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8.请君入瓮

酒场如战场,当同桌的几个酒疯子开始拼酒时,黛千寻抓着机会去了卫生间。

这可比婚宴大堂有趣多了。几个醉汉抱着马桶,吐得昏天暗地感人肺腑;有性急的,把他人婚宴当成了猎艳场。黛千寻瞥见一只女人的高跟鞋丢在外面,隔间的门锁着,传出不雅的声响。

他捏着鼻子走了出去,安全出口直通阳台,想也没想便推开了门。

抽着烟的女人听到声响猛地回头,见是他,语气又温和了点,没了往日的居高临下:“不去玩?”

 

“最近一天几根?或者说,几包?”黛千寻皱着眉挥了挥,他最受不了的一点,就是这帮家伙,嗜烟如命。

“烦。”桃井手腕轻抖,烟灰带着火星坠地,“你以前可没这么啰嗦。”

“我说过我讨厌烟味。”

“我先来的,我说了算。”桃井瞥了他一眼,“我现在心情可糟得很。”

“这么生气。”黛千寻冲着夜空笑了笑,“你也结一个啊。”

“我?跟谁?”桃井吸烟的样子和相田很像,又狠又急。话说回来,她那些臭毛病差不多也都是相田带出来的。

一个名字差点冒出,黛千寻急忙狠狠咽下。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女人的底线都不可触碰。

他可不想让自己死得太难看。

“爱情是一回事,婚姻是一回事。”黛千寻说,“就算没有这两者,对自己好一点,也不过分吧。”

“看来你的总裁对你相当不错啊,对爱情都有了这么深刻的见解。”桃井吞云吐雾,“今晚出来跟你家总裁说了没?可别让人把我的地盘给抄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能。”桃井指了指外面,“看在我们曾经共事的份上……下去吧,可别在我的地盘上打起来。”

 

黛千寻只往外看了一眼,急忙下楼。

“怎么回事?”他认得为首的那几个,清一色的黑西装大背头,个子最高的那个,常年一副墨镜,脸上一道长疤。

“黛先生。”见到了人,长疤一见黛千寻,手一摆,后面几人立即收了手,“赤司先生请您回去。”

银灰色的雷克萨斯停在不远处,黛千寻叹了口气:“知道了。”

几人让出一条道路,黛千寻往前跨出几步,扭头冲那几个小弟:“冒犯了,对不住。”

守在外面的小弟都是这一两年才入的组,没一个知道黛千寻什么背景。本来沾着老大的光在外面吃喝打牌好不快活,几个黑西装一搅和,还伤了几个兄弟,别提多郁闷。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张着嘴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等人走远了,才回过神来打听,除了上头那几个老大,还有谁能带着那么多保镖出来走动。

 

“赤司先生……在家?”黛千寻憋了半天,才问了一句。

开车的是格雷。后面的那辆车还跟着黑西装们,一个个严阵以待,规格堪比运钞车。黛千寻只觉得气氛沉闷,车开了一半发现外套还落在桃井那儿,也没勇气让格雷折回去拿。

“您到家就知道了。” 

黛千寻往后一靠,想着自己在赤司手上大约会有几种死法。

 

“去哪了?”赤司在客厅里,手里翻着的是今天的报纸。

“一个朋友的婚宴。”黛千寻站在门口,一时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赤司放下报纸:“我不知道你还有朋友。”

“那我岂不是太失败。”黛千寻知道赤司大约还气着,语气就矮了下去,“对不起,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忘了跟你说。”

赤司合上报纸,脸上是淡淡的笑:“该说对不起的好像应该是我。我们黛先生很忙,以后我也要打电话预约了。”

黛千寻不知该怎么答。赤司这哪是道歉,分明就是要他进一步承认错误。

“对不起。”黛千寻低着头,“没有下回。”

令人窒息的沉默。空荡荡的客厅里,人都不知哪儿去了。黛千寻闭了闭眼,又继续:“您要怎么惩罚?如果能让您消气,做什么,我都愿意。”

赤司闻言沉默,过了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身:“那上楼吧。”

“去洗澡。”赤司背对着他,“别让我等太久。”

 

“该死!”男人点燃一支烟,闭起已经泛起血丝的双眼,“真他妈难搞……”

樱井从外面风尘仆仆地进来,一手一大袋汉堡薯条:“夜宵来了——”

“哎哟小樱井你真是天使……”几位警官伸长懒腰,“累死我了,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案啊!”

“哎,虽然没有突破性进展,但好歹也有一点进展嘛!”樱井给同事分发着食物,“老大。”

“嗯?”青峰挑了挑眉,“怎么了?”

“咖啡还是可乐?”

“可……算了,咖啡吧。”青峰叹了口气,“你怎么看?”

“啊?”樱井愣了愣,“看、看什么?”

“案子。”青峰敲了敲桌面,声量也不由得往上拔,“樱井,你是个警官!不是送外卖的!”

“好了好了老大,干嘛凶小樱井嘛!先吃东西要紧……”

“那个,老大……”樱井再度开了口。

“怎么?”青峰不耐烦地抬头。

“你是不是,真的要找那个人?”

 

“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黛千寻擦着脸上的水珠。

冲澡的时候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着靠在沙发上翻书的赤司又不免有些忐忑:“至于这样吗?”

赤司抬眼看了眼黛千寻:“我不喜欢别人俯视我。”

黛千寻叹了口气,膝盖一屈,半跪在床边。他小心地捧起赤司的手,移到唇边吻了吻:“那这样可以吗?”

