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20. 顺藤摸瓜

黛千寻拎着两袋五颜六色的饮料,刚踏进办公室,就明显感觉不同寻常的低气压。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参差错落站成一排,山田主任油光发亮的秃脑门儿显得格外惹眼。

“怎么了?”

山下冲他使了个眼色,只可惜动作慢了一拍。

“来得正好。”山田强压着怒火,“青柳的文稿泄露了,这事你不知道?”

黛千寻一怔,自觉加入挨训队伍。

 

五分钟前,一篇爆料青柳最新文稿的网络推文悄然出世。幸运的是,在大面积传播之前,就被发现并联系撤稿。

昨天拿到稿件,今天上午才刚交。紧跟着中午就爆出了新闻。黛千寻拧着眉头,回忆着蛛丝马迹。

山田略一沉吟:“黛编辑,这份稿件,你是怎么拿到的?”

 

“我去青柳老师家,拿工作U盘拷贝的。”黛千寻回到工位,找到U盘,递给山田。

山田并没有接,只是摇摇手:“然后呢?”

“然后今早,我就把文稿拷给山下前辈了。”

“山下?”山田把目光移向他的得意手下。

“这儿呢。”山下调开文档,“就在我这儿,没有走邮件,所以……”

“你的盘呢?”山田指了指还摆在桌面上的黄色U盘,“这是你的?不是有统一发放的工作U盘么?这是谁的?”

山下猝不及防,一时语塞:“这……”

使用工作U盘是明文规定。但即便如此,工作时间一久,总有人不太把规定当回事。

“嗯?”山田主任见他支吾不答,“怎么不说话?”

山下沉默了几秒:“是留美子的。”

 

所谓正常的下班时间,就是在明面儿上的规定时间内,合理推迟两到三个小时。

黛千寻走出办公大楼,天早已冷透。

不记得有没有吃晚饭,肚子好像也没什么感觉。媒体撤了稿,也和青柳沟通过了,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在刚才的会议里,每个人都做了深刻的反思。

虽然还是找不到根本原因。

他还是头一次见留美子哭。

更苦的还是技术部。加班加点帮他们把所有的电脑U盘做了杀毒,文件该加密的加密,直折腾到所有人都打起了呵欠,咖啡因都不再起作用的时候,山田才把人都放走,又三申五令,明天每人交一份检讨上来。

不然就要扣奖金。

扣就扣吧。黛千寻困得五迷三道,走出大门的时候,手机响起。下意识地想摸手机,却瞥见赤司摇下车窗:“一起走?”

为什么不呢?

已经深夜十二点,反正他也没钱打车。

 

黛千寻往舒适的坐垫上一靠,就瘫成一滩烂泥。

“下午不是说还顺利?”赤司说,“刚跟我打完包票就出了事。”

黛千寻苦笑:“扣钱吧。”

“我了解过了。”赤司的声音平缓,“八成是U盘有问题。技术部明天会出结果,那个女孩子……跟你关系好吗?”

“什么意思?”

“要是跟你关系好,”赤司一笑,“我就把她辞了。”

“所以说你没朋友。”黛千寻笑着歪头,“关系一般吧,做事还是挺认真的。”

做事认真的人有的是,只要开出足够高的薪酬,多的是人为你卖命。

又何必非得指定哪一个。

“嗯,但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赤司点头,“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要是有什么人事变动,你不要觉得太奇怪。”

黛千寻笑:“赤司,当爹的感觉是不是很好?我又不是小孩子。”

过了几秒又问:“会有我吗?”

赤司似笑非笑,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挺愚蠢:“你说呢?”

“公私要分明。”黛千寻眯起眼,“你还不至于到那个地步。”

 

“好久没来了。”男人摘下帽子,拍了拍落在上面的零星雪花,仔细一看,原来还长着一张颇俊秀的脸。

相比于此人的泰然自若,身旁的倒霉同伴似乎更不愿涉足此地。

他有些不自然地拧了拧肩:“今吉先生,我们尾崎家名下的产业多得是……干嘛非选这一家?”尾崎少爷自然不信邪,只是上回搞出了人/命,如今还是心有余悸。眼下风波虽然压了下去,可女孩那双迷茫空洞的眼睛,近来时不时出现在梦里,搅得人不得安宁。

