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第三卷失尾

31.出谋划策

“恭喜啊老弟!”临近傍晚,青柳便打来电话,笑得骇人,“我早就说过,入围名单里肯定有你!”

“多谢。怎么觉得你比我还高兴?”黛千寻笑着调侃对方,冲着一个劲儿挤眉弄眼的山下点了点头,“青柳老师,别忘了你说三月份要开始写新书。今天已经是三月,你动笔了没有?”

“哎,你真是……”青柳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候都没办法转移你的注意力!”

黛千寻笑笑。

总觉得三月份来得迟,一转眼也就来了。

新人奖的评选结果并不让人意外,夺得头筹的自然是那位铃木小姐,黛千寻忝列入围名单之中,不耀眼,但也不寒酸,也算是有了一个好结果。

青柳早先一步得到消息,兴致百倍地过来报喜。颁奖礼定在这个周末,黛千寻翻了翻日程表,目前还没有要加班的通知。

不是工作日。黛千寻有些遗憾地想。

赤司的电话来得也及时:“有时间?今晚请你吃饭?”

“怎么?有好事?”黛千寻故作茫然,知道赤司必定先他一步得到消息。

“是啊,有时间吗?”

“有,只要你不让我加班。”

“当然,健康第一。”

 

黛千寻抿了抿嘴。

上回的假消息风波及时平息,黛千寻洗刷了冤屈,今吉那边没再有别的动静,反倒让人过了一段安生日子。有了赤司的准许,黛千寻便提早下班。山田老头儿暗暗地瞧他一眼,敢怒不敢言。

眼看这冬天过了大半,街头隐约有了点春天的影子。

预定的还是刘老板的“本格”。其实离公司并不远。黛千寻绕了点路,想顺便给赤司买点什么。

僻静的小路人迹罕至,半天也看不到人影。天一层层地变暗,像一副渐渐褪色的画。

他走了两步,不经意地往后瞥了一眼。

神经过敏?

黛千寻摇摇头,最近过得实在太舒服,平日里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警觉三分。人在安全区待太久,总是会忍不住放松。

他拐了一道弯,急刹脚步,猛一转身,逮住了跟踪者。

 

对方动作慢他一步,有些意外。但却丝毫不怵,逼到跟前,抬腿就往黛千寻腹部踹去。

黛千寻侧身让了一下,伸腿格住对方左脚,手肘一横,狠狠击中对方腹部,人顿时飞出两三米远。

“唔!”对方吃痛闷叫了一声,很快稳住,黛千寻正欲乘胜追击,猛然定住。

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他。

“你是谁?”黛千寻缓缓往后退了两步,与对方拉开距离。过了几秒,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笑了笑,“秀德的人?”

对方并不答,干脆利落地爬了起来,步步逼近。

黛千寻笑了笑,举起双手。对方是个老手。动作干净,也没有废话。托枪的手很稳,看得出训练有素。

秀德是下定了决心要他的命。

黛千寻自嘲地想,赤司那儿果然是温柔乡,待久了,连十几年培养的本能都忘得一干二净。

“秀德有没有告诉过你,做卫生的规矩?”黛千寻微微拧了拧脖子,“如果要夺人性命,起码……”

“少废话。”

觅食的鸽群突然惊飞。扑啦啦一片响,雪白的飞鸟最终消失在天际,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广场。

出租车开过一片水坑,渐起污浊的浑水,衣着时髦的年轻女郎跳开咒骂。

冰雪消融,春天来了。

今晚的晚餐是什么?

“黛先生,再见了。”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伴着胸口的钝痛,他模糊地看到蒙面人揭开面纱,笑容亲切。

 

“你醒了?”从一片混沌中挣扎着醒来,还没搞清楚这是哪里,一张陌生的面孔让黛千寻吓了一跳。

“我……”他张了张口,喉咙哑得厉害。

多久没喝水了?

“医生!他醒了!”女孩冲推门进来的男人说。

是护士。

黛千寻让自己放空了几秒,知觉慢慢苏醒,一股锥心刺骨的疼痛从胸口袭来。

“感觉怎么样?”医生模样的人进屋,见到黛千寻又忍不住感慨,“你可算醒了。不到五毫米,命大啊,偏一点你就死定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黛千寻寻找着时钟。

“你昏迷了三天,现在是晚上八点。”医生说,“好好歇着,有问题按呼叫铃,你的朋友中午刚走。”

还活着。黛千寻动了动手指。钝重的知觉从指间慢慢恢复,疼痛也是好的,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人的求生欲望可真是强。

他缓缓地转动着眼珠,才发现,这是间相当不错的病房。

早些年桃井老头动了个手术他们去看望,病房的等级和这差不多,不,就冲着窗外悬着的那轮明月,级别怎么也得往上提一提。

墙面悬着超薄液晶电视,似乎还是最新款。室内装潢简洁,显得高档。每日清洁工作也做得到位,没有异味。

黛千寻扭了扭头,看见床边的立柜上摆着花篮和水果。瞥见果篮上别着的留言,看来青柳来过。不止青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应该被各色亲友团像看展览似的轮番参观了不止一遍。

可真庆幸,那时候他还昏迷着。

不然,单是应付那帮家伙就要耗去半条命。

——他还没死。

秀德知道吗?

 

“你醒了?”正胡思乱想着,病房的门被推开。赤司一只手还握着门把,见他醒着,分外诧异,“什么时候醒的?医生都没告诉我。”

“刚醒。”黛千寻冲他笑笑,“医生忙着呢……怎么,你下班了?今天这么早。”

“什么感觉?”赤司看了看屋内,似乎满意,“这时候能不能吃东西?”

