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27.礼薄恩重

“这是什么?”黛千寻惊讶地看着办公桌上包装夸张的礼盒,以为是哪位给女朋友送礼放错了位子,“谁送来的?”

“还不是你……”尾田自跨年那天买了隐形眼镜,取得了非凡效果,现在终于洗心革面,改变造型。

他眨着比之前大上不少的小眯眼睛,一脸痛心疾首:“跨年那天你跑到哪儿去了?特等奖啊!找你半天你知不知道?”

黛千寻这才回过神来,算是知道那天赤司大为光火的原因。除了担心他的安全,精心准备了半天的好意落空,换做谁都高兴不起来。

“别废话了,看看是什么?”山下拍开尾田,“可别跟去年一样。”

不止山下,周围同事早就团团围上来,简直比他本人还要心急。开工第一天,人人都患上了假期后遗症,一点小事都能注意力涣散,然后再津津有味地咀嚼回味个半天。

黛千寻拎起包装得严实的袋子,拿起剪刀利索地拆开。众人屏住呼吸,简直比开奖现场还要扣人心弦。

“噢——”

拿出东西时众人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声。

相当没有创意的,飞往欧洲的双人机票。可以去他喜欢的那座古老遥远的城市,还有一年之内的酒店住宿权,简而言之,只要他想,便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还不用考虑后果的旅行。

老板的想象力真是没救了。去年是东南亚,今年是欧洲,明后年是北美南美,最后把南北极走一圈,再重新来过。

黛千寻笑着把东西收起。

东西确实没什么创意,但确实也能看出赤司的私心。

双人行,多么努力地极尽浪漫,可又显得多么滑稽——明明连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都抽不出时间,他还真是惯于承诺。

 

“我觉得你的稿子可以,回去可以投稿了。”

青柳啃着磨牙棒,这个新年他过得很是滋润,短短几天人居然像充了气似的胖了一圈,“别担心,等我开始写书,很快就会瘦下来。”

他这么一提,黛千寻便想起工作上的事:“山田主任问您,下一本新书打算写什么?”

对方一怔,叼着磨牙棒:“不是说休息到二月份?”

“又没叫你现在开工。”黛千寻笑。

“吸人血啊。”青柳抱着胳膊往后靠,说起日程表仿佛绕口令,“故事只想了个大概,动笔写还需要一个多月。二月有个研讨会,我得去参加,然后就是三月份。”

“你以为新人奖是随便评出来的?”青柳笑着话锋一转,“你啊,赶快回去投稿吧,最好祈祷稿子落在我的手上。”

没料到对方反唇相讥:“落在你的手上我才能出头?那岂不是太逊?”

青柳大笑:“黛千寻,你要感恩,我可是你的恩师。”

“八字还没一撇,怎么这么急着邀功?”黛千寻也被他逗笑,“青柳老师,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编辑。”

“行行,先投稿吧。”青柳笑着点点头,他一向拿黛千寻没办法,“改天一起吃个饭?”

 

瞄准。

有风。不行,再等等。

看清楚点,最好能一枪击中。

嘴里叼着的香烟晃动了一下,视线汇集凝滞,黑洞洞的枪口冲向远处。

猎物。

扣动扳机。

“砰——”鸟雀惊飞,扑棱棱一阵慌乱,接着又连续几发,子弹穿透远处的人形。

恰好是心脏的位置。

应该加个血袋,血花炸开,会更刺激。

“几环?!”旁边的同伴激动地冲靶子那边喊。

男人吹了吹枪口冒出的不显眼的青烟:“不重要了。”

“还是那么准,我的神枪手。”桃井的长发在风中散开,和她淡粉色的春装正好相配,今天天气回暖,很适合来靶场转转。

男人伸手夹着香烟,长长吁出一口淡薄的烟雾。

“还在生气?”桃井笑问。

真是明知故问。

“你们就任由他胡来?”男人锁眉,放下了枪,“我承认,上次找错了人。这事怪在我头上,我没意见。”

“……可是也不至于就这么把我派到京都去吧?”他不满地挑眉,“你也知道,我虽然以前是他的手下,但他一向不怎么喜欢我。这回啊,我看是——”

“21号。”一根秀气的手指挡住了他的唇,桃井微微笑道,“你知道,我向来对事不对人。更何况,那天今吉说得不无道理,我没有理由反对。”

男人闷哼一声。

“大扫除”后,秀德可谓是天翻地覆,焕然一新。早先黛千寻一派几乎被清扫干净,空余的不少位子,也都按照这些日子的表现一一提了人上来。21号近来是桃井的新宠,自以为与他人不同,很是招摇了些日子。

结果万万没想到,今吉一声令下,竟然打发他去了京都。

秀德迁址这么些年,京都分部简直就成了养老散心的疗养院,基本都是些老弱病残窝囊废,打着秀德的旗号招摇撞骗过日子。如日中天的大红人遭此冷遇,一时胸闷气短也是正常。

他必须认栽。可他怎么也想不通,就办错了这么一件事,居然成了板上钉钉,挤兑他的重要理由。当然,他不知道的是,那些有意无意暧昧不清的小问题,都已经收集完毕,悄悄呈报给了他的新靠山。

竟然也是多方权衡、细心考量的结果。

“你去京都,可别一蹶不振了。”桃井撩了把长发,“我会找机会让你回来。”

男人眼中闪烁着些微的兴奋,下一秒又听桃井道:“但归根究底,还是得靠你自己。”

 

“混蛋!这群王八羔子!”