“我也就对这熟。”今吉嘴角微微一提,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酒也好喝。”

“是是,”尾崎不得已挤出一张笑脸,“这里也好,方便谈事。”

店门口挂着“今日歇业”的牌子,几人把门一关,叫被迫上班的酒保拿了几瓶酒,随即进了里屋。

 

“没事,其实我早就想好要辞职。”留美子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和高川聊着天。

“那你要去哪里工作?”高川担忧,“现在工作可不好找,应届毕业生可是一年比一年多……”

留美子莞尔一笑:“又不一定要工作……反正到最后不也还是结婚。不瞒你说,前些天我爸妈一直让我去相亲来着,有个男生人还不错。我想先试着处处看,顺利的话就是他了……”

显然是说给山下听的。

黛千寻轻轻地摇了摇头。

山下被扣了一个月的奖金,黛千寻挨了批评,不过是念在他是新人,意外地获得从轻处理。U盘被查出带有病/毒,直接导致资料被盗取。留美子作为U盘的提供者,获得了最严重的处罚。

“哎,她真的是其他公司派来的间/谍?”茶水间里,尾田一边冲泡着咖啡一边问。

黛千寻掏出兜里的饼干拍在他胸口:“吃吗?”

“哎。尾田接过,又想继续说下去,黛千寻转身闪进了厕所。

 

留美子走得很低调,正是年末最忙的时候,人人自顾不暇,于是谁也没说欢送会的事。高川提了一嘴,山下只冷冷地说:“等过了新年吧。”

半点没有之前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热络抬杠的影子。

黛千寻把文件放在山下面前:“我要去趟便利店。”

“顺便帮我买包烟。”

“有时间?我请你喝咖啡。”黛千寻在楼道里碰见拿着一堆个人物品的留美子,“要我帮忙吗?”

显然是刚哭过,眼睛还红着——女孩摇摇头:“没事。”

“前面新开的一家甜品店,听说挺好。”黛千寻帮她把拖着箱子,“不介意的话一块去?”

“不用这么客气。”留美子终究有些不好意思,“楼下便利店的咖啡就好了,你还要上班。”

“也好。”

“还热着。”黛千寻把咖啡递给她,又买了烟,见留美子不打开,又拿过咖啡,帮她开了。

“谢谢你请我。”留美子捧着喝了一口,透过玻璃看外面的世界。店里是暖的,出去却是漫天飞雪。

黛千寻没有回答她的话,却说:“下雪了。”

 

圣诞节快到了,这雪下得那么及时。

纷纷扬扬的雪寂静地落下,室内热气蒸腾,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是啊。”留美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着,平安夜约他出来玩。”

“他?”黛千寻反应过来,“不是说要去相亲?”

“这你也信。”留美子苦笑着,“你看到了吗,他……真是无情。”

黛千寻知道山下的处理方式确实太过冷淡。全程避之不及的态度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寒心。

然而这是职场的规则,山下的反应也绝非没有道理。

“值得吗?”黛千寻问。

她瘪了瘪嘴:“谁知道。”

“反正总是要走,”女孩喝了一口咖啡,“介不介意,我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问吧。”

留美子晃动着咖啡罐,残留在底部的咖啡已经有些凉:“别这么快就答应,要是回答不上来,岂不是很尴尬。”

“那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对方笑了,黛千寻的这种作风确实常让人开怀,因为坦诚,所以觉得没有太多暗藏的杀伤力。

“那我问了。你和赤司,是什么关系?”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尾崎的额角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近来他颇抗拒和人共处一室,尤其是今吉,此人仿佛一条巨蟒,冰冷,且带着剧毒。

“其他的我也都不再赘述,尾崎先生自然都懂。”今吉陷在巨大的真皮沙发里,带着蛇鳞般细纹的鞋尖轻轻点着毛绒地毯,“有件小事,我要必须跟尾崎先生确认一下。”

尾崎眼皮一跳,不设防对上今吉的眼神,触了电似的缩了回去。

“年轻人嘛,玩玩/女人,喝喝酒,撒撒疯,都很正常。”今吉向前微微探身,压低的声线如一柄磨得锋利的钢刀,找准了角度直击心脏,“我听说,那丫头死于‘用药过量’。”

空气微妙地凝滞一秒,继而又舒展开,仿佛一切不曾发生过。

“请问尾崎先生,你的药是从哪来的?”

