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25.故友新知

醒来的时候脑海里还残留着昨晚的影像。赤司睁着眼慢慢回神,昨晚的运动实在太过激烈,早就不记得入睡的时间。

他动了动手指,神经末梢似乎还残存着欢愉的余温,今早的太阳就已经让这一切消散殆尽。

按照原定的计划,今天还有大量的活动。

他摸出了手机,里面已经攒了一把未接来电。有昨晚打来的,也有一大早的电话,来自各路人马。赤司叹口气,回拨给本宅的管家:“下午再说吧,对外就说我不舒服。”

身旁的黛千寻像是被惊扰,但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安睡。

为什么会选择沦陷?又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人?

赤司放下电话,想了半天,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答案。因为长相?好看的孩子多得是。因为性格?说不上有多么讨喜。或许只是因为他是黛千寻。

从多年前天台上的那次相遇开始。

赤司缓缓地转过头,黛千寻还在熟睡。早就说过,他睡着的样子乖得很,不见倔强,只有温柔。

 

“还以为你一大早就出去了。”头发还乱着,黛千寻喝了一口咖啡。他不喜欢,但喝牛奶容易犯困,他可不愿意牺牲太多时间在睡眠上。

生命宝贵。

“下午开工,”赤司抬头看时间,“我也是人,总得好好休息一下。”

黛千寻诧异:“只休息半天?总说你们资本家喝血吃肉,没想到对自己也这么狠。”

这份同情让赤司哭笑不得:“是啊,那你是不是该对我好点?”

“那该怎么对你好?”黛千寻失笑。

“天气不错,不如陪我出去转转?”

 

这个时间出门黛千寻本能地想拒绝。可天气很好,对于他这样一个除了工作原因绝不出门的人来说,也是不小的诱惑。

可惜不是夏天,要是可以,在这样热闹的街上,应该去剪个头发,然后买个冰激凌。心情好的话买束花,哪怕是没有人送给他。

坐在长长的台阶上,看往来行人。

 

“赤司先生?”迎面走来的女人像是不敢相信,“真巧,在这里遇见你。”

“出来转转。”赤司似乎与她相熟,“新年快乐。”

年轻女人笑道:“新年快乐。看起来身体是好些了。”

黛千寻打量着来人,年轻而明艳,长发绾成精巧的发髻,却穿干练的西装套裙,俨然能干的职业女性。

“这是你的朋友?”铃木薰笑着,“果然帅哥都是扎堆出现的。”

“嗯,”赤司笑着点头,又对黛千寻说,“这是铃木小姐。”

“铃木薰。”女人大方地冲他伸手。

“黛千寻。”他怔了一怔,迟疑地看了女人一眼,最后还是伸出手去,和她握了一握。

“黛千寻?”铃木薰听到名字微微一怔,继而微笑,“是你啊。”

黛千寻不明所以。眼前的女人模样陌生,神态气质却是他颇有些熟悉的类型。仔细想来,大约是和赤司有几分相似。

话题又转回黛千寻不甚明白的世家社交上去。

黛千寻默默听两人寒暄,安心站成一个人肉背景。除了知道这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之外——黛千寻还惊异地发现,这位年轻女郎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铃木家的大小姐。

简直就是另一个微服私访的安妮公主。

名字听着有几分耳熟……仿佛埋藏在太久远的记忆里,一时难以想起。

 

“下午再见。”铃木薰意犹未尽,客气地挥手告别,又多看了黛千寻一眼,笑得更加灿烂,“要是不介意,一会儿黛先生也一起来。”

赤司不置可否地笑笑,待人走远,黛千寻转身冲他扬眉:“真没想到,你还喜欢女人。”

赤司一怔,这飞来横醋吃得他猝不及防,继而开怀:“嫉妒了?不是吧?我看她好像更喜欢你。”

“胡扯。”

“也就是你半天不看人家了。”赤司笑着往前走,“真是不解风情啊。”

调侃完黛千寻,赤司才正色:“你放心。我跟她,纯粹是交易关系。”

不出意料招来白眼:“那你的买卖做得可真广。”

“是啊,”赤司笑道,“知道我卖的最值钱的商品是什么?”