还未进门,一声暴喝就让刚从茶水间回来的黛千寻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山田主任声如洪钟,骂人时爆发力更强,简直就是座移动的活火山。要是不留神碰着,小心被烧成灰。

黛千寻犹豫了一下,还是踏进办公室。

地上原稿雪片般乱飞,尾田和高川慌忙蹲在地上收拾。

黛千寻把杯子往旁边一放,加入整理大军。

“你别管了。”高川低声冲他道,“是我不小心……”

又听山田中气十足地骂骂咧咧:“现在那几个大爷,胆子越来越大!一个两个都跟我漫天要价!”

办公室里没人敢说话,等主任发完火,事态稍稍平息,黛千寻才向高川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过了新年,几个作者的合约也差不多到了期。正是续约的关键时刻,没想到冒出几个老牌作者提出谈判,要修改合同,好让自己分到的那杯羹更稠。

这事虽说年年都有,但今年却又不太一样。

红叶的劲敌金枫,从年前就卯足了劲儿挖角。也是山田今年大意,为着青柳的书稿投入精力太多,情报掌握不足,等舒舒坦坦过完新年,就被对方猝不及防地将了一军。

闹得最凶的那几个,还有山田主任的旧识。共事这么多年,本以为关系甚铁,结果惨遭背叛。才是让山田老头儿怒不可遏的根本原因之一。

整个办公室没人敢劝,山下只默默埋首看稿,黛千寻跟着高川他们收拾好稿子,缩起脖子默默做事。

市场的蛋糕就那么大,更何况这几年实体书业发展得一年比一年艰难。好不容易捧出几个带动销量的作者,要是真被挖走了,那可不是挨骂能解决的。

黛千寻刚打开电脑,活火山便敲了敲他的桌面。

“你,出来一下。”

 

“你负责青柳也有个把月了。”山田开门见山,“和他相处得怎么样?”

“还行吧。”黛千寻知道这是来向他探口风来了,“上次见他,他还在构思新书呢。”

“嗯……”山田点了点有些发白的脑袋,“他的合约三月份就要到期,但是按照规矩,如果有正在撰写的作品,自动续约一年。你是他的编辑,你也知道,青柳对我们有多重要。”

“您是怕他走?”

“我是不怕!”山田咳了咳,“现在那几个已经够头疼的了……你啊,至少先稳住他……”

黛千寻从未想过青柳要离开,因为一切看上去无比正常,他写书虽然拖拉,但不缺规划。总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写累了会吱嗷乱叫两声,像是会天长地久地写下去。

“我知道了,我会劝他早点动笔。”黛千寻点点头,“他最近似乎档期很满。”

“是啊,”山田若有所思,“三月份有新人奖,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培养新人了。”

“……如果实在留不住人,我们的储备也不能断。”

 

“青峰,今天你值班?”同事伸了个懒腰,“那我可先走了啊。”

青峰挥了挥手。等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他起身锁了门,猫腰回到位置打开电脑,轻车熟路地登录内网。

幻之第六人。

这个在警员队伍里口耳相传的传说,绰号名声远大于本名。就连青峰这个铁杆粉丝,也闹不清这位传说人物究竟姓甚名谁。甚至有人怀疑,这是不是别人信口编纂,好让他们有个可供追捧的偶像。

据说他死于一次事故。据说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唯一确定的是他牺牲的年份,好巧不巧,正对得上那本无名日记。也怪不得青峰怀疑。

暮色渐沉,借助幽微的光,他输入笔记本上那个遥远的年份。网页卡得像PPT,页面跳转的那几秒,他甚至有种想关掉的冲动。要不就不查了。

有时候,保持无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那又有什么意义?青峰抹了把脸,自嘲地笑笑,当初选择做警察,不就是为了探求真相?

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下一秒,看到了他颇有些熟悉的姓氏。

牺牲的那一天……青峰握着鼠标的手忍不住颤抖。正是日记结束的第二日。

“明天,不会再来了。”

 

“有人在吗?怎么锁着门?”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把青峰从混乱的思路中揪了出来。

“我在。”青峰连忙关掉页面,一个箭步冲过去开了门,甚至来不及把惊讶转化为正常的表情,“……松田前辈。”

“是你啊,正要找你。有空吗?”比他稍矮一点的男人看了他一眼,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还是你要继续忙?”

“我……”

“有空的话,跟我来吧。有人要见你。”

青峰正想问要去见谁,奈何松田一言不发,只好跟在后面。

三两步就到了会客间,门一开,严肃的老人臭着张脸,细木拐杖狠狠敲了敲地面:“臭小子,看你做的好事!”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