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21. 逾越雷池

空旷的停车场像个巨大的鼓风机,喧嚣的风如千万支利剑,毫不留情地割破这世界的表皮,露出模糊的血肉。

“你大概已经知道了。”青峰那辆黑色丰田像个巨型的胃袋,隔绝了外在的寒冷,内里却泛着古怪的酸气。像是香烟与酒精的混合体。

“你还打算继续查吗?”黛千寻并不接过青峰递来的烟,“还有没有多余的好奇心?”

“黛千寻。”青峰微微侧过身,盯着副驾上那张清秀的侧脸,“这个案子,你到底知道多少?”

见对方不答,青峰又仿佛自言自语:“连我都能查到运送尸体究竟是哪些人,你能保证秀德查不到?”

刻意无视黛千寻投来变幻莫测的目光,青峰凝视着远处灰云团积的天空,放了他一马:“今后行动,千万小心。”

 

“今晚去喝酒吗?”混沌沉闷地忙碌一天,山下提出邀请。

“还去伯恩斯?”尾田刚把新稿审完,意犹未尽地想起上次眉眼唇角举手投足都是风情韵致的小妞。压根没想到就算再去,也见不到人了。

“换一家吧。”山下心头发堵,那条街上差不多的酒吧也不少,“黛,你去不去?”

“我就算了,想回去好好休息。”黛千寻伸了个懒腰,“你们玩得开心。”

伯恩斯已经列入黑名单,除非不怕死,否则再闲得无聊,也万万不能再逾越雷池半步。

黑木八成已经咽了气。黛千寻和同事打了个招呼,踏出公司的大门。就是不知道,这家伙在领便当前,是不是还说了些不得了的东西。

半小时不到,他便出现在另一条街上,“吱呀”一声,风铃脆响,红木门缓缓打开。

“这回还是定制吗?”

褐色卷发美人穿件阔肩一字领长毛衣,编织腰带勾勒出有些过分纤细的窄腰。长发披在肩上,乍一看,倒有一种雌雄莫辨的别致风韵。

来人手插兜,眼神飘然得就像是来看热闹的某位路人,冲梅勒斯露出微笑:“随便看看。”

 

便利店感应门自动开启。冒着冷风,黛千寻灌下一肚子热饮,站在街头人来车往的街头,突然觉得有些茫然。

回家?还是回公司?哪一样似乎都不太合适。

回绝酒会、蹭饭失败的黛千寻先生,眼下成了这个灯红酒绿大都市的弃儿。

他干脆折回便利店,点了一份便当。趁着加热的功夫,给某人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 

“A大街,那边有个百货商场,旁边有家便利店。”

“没吃晚饭?”电话那头言辞间透露些许关心。

“在吃。你过来就是。”

 

赤司赶到的时候,黛千寻坐在门外的长椅上抹抹嘴巴,便当已然扫荡一空。

“我送你回家?”

“哎,再帮我买个椰子。”黛千寻喝了口水,盯上了堆成小山的一个个“椰子屋”,“不介意吧?”

赤司失笑,叫店员选了两个,不一会儿,人手一个抱着椰子屋,并排坐着欣赏街边的景致。

“给你的。”黛千寻喝了半个椰子,从包里拎出一个纸袋,推到赤司面前。

“这是什么?”

“补给你的,生日礼物。”

 

这么多年,赤司也过了大大小小近三十个生日。收过的礼物不少,但也不妨碍他在街头便利店这样极具生活气息的场合,收到名曰“生日礼物”的东西。

他拆开袋子,掀开朴素的纸盒盖:“挺别致。”

两个木头小人儿,刀工不错。外表涂了一层漆,抛了光,做得很细腻。小人儿是两个男孩,怀里抱着篮球,闭着眼相互依偎。好像是刚刚打了一场耗尽体力的比赛,稚嫩的脸上都写满了疲倦。

天知道,为了买这么个小东西,黛千寻几乎掏空了钱包,几张大钞全数喂给了梅勒斯那个奸商。

“觉得挺可爱的。”黛千寻拿吸管戳了戳椰子的果肉,凑着凿开的洞口瞄了一眼,“真可惜,果肉没法吃。”

“椰青本来就是用来喝椰汁。”赤司看他一脸吃不饱的样子,“要不要再来一个?”