见黛千寻不答,赤司又自顾自地补充:“千寻,是我自己。”

 

去最热闹的地方吃了点东西,在人山人海中挤了一圈,简直像完成某种仪式。等终于挤出了人群,赤司下意识地看了看表。

“要回去了?”黛千寻手上还拿着刚买的新刊,“这么忙碌。”

“嗯。”赤司点头,“先送你回去吧。我忙完了来找你。”

“那好。”黛千寻点点头。

谁说他是完美的情人?明明这么不够格。就连节庆时节的相伴,都只有那么短暂。

从主街道开往别馆那短短十来分钟,短暂得让黛千寻甚至有点回不过神。

车停下,他推开车门,却又迟疑。

 

“怎么?”赤司疑惑。

“没什么,”黛千寻顿了顿,下了车,临到把车门关上时,才俯身说,“我等你。”

其实本可以不这样说。有别的方式,可以表达出类似的意思。比如可以约一顿晚饭,他答应或不答应都不重要,被婉拒也有面子。又比如问问他回来的时间,再故作轻松地说那样也好调整自己的安排。

哪一样都显得更体面。

可偏偏说出的却是“我等你”。

赤司笑了笑,大概是黛千寻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他觉得分外愉快:“要不一起来吧。”

“什么?”

“这次去拜访的长辈,”赤司说,“之前还问起过你。既然以后都跟着我了,也顺便过去认识一下吧。”

别的话没听进去,倒是那句“以后都跟着我了”,让黛千寻心跳猛地有些失速。

 

相田强行把第五个呵欠咽下去的时候,铃木递来一盒薄荷糖。

“你怎么总有吃的?”听上去是埋怨,糖却还是被接了过去。

昨晚守岁,熬到深夜,一大早又赶场似的里外忙碌走亲访友,娘家那边自不必说,偏偏铃木家也是琐事繁多。于是严重缺觉,打呵欠的时候嘴张得可以吞下三个鸡蛋。

“爱吃不吃。”同病相怜之人手托腮,“走完这一遭,你就回去,看你魂不守舍……”

相田把糖盒往他胸口一拍:“话怎么那么多。”

对方也不恼,笑呵呵地:“省得你又说我不懂你。”

靠着窗台看楼下送来送往,自带上帝视角竟也平添了不少趣味。等那辆眼熟的雷克萨斯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相田忍不住轻轻吹了声口哨。

“你那死活不结婚的妹妹,最近是不是吃错了药?”她往丈夫那边一瞥。对方往自己嘴里送了一颗薄荷糖,往楼下瞥了一眼:“看上赤司有什么奇怪?好歹也是个不错的男人。”

相田嗤笑一声,别人不懂铃木薰怎么回事,可她却是明眼人,一看便知。

“有空在这八卦,”铃木托起自己有些沉重的肚皮,艰难起身,“还不如过来帮忙,忙完了你也好休息。”

 

“听闻贤侄今早抱恙,不知现在可好些了?” 

赤司颔首:“托您的福,好些了。”

相田靠着屏风,偷偷往里张望。心里小算盘拨得噼啪响。除了赤司,居然还遇见另一位老熟人,不免让她大吃一惊。

知道黛千寻这小子运气好,如今得了赤司这一张镀金饭票。都以为不过是得宠一时,可没想到,地位居然高到带出来见客的地步。

可真是祖坟冒了青烟……

相田不得入席,里面谈些什么她也听不分明。只好远远地冲丈夫挤眉弄眼,对方倒显得老成,只冲她眨了一下眼皮厚重的眼睛,略略点了点层次分明的下巴。要是可能,他倒愿意在下面打打杂,如今在这假模假样地充当人肉背景,实在太有违本性。

铃木志雄替长兄镇守主宅,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心里十二分满意。

按理说对侄子侄女的婚事,他有建议权,但没有决策权——但再怎么看,这兄妹俩的眼光还真是千差万别。

想到这里,老人不免有些郁结:清河那个不成器的家伙,挑的是哪门子的媳妇!

