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35.美人攻心

“黛前辈,快点快点,就等你了!”

“先说好,我可不能喝酒。”

送别会选在公司附近的居酒屋,那边的啤酒不错,只可惜黛千寻新伤未愈,不能畅饮。

编辑部的工作悉数交接给刚来的新人。同期进来的几个小年轻颜值不低,个个堪比演艺明星,和这帮人一起出行,想不被注意都难——看来编辑部也要开始使用美人战术了。

 

虽说是送别会,但和这些人的缘分并没有断。尤其是山下,几经调整,这家伙最终成了黛千寻的责编。

“当了作家,就要按时交作业了!”山下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拍着黛千寻的肩,他们把交稿称为“交作业”,“你可别像青柳老师……”

说起来真是百感交集。

早在半年之前,山下怎么也不会想到,和黛千寻的缘分竟然如此之深。不知黛千寻拖不拖稿?要是他有这样的想法,那可得尽早扼杀在摇篮里……

这边山下心事重重地考虑未来,那厢黛千寻还为青柳的命运担忧。青柳责编换成高川——别看她平时文静寡言,催起稿来心狠手辣,比起山下的简单粗暴战术,这小姑娘的战斗力更胜一筹。

青柳老师的日子,可注定是要不好过了。

“喝酒喝酒,不谈工作。”尾田凑过来与山下碰了杯,“有新人在呢,别坏了气氛。”

既然喝酒,那可少不了趣闻。

 

尾田是部门里的八卦小能手,酒精一催发,积累的陈年八卦也一一拿出晾晒。

“从做警察的前辈那里听来的,”尾田醉酒后的声音有些飘,但大体还是听得清楚,“你们就当故事听听,真实性我可不能保证……”

“尾田,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山下醉眼朦胧,说话声音也粗了几分,“要说就快说……”

黛千寻给尾田添了酒:“别吊我们胃口了。”

“听说十几年前……”

 

听说十几年前,在警界有个著名的人物。刚一入队便立功赫赫,破获数起大案要案。可即便传说在外,人们却不知他姓甚名谁,一星半点的信息也不曾透露。

“这么有名的人……报纸新闻的常客,却连名字都不知道……”黛千寻下意识地摸出本子,往上记了一笔,这倒是一个好素材。

“胡编乱造。”山下摇摇头,大着舌头,“现在的那帮家伙啊……炒作手法倒是一流!”

“说了是十几年前的事!”尾田提出抗议,“爱听不听!”

身边都是新人,犯不着这个时候闹不快。山下挥挥手:“那你继续……”

尾田晃晃脑袋继续:“……这位大神,据说专门做卧底。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一做就是十几年……”

“不对。”高川说,“还有人专职做这个?难道不应该轮岗?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说了是故事……故事!”尾田无奈,“何必这么较真?”

“继续继续。”黛千寻给尾田续酒,“然后呢,这位不知姓名的大神怎么了?”

 

“还能怎么样,死了呗。”尾田没了兴致,“做了十多年,最后身份暴露,一家三口,一个不留,全部诛杀。”

黛千寻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死了?”

“好像是京都那边的吧,十来年前的事了。要是往前查一查,说不定还有新闻……”尾田摇摇头,“还有个什么绰号,听起来也是怪怪的,叫什么幻之第六人……”

“好了好了!好好的讲这么血腥的故事。”烤肉端了上来,山下转移话题,“尾田,讲点轻松的……上回尾牙宴你不是搭上了市场部的美女?进展得怎么样了?”

“……是财务部!”尾田醉醺醺,“美女都名花有主了……哪还轮得到我呀……”

“那可未必,我们尾田摘了眼镜也是帅哥……你们说是不是?”

……

“我……去下洗手间。”人多的地方也许真的不适合他。空气混浊,还带着酒气。

“黛前辈,你没事吧?”邻座的女孩诧异,“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没事,你们先喝。”

 

幻之第六人。在秀德如雷贯耳,如今又销声匿迹的传说,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近乎截然相反的版本。

水花溅出洗手台,微微打湿了衣襟,黛千寻才回过神来,把水龙头关上。

为何如此失魂落魄?

难道是因为那个似曾相识的绰号?还是因为不由自主萌生的、古怪的联想?

没有喝酒,却又感觉醉了。黛千寻掏出手机,翻出冷落许久的号码,犹豫了许久,最终看向窗外。

天已经黑了。

 

黑色的别克停在不远处,和醉醺醺的同事一块走出居酒屋,眼角的余光很快发现目标。把山下和尾田两个醉鬼塞进出租车,黛千寻快步向巷口走去,拉开车门。

他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

“你到底抽了多少烟?”

