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28.心明眼亮

“爸!你怎么来了?”青峰一怔,对着老爸顿时矮了三分气焰,“妈不给你做饭了?”

老人挑了挑有些稀松的眉毛,闷哼一声。

松田圆润地合上了门。

细拐杖拍了拍青峰的裤腿:“你给我坐下。”

老爸退了这么多年,来警局还是第一次。青峰不敢多话,只好退了两步,板直腰背坐了下来。

“听说最近这两起案子破得还算漂亮。”老爸先开了口。

“啊……还算顺利吧。”青峰有些不自在地拧了拧肩。

“松田都跟我说了。”老人双手搭在拐杖上,仿佛重心都落在上面,“总算没丢我的脸。”

青峰苦笑。老爸向来要面子,这么多年,对青峰私立大学的学历依然耿耿于怀。青峰又何尝不是,混了这么多年,不知立了多少功劳苦劳,才勉强摘下“官二代”的帽子。

“听说你最近在查一些别的东西?”细拐棍又敲了敲地面,“是不是工作还不够忙?”

青峰讶异地抬起头,软皮本在老人手中晃了晃:“你从哪里搞来的?”

“这……”青峰脑子“嗡”的一响,“这怎么在您手里?”

“啪!”拐棍又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小腿,青峰疼得一皱眉。

“你还打算一直瞒着我?”老人的眉头拧成麻花,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要不是今早你妈去了你的公寓……臭小子,你还打算瞒多久?”

青峰单身又邋遢,生活毫无品质可言。老妈放心不下,于是定期探访,充当临时清洁工。省得她的宝贝儿子被脏衣服埋没、误食过期食品中毒住院。

青峰在余痛中龇牙,拿眼角余光瞥了眼老人:“爸……”

软皮本甩进他的怀里,青峰手忙脚乱地接住。父亲的话冷冷地灌进耳朵:“无关的事不要多问。你还站不稳,摔了可没人扶你。”

“爸……”青峰犹豫了一下,“当年的事,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黛千寻摇下车窗,确认一下地址,笑了一声。

青柳老师突发急电,说有要事相告。神秘兮兮的还另约了地点。打车到了青柳发来的定位地点,黛千寻才反应过来。不知是这个世界太小,还是这帮家伙的口味都差不多。

是之前赤司带他吃的那家“本格”。

开业也有小一段时间,生意还是那么红火。刘老板这回没在门口迎客,莺莺燕燕娇滴滴的小姑娘倒是没少。“唰”的一排,颇赏心悦目。

门外队伍排得老长,电子显示屏上的叫号已经到了一百来桌。黛千寻迈进店门,还好有青柳这个大闲人提早占座,不然就得跟着门外的那群人一起,等到猴年马月去。

“第一次来?”青柳开了一瓶香槟,咕噜噜先给自己斟了一杯,“这边的菜不错。”

“你不是说有事要告诉我?”等菜上齐,侍者退出包厢,黛千寻终于转入正题。

青柳笑着:“噢!对。既然上菜了,那我们就先吃饭吧……”

黛千寻抬手轻轻拦住他:“您这么急匆匆地叫我来,就是为了吃饭?”

青柳闻言,放下手中的酒杯,轻咳一声。

“你也知道……我最近在负责新人奖的评选。” 

“嗯?”黛千寻不明所以,等着下文,“所以?”

“这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青柳看着他:“获奖者,已经被内定了。”

 

黛千寻低头,有些粗鲁地切下一块肋排。他和刀叉有仇,练上几百年也学不了优雅的范儿:“所以,告诉我这么个坏消息,还想让我请客?”

青柳失笑:“不想知道是谁?”

黛千寻只微微一抬眼,全部注意力好像都集中在刀叉上:“知道了有什么用?”

青柳孜孜不倦地引导:“铃木清河知道吗?”

换来对方坦然一笑:“谁不知道他?怎么,人不可貌相啊,他会写文章?”

“不是他。”青柳摇头,“是他的妹妹,铃木薰。听说这女孩刚从国外回来,修的是英美文学……确实也有点写作的底子。”

黛千寻闷哼一声:“那他们家可算是有希望了。”

卖的关子不奏效,青柳一颗焦灼的老心无处安放:“老弟,你能不能有点在意的样子?”

“我怎么不在意?”黛千寻停下刀叉,“所以呢?你建议我去找赤司?那丫头可是他的未婚妻。”

 

劈头盖脸挨了一顿训,青峰站在警局门口,恭恭敬敬目送老爹那辆老爷车慢腾腾地远去,不由得松了口气。

心里却像压着一块巨石,隐隐发闷。

老爹的嘴真如蚌壳一般,半天撬不出一句话。只反复强调一句:不该问的事,一律不许多问。又啰啰嗦嗦问了半天工作,照样批评得多,表扬得少。青峰也早已见怪不怪。

好在那本日记还是回到他的手上。

老爹大约是知道些什么吧?

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尚有用武之地,青峰隐约猜出了几分。可对方不说,他也便不好多问。

揣着兜踱回办公室,望着已经昏黄的天空,青峰缓缓吐出一团白雾。

 

“其实也没事。”青柳甩出重磅炸弹,又安抚,“有十个入围名额,按照惯例,都会和公司签约,并给足曝光机会。后续你只要能拿出足够好的作品,发展得不会比获奖者差。”

“我知道。”黛千寻点点头。

“没什么的,以你的实力,出成绩那是迟早的事。”青柳又坚持不懈地安慰。

黛千寻笑了:“我知道。”

坦白而言,这事对黛千寻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与打击。不过看青柳的样子,倒好像是天大的事。看他若有所思的神情,估计已经脑补一出狗血三角恋爱剧。

铃木薰……那丫头看上去倒有些眼熟,尤其是举止神态,像是在哪里见过。思索半天无果,黛千寻抬手帮青柳斟了半杯酒。

“等你出道了,编辑的工作应该就辞了吧?”青柳切下一块羊排,“真可惜啊,到时候我又要换编辑了……”

“老师,你可真矛盾。”

“咳!”青柳笑了,“我这不是,爱惜人才嘛!”

