我很抱歉。”

——你会不会和我有一个家?

突然想起这个问题,黛千寻觉得自己有些傻。

天台上的风来来回回,吹凉刚才沸腾的血液,过了许久,黛千寻捋了一把头发,释然地笑了。

“我都忘了,你还是那个勤俭节约物尽其用的小少爷。”

 

人人都有想要的东西,黛千寻自然也不例外。他一直觉得自己大概需求并不高,直到现在,才觉得有多么奢侈。

一个完整的、不属于他人的赤司。和财富、地位、名誉无关,只是这个人。

黛千寻突然明白,这份应该属于他的光明,他已经不再愿意分享给别人。

赤司沉默片刻,终于缓缓吐气:“对不起。”

 

长久的静默,难堪地对峙。

微风让赤司微微闭起了眼,不看最好,那份眼神他太难以承受。

黛千寻没有更多责备。他时常表示不满,那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特蕾莎今天做的饭菜太素,负责的作家又拖了稿……

可真正一些不满、不愿的事情,好像又很难说出口。因为即便说了,也并没有用。

“回去吧。”

不知在风中站了多久,赤司开口。天色早就昏沉了下来,夜空里缀满了星星。他轻轻叹了口气,都忘了话题是如何拐进死角的,眼看着校园里人要走空,还不如现找个地方吃饭。

 

晚上住的酒店,是一个月后举办婚礼要用的那家。翻新过,级别也高。酒店老总是赤司父亲的老熟人,于是拿着一张金卡通行无阻。

入住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江边燃起暖黄色的灯火,夜空深蓝,难得看得见繁星。吃得好,住得舒适,很大程度上能缓解不快,尽管情绪还在。拉了躺椅在阳台上,黛千寻从兜里摸出一颗柠檬糖,含一颗在嘴里,酸。

赤司在屋里打电话,懒得去听,过了一会儿听见脚步声传来,赤司拉开阳台的门,探出头:“要不要出去转转?”

“累了。”黛千寻侧过头看他,“你怎么精力那么足?”摇摇头,“和你们年轻人不能比。”

赤司笑着弯下腰捏住他的脸:“才多大年纪,就喊老。”

黛千寻笑着闭上眼,感觉有温柔的亲吻落在脸上。

 

好像一直是个界限分明的人,又好像在对方的攻城略地中节节后退,全然失去了底线。

不知何时又开始亲吻,嘴里还残留着柠檬糖的酸味。

被摁在躺椅上轻啄着脖颈,而后指尖在胸口流连,喘着粗气看着对方一寸寸俯下,咬开拉锁,专心侍弄。

让赤司做这样的事黛千寻有些不习惯。然而不会不快,于是腰肢放软,伸手抚着对方的头发,在临界点想要退出,却被强硬地扣压……

直到眼底蒸腾起的雾气缓缓消散,黛千寻喘息着低头对上对方的眼神。

“回屋。”赤司依旧半跪着,气息不稳,语气却不容拒绝。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