 

“啊?”烟雾缭绕中青峰不耐烦地抬起眼,“又没喝酒,抽烟怎么了?”

“起码也要通通风吧。”黛千寻犹豫了一下,还是坐进车内,关上门,又迅速摇下车窗,狠狠地咳了两下。

青峰不以为意,将手伸出窗外抖落烟蒂上的灰烬:“去哪儿?我送你回去?”又笑了,“搞什么,还真是跟以前一样……”

“以前?以前我是不可能让你在车里抽烟的。”黛千寻是禁烟派,对秀德吞云吐雾的恶劣习性深恶痛绝。

“也是。”青峰杵灭烟头,“突然找我有什么事?说实话你刚才的电话我听不太清楚……”

“幻之第六人。”烟味散了些,黛千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你了解多少?”

青峰脸上讶异的表情闪现又消失:“……噢,他呀。桃井老组长不是常说起他嘛……”

对早些年的秀德人而言,幻之第六人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说。

“我听说,在你们警界也有这么一个第六人。”黛千寻看着前方。车头对着大路,却身陷陋巷,停放得也是相当随意。

“那只能怪现在大家想象力太匮乏,你看,连起绰号都没什么新意……”青峰掏了掏耳朵,“抱歉啊,这些事我不太懂。”

什么时候,就连青峰这家伙也学会打太极?

黛千寻挑了挑眉:“是吗?那我去问问樱井,没准儿他知道。正好,小家伙还欠我钱呢……”

“黛千寻。”青峰沉下语气,“你打听这个到底想做什么?”

 

“真难得,你还记得有这个家。”铃木微微挑起粗短的眉毛,看着眼前的女人。接连大半个月没见到这位日理万机的铃木太太,说是不郁闷,那也不可能。

相田一口将红酒喝了大半,三言两语将责备挡了回去:“你不也忙?说到底,你也得付一半的责任。”

这对明面上的夫妻,见面的时间却不固定。有时候三五天,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各自生活繁忙。尤其是相田,搅和在秀德里溅了一身污泥,到现在依然没有洗刷干净。

“秀德可真是离不开你。”铃木又好气又好笑,知道劝不住相田,只好作壁上观,“说吧,有什么需要为夫帮忙的?”

相田微微一怔:“我就不能心血来潮跟你吃个饭?”

“心血来潮也不是这个时机。”铃木一脸了然于胸的神情,“容我猜测一下,是尾崎那边出事了?”

 

“今吉先生,桃井小姐,实在不好意思。”中井强势地打断谈话,“尾崎集团,实在难以接受这个条件。”

今吉颇有涵养地笑了笑,哪怕眼下他心里已经磨刀霍霍,脸上的笑容却无懈可击:“我只是提个建议。更何况,尾崎少爷——”

突然被点名的尾崎下意识地板直了腰背,小学生似的战战兢兢。中井嫌恶地瞪了他一眼:老爷怎么会有这么废柴的儿子!

“尾崎少爷年轻气盛,难免也犯过不少错误,”今吉慢条斯理地摸出一张相片,拍在面前的案几上,尾崎一见,脸色煞白。

中井不是傻子,当即领会了今吉的意图。

“这世上有许多条船,”今吉貌似不着调地开口,“但请二位务必相信,我们是和你们在一条船上。”一旁的桃井接过话:“眼下铃木议长的位置,还需要尾崎先生去填。”

言下之意,这可不是一桩单纯的土地买卖,要是砸了,尾崎家族在政坛上多年的积累也随之付诸东流。

“……”中井似有松动,斟酌半天开了口,“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们也不是不懂。只是……”

桃井歪了歪头,一副天真烂漫的少女模样:“中井先生但说无妨。”

“这段时间,地价的涨势二位想必已有耳闻。”中井跟随尾崎家族多年,比起那个只精通吃喝玩乐的浪荡子,关心的问题显然更加实质。

“南湾这块地现如今炙手可热,买卖状况时刻有人关注……若是按照赤司财阀的要求削价出售……”

尾崎公子脑子里塞了一团浆糊,听得云里雾里,睁着一双与年龄不符的纯洁大眼,其他几位倒是知晓要害。

若是开了这个先例,之后的土地买卖局势势必发生改变,这一笔无法估计的经济损失,可不是一个议长位置就可以解决的。

“那按中井先生的意思……”桃井扬了扬眉。

“价格可以再商榷,但要回到去年的价格,这不可能。”

桃井努了努嘴,看向今吉。

 

“我先送你回去,你在外面跑了这么些天,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难得一起吃了顿饭,聊天的内容却不甚轻松。相田起身,拿起外套:“时间还早,不如一起散散步?”

