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32.针锋相对

“你这也算是小说主角的命。”青柳坐在病床边絮絮叨叨,“一般人哪有这个福分。”

“差点被人一枪干掉的福分?”黛千寻靠着床头笑了笑,“青柳老师,不要以为借着来看我的名义就可以不用写稿……”

“哎——”青柳手上刀一抖,长长的果皮落了下来,“真该给你颁发奖状,你们老板可知道你这么敬业?”

黛千寻抿了抿嘴:“那必然。续了合约,是不是感觉又可以卖身好几年?”

“可不是。”青柳叹气,“实不相瞒,昨天山下那家伙又来……”

 

借着此次负伤,黛千寻的病假无限延期。虽然审稿催稿的工作他在医院也能做,但多数还是分摊在几个同事身上。青柳被山下骚扰得烦不胜烦,于是千方百计找着借口,躲到医院避免和山下正面交锋。

“颁奖礼还能去?”青柳问,“当然,多认识些人也是好的。”

当然要去。

且不说几家巨头书店的负责人,出席者更有前几年获奖、如今在文学界发展小有所成的前辈。互相提携是任何一个领域的常态。青柳深谙其道,黛千寻自然也不会不懂。

“哎,”青柳一想起这事还是有些不甘,“你也是运气不好。我看那个铃木,水平还真是不如你。”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黛千寻笑笑,“路还长着呢,也不差现在这一步。”

“这可是刚开始的一步啊!”青柳又替他着急上了。

 

黛千寻只笑。

“……下个月我要出国一趟。”青柳削好苹果,自己拿着吃了起来,“我已经跟山下说了。”

“去哪?”黛千寻放弃与他争抢苹果,“没听你说过。”

“有个研讨会定在巴黎。开完会,去罗马一趟——公主大人最喜欢的城市。”对方狡黠一笑,“补给我夫人的,和她结婚这么些年了,当年因为穷,连蜜月都没怎么过。”

“那还不如来场欧洲行,别把时间都花在一个城市啊。”黛千寻建议,“从北欧到南欧……”

“她就要去罗马,我有什么办法。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我总要听听她的。”青柳将苹果啃得嘎吱响,“还不是看了电影,女人嘛,总是喜欢那些莫名其妙的浪漫。”

莫名想起了那两张还闲置的机票。

黛千寻忍不住笑了笑,若真是有机会,去什么样的城市才好?

脑子里先把地图过了一遍。难不成还真的要像个小孩子,跟着老旧的电影情节来一场“圣地巡礼”?

这是个有些不合时宜的问题,可想起来并不坏……黛千寻靠着软枕半寐半醒。

 

“这位先生,您怎么了?”

“我没事……”黛千寻皱着眉,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

真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听完冗长的致谢词,等转战到宴会厅觥筹交错开始,他就有些撑不住。

早知道应该老老实实在家躺着。

“伤口疼?”青柳一直在他不远处,见黛千寻脸色不佳,连忙就近找了位置扶他坐下,“医生可说了,别沾酒啊。”

“我就是有点累。”黛千寻笑着说,“还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脆弱。”

“其实也没什么。”青柳拍了拍他的肩,“今天来混个脸熟,以后有的是机会。”

“知道了。叫我来的人是你,劝我走的也是你。你去忙你的。”黛千寻一抬下巴,“那边的美女可等不及了。”

“哎,真是的——”青柳无奈地摇摇头,“那你好好待着,要是不舒服,跟我说一声,我让人送你回去。”

 

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遵守着惜命的第一原则,里面是充当酒品的白开水。黛千寻微眯着眼,远处的人群混着灯光模糊成斑斓的色块。

“黛先生,真是恭喜你。”来人打断他的独处空间。黛千寻诧异,随即露出笑容:“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好久不见。”

 

“真难得,你居然会邀请我。”

酒店最高处的西餐厅,靠窗的位置,以璀璨的夜色作背景。稍稍往下望,八楼的露天泳池仿佛一滴冰蓝色的不规则的眼泪,在深蓝色的夜幕中显得格外夺目。

相田依依不舍地将视线收回,重新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都说赤司先生好眼光,现在的金湾真是看得人眼红。要是拿下南湾,再建一座这样的高楼,城内南北星遥相呼应,该有多美。”

赤司笑了笑:“倒是有这样的设想……不过,能不能办成,还得靠相田小姐成全。”

“我?”相田愣了一下,随即恢复笑容,“先生抬举我了。”

偷偷观察着赤司的神色,相田又继续:“听说尾崎家族那边颇有些松动的意思……当然,秀德不过是个掮客,最终做决定的,还是你们。”

赤司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不傻,三言两语就将秀德撇了个一干二净。可事实哪有那么简单?谁都知道,南湾一带就是秀德的地盘。尾崎能坚持不懈死咬着不放地,多半也是秀德暗地施加压力的结果。

“相田小姐过谦了……我们来谈点正事。”赤司摸出一张照片,推到对方面前,“听说尾崎公子最近不出来玩了?容我猜想一下……莫非是心有余悸?”