“不,我就是可惜那点椰肉。”黛千寻神色坦然,“小时候想吃椰子果肉,我就会站在二楼……”

赤司抬眼瞟他。

无良蹭饭分子摇头晃脑:“举起椰子,往下一砸——”

赤司牙痛似的皱皱眉:“然后呢?”

“当然是捡起来吃了——你这什么表情?”

赤司偏过脸,脸上的笑意却掩藏不住:“看不出来你还会做这种事。”

“那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黛千寻笑笑,看着赤司手中的椰子,“喝完了?咱们找个地方试试?”

赤司没有阻拦:“那得找个人少的地方。”

 

门卫将信将疑地看着两个衣着光鲜的男人,迟疑了半天还是让他们登记了名字,又对着证件看了半天,才把人放了进去。

“操场在那边。”黛千寻指了指,偌大的球场,却相当小气地只亮了一盏灯。

“你还有反悔的机会。”赤司抱着椰子开他玩笑,“到时候被抓,你可是主谋。”

“反正你会救我。”黛千寻试了试手感,站在三分线外,“先说好,我不跟你1on1,我们就简单投个篮。”

赤司笑着摇了摇头,掂了掂椰子,虽然有点儿沉,虽然手感不是那么好,但勉强想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就当是个不怎么样的篮球。

在这个昏暗的,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学校的球场上,没有胜负,没有对手,只有两个突发奇想的幼稚鬼。出手的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多年前,虽然同样负重,但简单纯粹的日子。

椰子穿过篮筐,砸在地上。橡胶地板弹性不错,假冒的篮球咕噜噜滚了挺远。黛千寻跑过去一看,兴奋地冲他挥挥手:“裂了!”

“要不要我帮你投?”黛千寻大呼小叫的样子难得又有趣,尽管对方拒绝了他的好意:“这点小事我还是自己来。”

他的三分一如既往地一般,只擦到了篮筐,不过也达到了效果。赤司帮他捡起碎裂的椰子——要不是有网兜裹着,这片球场估计就难逃毁容厄运。

一瞬间想笑,也就真的笑了出来。赤司拎着碎裂不堪的椰子,憋笑失败,黛千寻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模样早就笑作一团。

“真傻。”赤司笑了半天,看着手中的椰子又笑了几声,“还能吃吗?”

“不吃了……”黛千寻笑得站不稳,干脆坐在地上,“不吃了……”

“有这么开心?”赤司就着灯光看他。平时冷漠也好,严肃也罢,此刻也就只有温柔的笑颜,拨动了赤司心里那根弦。

“你在上班时也会这样笑?”

“什么?”黛千寻笑容还未散去,“上班?怎么可能。”

“那就好。”赤司笑着蹲下来,按住他的肩,动作再自然不过,“不要让别人看到……”

 

灼热的呼吸轻轻拂过脸颊,一小片温热的触感几乎要融化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黛千寻愣了一秒,没等他回过神,抓紧一切机会占便宜的家伙已经顺利撤军。

“小心被人看到……”黛千寻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被谁?”赤司坦然地站起身,一脸意犹未尽,“就算被看到,你也是‘受害者’。”

黛千寻笑着站起来:“谢谢。”

前面走着的人头也不回:“谢什么?”

“请我喝椰汁。”

赤司站定,转过脸,被远处微弱的灯光染上一层淡淡的毛边:“以前可给过你更好的东西,那时候怎么不谢?”