青柳是个隐性酒鬼,平时不见他多么嗜酒,可一旦有了好酒,喝的便远比吃的要多。酒量也好,等一瓶香槟见底,人还没有半点醉意。

偏偏还是开着车过来。酒量再好那也灌了一肚子酒精。黛千寻只好充当一回司机,把人送回家。

从青柳家出来,给赤司打电话,居然没通。

黛千寻进了附近的地铁站,等下了地铁回到家,赤司的电话才跟了进来。

 

“今天看到礼物了吗?”赤司问。

“刚才做什么去了?”黛千寻歪着头讲电话,从包里拿出东西,“说起那个,我倒是要问问你,双人游?你打算让我跟谁去?”

“你还敢跟谁去?”赤司在电话那边笑,“不过最近没什么时间,大约要再过几个月……”

再过几个月,把这些大小事宜全部忙完了再说。

眼下,他刚从医院出来。

预约这事对赤司来说时常失效,也就是绿间跟他是老熟人,换做别人,早就将他拉进黑名单。进医院时值班医生的脸色冷得仿佛冰窟:“真难得,你还记得要来!”

幸运的是,身体状况勉强称得上乐观,“虽然现在没什么问题,但你得保持定期复查。”医生看着片子。

赤司笑着点头,可对他而言还远不到休息的时候。与尾崎的交易在即,变故比平时要多上几倍,漫天要价的势头不减反增,颇令人头疼;与铃木财阀周旋已久,年前说好的资金却迟迟无法划拨到位……

“等到夏天吗?”黛千寻进了屋,脱下外套,话里带着笑意,“我可记得你全年无休,开空头支票怎么这么顺手?”

“夏天的时候我会抽出时间,你要有时间,想想去哪里?”赤司走出医院大门,“听你的。”

黛千寻对旅行并无兴趣,可也还是打开电脑页面上的地图。他们从遥远东方的岛屿出发,目的地并不重要,箭头西指,想象他们挣脱世俗,就这么飞过白天与黑夜。

他从电脑屏幕上抽离视线。

“等你真的有时间再说。”黛千寻关掉电脑页面,“今晚不来?”

“我会迟一点,”踏入办公室,秘书递来一叠厚厚的信封,上印“新人奖评委会”几个大字,赤司挑了挑眉,“你先睡。”

 

这个周末,黛千寻又去了一次墓园。

天气还算晴朗,天是蓝的,却不够明亮。空中飘着拉扯成絮状的云,绵绵软软,好像棉花糖。

黛千寻带了水果和花束,下了电车,顺着绵延的石阶缓步而上。

上次来看父母太过匆忙,前些天又做了梦,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来看看。

反正故人已去,再怎么打扰,他们也不会啰啰嗦嗦有什么怨言。

“……是你。”迎面撞上个比他高上一截的身影,黛千寻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这才看清来人。

“来看朋友?”黛千寻诧异之余耸了耸肩,“看来你们这行够高危。”

青峰无奈地笑笑:“是啊,来看位前辈。你呢?”

“来看我父母。”黛千寻瞥他一眼,“你这是要回去?”

“……也没,随便走走。”青峰看他左手右手都占了满,“需要帮忙吗?”

“不用。”黛千寻看他笨拙得像根电线杆杵在路边,“你要不介意……我爸妈还没见过我的朋友。”

“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青峰大笑,快步跟上。

“……好歹假装一下,不然老人家会伤心的。”

 

“……”黛千寻倒吸一口气,盯着墓碑前多出来的水果花束拧紧了眉。

青峰心里咯噔一声响,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黛千寻的表情:“怎么了?”

“……没。”黛千寻在墓碑前蹲了下来,“大概是家里亲戚来过。”

“你还有亲戚?”青峰再度诧异。

“是啊。”黛千寻把网兜里的水果一一摆了出来,“不过,也没怎么联系。”

冬日的下午没有风。暖暖的太阳像是融化了的枫糖,将这一切甜蜜地笼罩其中。黛千寻微长的头发有些挡住他的眼睛,青峰站在一旁,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也从来,没有读懂过黛千寻的眼神。

青峰抬起头,看着从今天下午便已经注视了很久的墓碑,弯腰一鞠躬:“逝者安息。”

“一会儿有空?”青峰抛着从黛千寻那里抢来的桔子,“一起吃个饭?”

“我不介意。”黛千寻跟在后面,“只要你不怕被赤司追杀。”

“我又不是同性恋。”青峰笑了一声,“话说,喜欢男人究竟是什么感觉?会比女人更好吗?”

“没法比较。”黛千寻看了他一眼,“不过,我看你这样子,连女人都追不到,还是别轻易尝试了。”

青峰闷笑一声,心里却像撒了一把开始融化的药片,层层腻腻的都是苦涩。

“令尊……我是说,你爸……”他伸了个懒腰,对着缓缓坠落的斜阳,“以前是做什么的?”

黛千寻愣了一愣,停住脚步:“怎么?查户口啊?我爸……”

青峰转过头,对上黛千寻的眼神。对方耸肩:“说来不怕你笑话,我爸以前是无业游民。”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