赤司抓了抓黛千寻的手心,声音从黛千寻的头顶传来:“昨天刚做过,还没恢复吧。”

他又看不到,怎么知道?黛千寻有些恼,脸上烧了起来,嘴上却还强撑着:“可以。”

“算了。”赤司拍了拍他的脸,示意他起身。黛千寻却不动,笑容坦然:“我的嘴也好得很,不试试?”

眼神灼热,仿佛烟头上坠落的火星,在黑暗中烫出耀眼的伤口。赤司看了看他,视线分散又重新聚合,他没有拒绝。

 

他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没有抗拒和排斥,从赤司那里不断得到想要的反馈,动作也越加卖力。

赤司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时轻时重地抓着他。直到最后,他甚至来不及撤出。黛千寻抹了抹嘴角的劳动成果,又仿佛虔诚的奴仆,履行仪式般吻了吻赤司抚上他脸颊的手。

赤司拍了拍他的脸。

 

“怎么样?”黛千寻问。

“技术不错。”赤司站起身,穿好裤子,“有经验?”

黛千寻还半跪着,笑了笑:“还气吗?”

赤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过了半天才说:“黛千寻,你究竟把自己当成了什么?”

“这重要吗?”黛千寻避开赤司的目光,“不然我该认为自己是什么?或者我应该这样问,赤司先生,你希望我把自己,当成什么?”

赤司觉得自己大概是烧坏了脑子。

 

黛千寻大概就和其他的男孩子没什么两样,可他就是希望黛千寻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十几年前的事现在哪里还记得清楚。当初头脑一热把人救下,多少怀着重温旧梦的心思。

可随着相处渐久,发现道路已经渐渐偏远。 

赤司半天没有说话。

黛千寻也深觉自己大概有些过分。他们之间,本该做到宾主尽欢。

 

他撑着床垫,勉强站起,左腿有些发麻。赤司还是站着,黛千寻只好过去搂了搂他:“……对不起。”

“你怎么总说对不起?”赤司觉得好笑,“你本来就没做错什么。”

“让你说这种话,就是我做错了。”黛千寻试着去吻赤司的脖颈。

“这么怕我?”赤司不回避对方的示好,心思却往下坠。

“当然。”黛千寻说,“这世上处处奉行着弱肉强食的原则。你是强者,我自然听你的。”

“这么乖?”赤司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那这样,这周结束前,在我公司,挑个位置。”

“嗯?”黛千寻歪了歪头。

“你见过西冈了?”赤司从桌面上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手,“你也知道,我不是慈善家,我这里可没有吃白饭的人。”

“那我的工钱不还是你开?”黛千寻松开赤司,“有什么差别……是我技术不好?”

于是还要再压榨一份劳动力,才不觉得亏。

“我有我的规矩。每个人都要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把纸巾团成一团,随手抛进了垃圾桶。赤司扭头看了他一眼,“回头我会让西冈送一份职位表给你,合适的岗位你选一个。当然,你要是不想在我公司,想做什么,自己去找。有困难的,可以找我帮忙。还有什么问题?”

“明天下午,我要去趟书店。”

“准了。”赤司进了淋浴间,“明天晚上我有事。这种小事,你就不必向我汇报了。”

 

青峰大辉不耐烦地皱眉。

上次踏进书店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性感女主播新出的写真集摆在最外头,嗯,书店人多,适合掩人耳目,倒是非常适合做碰头地点。

青峰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浏览各色书目,一边缓步踱到轻小说区。他很少接触这些小说,随手拿起一本,封面倒是蛮可爱的。

“借过。”青峰一回头,擦着肩,黛千寻将一枚卡片轻轻拍进他垂下的手掌:伯恩斯酒吧。

“我说,干嘛还专程跑到这儿来?”

书店大楼后面有条小巷,白天看着普通,到了晚上,就是有名的酒吧街。由于被大楼挡着,后面又是一小片居民区,一般人不会往这边走。青峰和黛千寻一前一后到了酒吧,店门关着,四周无人经过。

黛千寻靠在硕大的酒瓶招牌,摘下眼镜。

“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近视了?”青峰笑了笑,“还挺像那么回事。”

“警方现在毫无头绪吧。”黛千寻从前兜里掏出眼镜布,“说是有了新线索,我看你那样子,可没一点干劲。”

“就你聪明。怎么不来做警察?”青峰撇了撇嘴,“找我来就是为了奚落我?”

“当然不是。青峰,”黛千寻重新戴上了眼镜,“你们很快就会有新线索,但那是某人要你们知道的。”

青峰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黛千寻继续,“我会告诉你们线索,但是你知道,我从不乐于助人。”

“除非交易。”

“聪明。”黛千寻打了个响指,“我保你能把这个案子办得漂漂亮亮。警官,上头很重视吧?”

青峰大辉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纯直男,但有时候又不得不感慨这年头的男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漂亮。

樱井那个女子力爆棚的小蘑菇不用提。就连眼前这个,明知年纪比他长、背景乱七八糟、戴上眼镜就是斯文败类的家伙,在这种相当糟糕的环境下,竟然还会分神觉得这家伙挺有魅力。

也许是线索的魅力吧。

 

“还有一个问题。”青峰皱着眉,看着这个比自己要矮上一截的男人,“我要怎么知道,你给的消息就是对的?”

“很简单。”黛千寻歪头看向别处,“我需要活命。”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