“是吗?我不是那么没礼貌的人。”顿了顿,又半是气馁半是玩笑,“那我以后补上。一天一句‘谢谢’,如何?”

赤司笑着转身冲着他:“又说生分话。”

黛千寻低头笑笑,一手拎着一个被糟蹋得没有椰样的椰子,紧跟其后。

 

“接下来……”格雷半句话卡在喉咙口,从上方的小小镜片里观察着主人的神色。

“原计划。”赤司摇下车窗,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宅邸,“稍微快点吧,让人久等可不好。”

身体里的血液还残存着沸腾过后的余温,倚靠在座椅上,脑海里闪回着无数被精心剪裁、装帧的画面,闭上眼睛,就能够随心所欲慢慢温习。

赤司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牵扯出一丝克制的微笑。

开朗地大笑,被偷袭那一瞬间的尴尬,有些闪烁的眼神和不自觉泛红的耳朵,再到之前微微汗湿的额发,凌乱的衬衫……一切活色生香自觉拼凑,无论哪个角度看,都令人难耐心痒。黛千寻这个人,哪怕理智不断提醒绝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无害,赤司也依然愿意一厢情愿地给他罩上一层情人专属的强大滤镜。

搭在膝头的手不经意碰到旁边座椅上的纸袋,他默叹一口气。

如果不是一会儿还有个怎么也推脱不掉的约会,现在他恐怕早已溺死在被他抛置在黑夜深处的温柔乡里。

 

“赤司先生,你迟到了。”

女人化着淡妆,微昂着头,明显不悦。长着一张某个家族标志性的脸,不算太丑,也绝称不上好看。大约是常年在他乡生活的缘故,很有点不属于这里的异国气息。

赤司落座,三分愧疚三分无奈:“抱歉,有事耽误了。”

剩下四分,在铃木小姐看来,倒显得有些理直气壮。

臭男人。

她给这个不守时的家伙盖棺定论。虽说近二十年没见了,哪怕外人吹得多么天花乱坠,她也能穿透表象,看出此人满心的城府与不合作。

和小时候的一本正经别无二致。

气氛一时尴尬。等服务员送上酒水,铃木薰才轻轻咳了一声:“你的袖子怎么了?”

赤司低头一看,袖口蹭了一块不大的灰,衣料恰好是黑色,一点污迹,就很显眼。

“不小心蹭到了。” 

 

话题再次中断。

尴尬简直要从脚底攀到头发丝。眼前的男人空有一副好皮囊,问什么都慢了半拍。抱着好歹见见发小的心态,铃木小姐勉强答应了这场实为相亲的约会。这下可好,这气氛冷得,养几只北极熊都不为过。

她招手叫来侍者,脸却对着赤司:“抱歉,您要是今天不舒服,我们就早点回去。”

赤司这才回过神来:“抱歉,今天实在太累。再加上,我看铃木小姐实在有些眼熟,刚才总是在想,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见过?”

铃木小姐又好气又好笑:“赤司先生见人之前,难道不先打听打听?”

“私下打听多没礼貌。”赤司露出自见面以来第一个和煦的笑容,“我想起来了,当年总看我不顺眼的小丫头——是你吧,阿薰。”

 

时隔那么多年,被准确叫出小名让铃木薰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对方显然没有太多叙旧的意思,抛来的问题又狠又准:“听说你不想结婚?为什么?”

“是,可那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她警惕地往后靠了靠。

赤司笑了笑,这笑容像是不见底的深潭,拒绝疑问和探寻。

“铃木小姐,”赤司缓缓开口,“我不但知道你的情况,还知道你想要什么。别紧张……这很正常。大家各有苦衷。我有一个建议,对我们都有好处……”

铃木薰一怔,见对方虽带着笑,却没有半点戏谑之意。

或许这一趟真的没有白来。

她慢慢地板直腰背,警惕地双手扣握,挡在胸前,再明显不过的防御姿势。

“你说。”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