尾崎猛地抬头,他在今吉的双眼里,看到了自己因恐惧而苍白丑陋的脸。

 

黛千寻被咖啡呛到,闷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赤司?”

“是他吧?”留美子斟酌着措辞,“你的……女……男朋友?”

“不是。”黛千寻摇头,“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随即又补上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话越说越不对劲,最后只好仓促地结尾,“真的,我和赤司没什么关系。”

对方似乎有些失落:“……那是我多心了。”

“以后少关注点八卦,浪费时间。”黛千寻看着玻璃窗外的世界,往来行人,步履匆忙,“注意防着点人,职场没有那么简单。”

留美子苦笑:“我还应该继续工作吗?”

“当然了,只要你想。养活自己,创造一点价值……就算找了个相当不错的老公,有份工作,你也有了随时能够离开他的勇气。”

女孩似懂非懂,只盯着咖啡,半晌才点点头。

“我先回去了,”黛千寻起身,“旷工太久,老头子们又要叫了。”

“祝你工作顺利。”留美子说。

“你也是。”黛千寻笑了笑,“记得给U盘杀杀毒。”

 

“你也下班吧。”黑木正百无聊赖地守着柜台,不多时,方才进入里屋的几人又走了出来。他冲尾崎点了点头,尾崎却好似不认识似的,避开了视线。

“黑木先生是吧?”那个眯眼的男人瞄了一眼他胸前的名牌,“听说,你的解酒药很有名?”

黑木身体一僵,过了几秒,才勉强挤出笑容:“我只是一个卖酒的……”

不等他说完,今吉使了个眼色,几名保镖已然轻而易举将酒保拿下。

“尾、尾崎先生……”黑木身形干枯瘦小,整个人被丢在地上,仿佛一个破布袋。

尾崎哪还敢出声,缩在一旁装聋作哑。

“说吧,你的药在哪里?”冰冷的脚尖,抬起黑木的下巴。

“……还是要我们亲自搜?”

 

“听说你们部门走人了?”

刚和失业女青年畅谈完人生,青柳一封邮件召唤,就把黛千寻从死气沉沉的办公室里解救了出来。

“你不是休假去了吗?”黛千寻捧着热茶。青柳是重度茶叶成/瘾,上他这儿来,别的不敢保证,好茶却一定会有。

“还早呢。”青柳把一张邀请函递给他,“有没有兴趣?”

黛千寻瞥了一眼:“你找错人了。”

“别急着否定。”青柳笑着喝了口茶,“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看出来,你挺有天分,光给我看稿……当然我不是说你们工作不好。但是吧,你要是哪天和你那位闹翻了,你……打算怎么办?”

青柳说得再直白不过,黛千寻不傻,自然也明白他的好意。

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现在这份工作,他会做到天长地久。

犹豫了半天,张口却还是:“我这么多年,只会看不会写,让我吃这碗饭,恐怕……”

青柳伸手截断了他的话:“我现在只想问你,你想试试,走这条路吗?”

黛千寻心里猛地一震。

 

“一步走错,步步错。”小塑料袋砸在脸上并不疼,心脏却因为过度紧张而揪得慌。黑木的脸擦着瓷砖地板,由里到外,一片寒凉。

“今吉先生。”推开上层酒架的酒瓶,一只在暗夜中窥探的眼终于暴露。

“不错嘛,”今吉冲尾崎笑了笑,“这你怎么解释?”

尾崎大惊失色:“今吉先生,这……”支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让黑木老实背了这锅,“混账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我……”半句话还未出口,黑木忽然被拎起,腾空的陌生感让他更加忙乱,对着抵在喉咙口的刀尖,双眼一闭,声线发颤,“我说!我说……那天,有个来喝酒的客人……交给我的!”

“是谁?”手腕一抖,刀尖在脖颈处劈开一道细细的血流。

细密的疼痛让黑木浑身的血液登时凉了大半:“我不认识……但、但是!他们一大帮人,好像是红叶书店的人——”

今吉想了想,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抵到黑木眼前:“是他吗?”

受了过多惊吓的酒保看着有些模糊的画面,愣了几秒,随即瞪圆了浑浊的双眼:“是,是是,就是他——!”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