“那得问医生。我现在还好,没什么感觉。也不饿。”黛千寻笑着,“我也习惯了。”

 

 赤司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黛千寻的额头。他的手微微发凉,却带着细密的汗。显然是有些紧张。

“我是怎么被发现的?”

“定位追踪。”赤司语气平静,“连给你打了几个电话,想说我会晚到。没打通,最后就用了定位。我知道你不喜欢……”

但是害怕你出事。

黛千寻笑了笑:“看来你还是对的。”

“对不起。”赤司牵起黛千寻的手,脸颊贴着他的掌心,“没保护好你。”

手指滑过有些粗糙的皮肤。几天未见,他怎么憔悴得这么快?黛千寻勉强牵动着嘴角,扬起笑容。

“你没必要自责。”

赤司皱眉,黛千寻又笑着抚上他的额头:“别总皱眉。”

握住黛千寻的手,赤司沉默了半天。

 

“别苦着脸。”黛千寻抽出手指,“这不是还活着吗?怎么样?查到人没有?”

“秀德的人。”赤司的脸色微微和缓了些,“不过……”

“怎么了?”

“他死了。”赤司揉了揉太阳穴,“车祸。倒是很干脆。”

“哈?”黛千寻意外地轻笑一声,“是因为任务没完成吗?”说话间不留神牵动伤口,他疼得一皱眉。

“亏你笑得出来。”赤司伸手摸了摸黛千寻的乱发,“你就好好在这养伤,我给你配了保镖,就是那几个,你也认识。”

脑海中浮现大背头长疤脸,黛千寻点头。

“等你出院了……”赤司顿了顿,“我看……”

“小少爷。”黛千寻笑了,“你是不是恨不得把我塞进你的衣兜里?”

被戳中心思,赤司呛了一口。

“躲是躲不来的。”黛千寻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叹了口气。

“那你想怎么办?”

“反击。”

 

沉闷的水池,忽然被搅动了波纹。

微寒的风摇动着路人的衣摆,今夜没有星星,月光影影绰绰,照得人影模糊。长疤面无表情地在病房门口一杵,好似一尊煞神。路过的小护士吓了一跳,下意识快步走开。

“你现在是病人,该好好养伤。”

“我伤的是这里,又不是脑子。”见赤司脸色颇有些难看,黛千寻缓了缓语气,“怎么,小少爷现在这么奢侈浪费?”

赤司忍不住笑了。

“按理说,秀德是不会让你把我接走的。”黛千寻笑着,“我在秀德待了整整十年,他们的系统构成,消息渠道,决策模式,我太清楚。”

赤司笑了笑:“可我还是把你接走了。”

“我和秀德的恩怨,一两天无法解决。”他伸手在被单上缓缓地划动着,“我一直不想让你受牵连。”顿了顿,“还记得那场全家灭口案吗?”

“你是说……”赤司皱着眉回忆。

“秀德什么都做得出来。”黛千寻轻轻拍了拍赤司的手背,“他们现在终于走到最后一步了。”

赤司抿了抿嘴。

“我知道你最近忙着要拿下南湾。”黛千寻的指尖轻轻抚着赤司手背上浮起的经脉,“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的死对头,金枫集团最近也在动作,要是南湾归了他们,本地娱乐这块蛋糕就得与他们共享,你不会愿意的。”

“你最近到底掌握了多少消息?”赤司微微坐正。

“不多,但也不少。”黛千寻笑了笑,“你最近在跟尾崎家族交涉?”

赤司不作声。

“尾崎咬着南湾不放,起先无非是想多敲一笔。最近倒颇有些松动的意思,也不奇怪,但也没那么容易攻破。话说回来……你都要以身相许了,铃木家族怎么还那么小气?”

赤司一怔。这他都知道?

“名利这条大河上,总有很多船。眼下尾崎家族与秀德在一条船上,”黛千寻声线沙哑,像一张砂纸缓缓摩擦着赤司的心,“怎么办,秀德要推的尾崎议员,和铃木议长的关系可不太好。”

“这么说来,我们现在也算是在一条船上?”赤司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黛千寻舔了舔嘴唇,说了这么多话,这位小气的少爷连口水都不给喝:“不,很早就在。只是我们一直都不愿去提。”

 

赤司沉默着。走廊有轻微的脚步声,应该是路过的护士。

背后已经沁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赤司下意识地抓起旁边矮桌上的水杯,刚喝了半口水,瞥见黛千寻湿漉漉的眼神。

“劳驾,赏口水喝。”

赤司失笑。

等黛千寻千难万险地喝了水,赤司又像想起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黛千寻冲他笑了笑,“不威胁你?不跟你做笔交易?多没意思。你毕竟是我的男朋友。”

赤司笑着摇摇头:“我能不能自作多情一次,你的意思是——你很爱我?”

黛千寻只冲他笑。

 

赤司见过很多美人,自认审美不差。眼下黛千寻脸色惨白,嘴唇因干燥而起皮,头发凌乱——谈不上美,却让他一秒沦陷。

是该从荒谬的想象中走出来了。认识黛千寻这么久,他又何曾真正认识过他?此刻,赤司不得不承认,黛千寻,远比他想象得更聪明,也更复杂。

也更爱他。

“我们要怎么做?”赤司问。

“把我的笔记本带给我,放心,我不会用太久。”黛千寻微微阖上眼,显得很疲倦,“真可惜,要是我爸还在,他的老朋友说不定还能帮咱们一把。”

“那还真是挺可惜的。”赤司笑笑,“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