……要是像眼前这个……哪怕和他朋友差不多,也能勉强说得过去。

 

“你就是黛千寻?”

黛千寻专心致志做人肉背景,一句问话让他元神归位。

“是。”抬眼仔细打量眼前的老人,没有想象中那么老迈,但也确实不再年轻。微微有些下垂的眉梢,年轻时候大概有几分帅气。眼神算是温柔,但更多带着探寻。

“我听说阿征交了新朋友,”老人笑着开口,“果然人以群分。”

阿征?黛千寻看了赤司一眼,还没来得及琢磨这个有些奇特的称呼,老人又问:“不知……这位黛先生现在做的是什么工作?”

“他现在在我公司上班。”赤司替黛千寻答了,“做编辑。”

铃木点点头,又认真地看了看黛千寻:“不错。”

 

储物室的门上挂着几乎生了锈的锁。在一大串钥匙中摸出一把,“咔”的一声,开了门。

“我说,这里真的要打扫?”青峰皱眉,捂住口鼻,“先开窗通风吧!”

“泼点水,擦一擦得了。”松田扯了扯领带,“哎,你那张椅子是不是有些坏?刚好,挑把好的。我先去打水……”

青峰打量着这间储物室,上次来,还是刚入队。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平时他轻易不愿到这阴暗不透风的地方来。偏偏这回新年扫除的好差事落在他头上。

时运不济。自上回案子了结,正经工作也没几个。闲着没事看看以前的案子,被松田撞见过几次,对方都是一脸“就你勤快”的表情。

小小的白炽灯像是一枚苍白的太阳,瞬间照亮了屋子。备用的办公桌椅和常用品,整整齐齐堆了半间屋。

青峰扯下领带,往兜里一塞,伸手拎了张看上去颇崭新的椅子,好巧不巧,瞥见桌子与墙的夹缝间塞着什么东西。他下意识地看了眼门外,伸长胳膊一捞,连灰都来不及拍,便把那还没一片可丽饼厚的软皮本揣进怀里。

 

“今天我可算是领教了,”出了铃木家的大门,赤司笑着拍拍黛千寻的肩,“什么叫喧宾夺主。”

黛千寻喝了一肚子红茶,听了一耳朵寒暄说教,一时没回过神来:“什么?”

“你没发现?”格雷将车开了过来,赤司开了门,“话题基本都围着你转呢。”

黛千寻钻进了车:“我还以为,八卦是人类的天性……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

赤司不置可否地笑笑:“可并不是所有信息都值得获取。”

铃木一家意外地对黛千寻感兴趣,这是赤司未曾预料的。会客过程倒是其乐融融,铃木老头开启八卦模式,从生辰八字到恋爱工作,事无巨细无一不谈,简直就像给自家侄女把关相亲,弄得赤司不由得自我怀疑:跟你家侄女约会相亲的好像是我啊?

没想到铃木老头儿过了花甲之年,居然也染上八卦探听的市井恶习。

 

“青峰,你当时为什么选择做警察?”

松田蹲下,搓了搓手中的抹布,粗糙的铁桶里,瞬间泛起灰白色的浮沫。

“我?”青峰关上窗,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爸也是警察?”

松田不置可否地笑笑,这些官家子弟。

“不过以前,我倒是想成为球星来着。”青峰看着玻璃上迅速形成的水渍,仿佛能依稀从中看出点往昔的影子,“还不如当警察来得实在。”

“看不出来嘛,你很会打球?”松田捞起抹布,一把拧干。

“以前的事了,都多少年没打了。”

“这样也好。”松田站了起来,“理想永远都是用来怀念与瞻仰的,一旦要去实现,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松田前辈……”青峰皱着眉头。

“中本的案子,还有那个姑娘的案子……我知道你有疑问,我的疑问也不比你少。”松田将抹布拍在窗户上,狠狠一抹,像是要擦掉那些浮于表面的伪装,“但是上面有人控制,我们改变不了。你要是执意想查,就会像他一样。”

“他?”青峰僵在原地,竟一时接不上松田的话。

“他。”松田点点头,指了指青峰,“你的偶像,幻之第六人。”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