 

相田一看照片,顿时脸色惨白。

陪酒女郎、纨绔公子。背景虽然昏暗,但拍得却十分清晰。尾崎人高马大,一张长脸格外好认。相田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如果没有认错,那个一脸不情愿的陪酒女孩,现在应该已是陵园里的一坛骨灰。

“这只是前菜。”赤司看着窗外璀璨的夜景,不多时,又重新落在相田脸上,“怎么样?和尾崎那边商量商量?”

他是怎么知道的?相田下意识地捏了捏手心,已经一片湿冷。

“怎么,难道现在尾崎先生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

相田深吸了一口气:“你的要求?”

“原价,南湾必须归我。”

拜那些开发商所赐,南湾的地价较之于去年涨势惊人。赤司轻轻松松一句“原价”,不知拂去了多少泡沫。

也足够让尾崎们肉疼许久。

相田冷笑一声:“怎么?我还以为你会提点别的。”

“既然你有这样的自觉,我又何必多此一举。”赤司拿起刀叉,切开刚送上的小排,“不过,有些人恐怕也未必听你的。”

相田失笑:“和你做对手,真是不幸。”

“那为什么不做朋友呢?”赤司笑了笑,与相田碰杯,“选错了队友,才是真的不幸。”

 

“春田小姐,怎么是你?”见到来人,黛千寻有些惊讶。

“过来帮忙。这边的会务是我大学的同学,招临时志愿者,就叫我来了。”留美子递来一份蛋糕,“那边拿的,挺好吃的。抢都抢不过来——还好有同事帮忙。”

“同事?”黛千寻接过,但并不吃。蛋糕和盛着白开水的高脚玻璃杯放在一起很登对,“最近在哪高就?”

“高就?”留美子笑了,“没有呢,准备结婚了。他在京都工作,婚后就要跟着过去生活……

也算是尘埃落定。”

说着就有些怅然,但很快又浮起笑容:“听说你的老家也在京都?我不定时会回来,要是你有什么东西需要我捎带的,请尽管跟我说。”

黛千寻孤家寡人这么多年,没什么亲友好联系。不过听春田这么一说,倒让他想起一件事。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解决一下。

“……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时间?”黛千寻犹豫一下,“恐怕要麻烦你帮忙张罗一下。”

 

送走相田,赤司正欲打道回府。想起黛千寻还在那个破颁奖礼上泡着,忍不住失笑。明明最讨厌参加这种社交聚会,却还是硬着头皮参加。

搞不懂这家伙,是真的诚心想买青柳的面子,还是自己也暗暗关注在意。

他掏出手机,没有新消息。看来这家伙还乐在其中。

“去哪?”格雷微微回头。

“红叶书店。”赤司关上车门,忙了这么半天,不知道那家伙吃晚饭了没有。

 

春田是个好说话的女孩——即便很多时候黛千寻都认为她热情过了头——听了黛千寻的请求,二话没说,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复杂冗长的社交活动还在继续。

黛千寻看了看蛋糕,等春田走远,悄悄把东西丢进垃圾桶。

“浪费食物可不好。”熟悉的声音响起。黛千寻回过头,冲对方勾了勾嘴角:“好久不见了,忠哥。”

 

赤间穿着一身有些紧绷的西装,把自己裹得像根超量的火腿。论吨位,起码也是个经理级别。被黛千寻那声“忠哥”一叫,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亮的脑袋。

“怎么来这了?”黛千寻拍了拍他的肩,伸手一捏,健壮的肌肉险些让他闪了手指,却还是言不由衷地,“瘦了。”

赤间微微一抖,脸上还挂着笑容:“我都听说了……上次……”

“嗯,没什么大碍。”黛千寻指了指胸口,“真可惜,那兄弟还是不够准。”

赤间叹了口气:“……找的是外面的人,本来就要杀他,顺便就……”

黛千寻没说话,只端起酒杯,酌饮一口:“先别说我了,你呢?最近怎么样?来这边做什么?”

赤间摸了摸脑门:“一连问这么多问题……那个,老大。”

“怎么?”黛千寻心里一震,多久没人这样叫他了?

“咱们能不能选个合适点的地方?”赤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看,周围那么多……”

黛千寻微抬起眼,眼风一扫。

也是,周围那么多保镖。

那边形单影只喝闷酒的蓝领带,那个和几位美女调笑的卷发男,就连负责添酒水的那位姑娘,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赤司这回倒是聪明了许多,没请那位长疤先生来镇场。

“行啊,那咱们去哪?”黛千寻四处看了看,抬手一指,“外面天台怎么样?空气可比这里新鲜多了。”

 

赤司一脚迈出车厢,迎面吹来一阵凉爽的夜风。

他抬起头,不自觉地眯了眯眼。

打了好几个电话,黛千寻都没接。那家伙究竟在做什么?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