铃木笑了笑,伸手按了按相田微微翘起的发梢,看似亲昵,又疏离:“我一会儿还有事。散步嘛……以后还有机会。”

那一瞬间,相田倒还真的从这张肥硕的脸孔里看到了一丝英俊潇洒的味道。

等车子缓缓开动,她才把刚才不切实际的幻觉打散。

拉拢铃木是万不得已的下下之策。虽然那时候决定嫁与铃木,多少也是做了走下这步棋的打算。相田无奈地伸手抚上额头,闭眼暗想,这样的举止,和桃井对她似乎没什么两样。

 

车里空气凝滞,过了好一会儿,黛千寻才出声。

“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作家。取材是我的日常工作。”

“这不是适合拿去写小说的题材。”青峰看进黑夜,声音里少了倦怠与玩世不恭,“黛千寻,不是人人都能像你这样……有好日子过。拜托收起你的好奇心,过正常的生活不好吗?”

正常的生活。听起来倒像是有趣的东西。

黛千寻冲着空气笑了笑,目光没有焦点。何谓正常?像他这样,依靠男人生活,每一处都打着他人所属的印记?还是做一个不明不白的孤儿,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无从了解?

如果美好生活的标准仅仅是吃穿无忧,那也未免太容易。

“算了,知道你有难处。不麻烦你。”黛千寻叹了口气,作势要推开车门,青峰眼疾手快,扼住了他的咽喉。

 

剧烈的疼痛让黛千寻拧起了眉,他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一丝空气。

“你到底从哪里听来的消息?”青峰沉声。

“……”黛千寻勉强喘着气,青峰手劲不小,他拍了拍对方的手腕,提醒可别一不留神就戕害了一条人命。

青峰手腕松了松,目光却依旧怀疑。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知道的。”黛千寻又坚持。

换来的是短暂的沉默。

“你开车。”过了一会儿,青峰松开手,重重地靠在椅背上,“换个地方。这儿不安全。”

“……以前可都是你开车。”黛千寻笑笑。

“开不开?不开就滚出去。”青峰恶狠狠地挑眉,“就当是交换信息的报酬?忙了一天,我累了。”

 

前犯罪分子去这样的地方,黛千寻拧着方向盘笑笑,又有何不可。

青峰松动了,也许是因为睡眠不足让他考虑不再那么充分。也许是因为守着这些毕竟太累,疲倦的时候,人偶尔会有倾诉欲。

黑色的别克在黑夜中流淌穿梭,如锋利的箭。

把车开到警局门口,这场面对黛千寻而言可谓是久违:“要不要给我副手铐装一下?你现在带我来怎么解释?”

青峰打着呵欠笑意浅淡:“不用解释,一看就知道你是犯了事儿的。”

黛千寻笑了:“犯了事还不戴手铐?不怕我跑?”

“不怕,跑了还有人帮我抓呢。”青峰推开车门,摇摇晃晃地下车,“下来吧,进来喝杯茶。”

 

“招待不周,别见怪。”杯沿儿有些发黄的茶杯推到黛千寻面前,滚烫的水面上漂浮着几片发黄蜷缩的叶子。

勉强算得上是茶吧。

黛千寻叹了一口,让杯子兀自在一旁冒着热气:“现在够安全了?”

“够。”青峰点头,“毕竟这里还属于我的地盘……其实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出门左转打车回家,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说着,他往办公椅上一倒。

“废话那么多。”黛千寻找了张椅子坐,也不知道是谁的,不过看起来是最干净最舒服的一张。

“真要知道?”青峰拉开抽屉,翻找着什么东西,“我要是你,就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

黛千寻打断了他:“你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啰嗦?”

青峰瞥了黛千寻一眼,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本子,拍在他面前,“他留下的。”

 

薄薄的软皮本,还不如一张可丽饼那么厚,看起来用了很久。

“我也是前些日子偶然发现,”青峰喝了口茶,又呸呸地吐了会儿茶叶,“本来想还给人家家属。但太忙,给忘了……不过现在想想,给你也许正合适。”

“日记吗?”黛千寻仔细看了看封面,“偷看别人日记,不合适吧?”

“不看就还给我。”青峰笑了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现在哪还有回去的道理。”

黛千寻翻开。工工整整的,一笔一划的字迹映入眼帘。

“在S君的帮助下,儿子终于顺利进入理想的高中就读。本想好好给他买个礼物,结果还是什么都没买……我可真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