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同人】深海游戏

6.君子有瘾

“你还没吃?”黛千寻问。

“没,忙到现在。”赤司扬了扬手中的发蜡瓶,“给你喷点儿?头发乱糟糟的。”

黛千寻顺从地低下头:“别太多。”

赤司没回答他,只伸手摸了摸黛千寻的头发,异常地柔软,像小动物的绒毛。

他笑了笑。

传说中强硬铁血的黛千寻,此刻微低着头,仿佛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的仆从。想来这人不是过刚易折的典型,恰恰相反,最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放下身段。

赤司挤了点发胶,帮黛千寻打理好头发:“好了。”

黛千寻抬起头来:“谢谢。”

对方指尖尚未离开,顺着发梢滑下,轻轻碰了碰黛千寻的脸,黛千寻不由得一僵。

 

赤司顿了顿,收回手,挤了点免洗洗手液搓了搓:“我朋友……的朋友新开了家店,今晚过去捧捧场。”

赤司还有朋友?

黛千寻觉得有些新奇。若非要说他和赤司有什么共同点,大概就是他俩的朋友,恐怕都是难以想象的存在。

黛千寻按住疑问,点了点头。

 

临江而建的仿古建筑,老远处就看见通明灯火。门口两侧一溜圈花篮,姹紫嫣红团团锦簇,看得出前来捧场的人不少。

生意不错,还没进门就灌了满耳喧嚣,黛千寻跟着赤司下了车,老板消息算是灵通,还没踏进门,人就迎了出来。

“哎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出门迎客的老板身材高大,漆发墨眼,眉眼与本邦人别无二致,说话的腔调却刚硬许多,听着有些奇怪。

“我答应的,当然会来。紫原可天天跟我说你家的店——刘老板,生意可好?”赤司不拿架子,跟着老板往店里走,刘姓老板冲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在他们上楼前,包厢被迅速腾出一间,茶水点心也一应备好。

“还不错,多亏了地段好,这回也全靠了大家支持,”刘笑眯眯地说,目光顺着赤司一路飘后,停在黛千寻身上,笑容不变,“这位是……”

黛千寻只得自报了姓名。

“你就是传说中的……”刘伟狭长的双眼瞬间微微睁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黛先生,幸会幸会!要是吃着喜欢,以后可要常来。”说着从怀里掏出名片,毕恭毕敬地递上一张。

黛千寻有些意外,看了赤司一眼,只得伸手接了。

赤司笑:“刘老板,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马上,马上!”刘老板马上把人请进包厢,“我给你们上菜。”

 

赤司径直把菜单递给黛千寻:“想吃什么?你看着点。”又扭头冲刘伟,“不劳烦你亲自上菜了,你忙你的去。我刚才可看见,铃木议长的公子也来了。”

刘伟知道赤司嫌他碍事,寒暄了几句才圆润地告退,黛千寻笑着摇了摇菜单:“恭维一盘,八卦两碗?”

赤司笑了:“生意人,难免这样。听说他们家的蟹黄粥不错,尝尝?”

“行啊,”黛千寻翻看着菜单,“你天天这么晚才吃?”

“不一定。”赤司笑着倒了茶,“幸运的时候才能吃上两口,有时候想吃还吃不上。”

“那你的助理一定不合格。”

赤司看了看黛千寻点的菜,嘴角微扬,远处的服务员在想听八卦但又想藏起自己之间摇摆纠结,见赤司一招手,才赶紧过来,接菜单的手都是抖的。

这可是大人物!活生生的!近在咫尺的大人物!电视上才能见到的!

何况赤司还冲她一笑,小姑娘拿着菜单连路都不会走了。

黛千寻撇了撇嘴。

“吃醋了?”赤司扭头又冲他笑。

 

“哗啦啦——”一阵盘碗摔碎的脆响,将宁静的氛围撕破了一个口子,抖进冷风。

赤司与黛千寻对视一眼:“刘老板有麻烦了。”

“去看看?”

赤司起身,将包厢门拉开一道缝。恰好是对门包厢,几个服务员道歉的道歉,收拾的收拾,刘老板也赶了过来。中间一个年轻男人被几个同伴架住,唯恐他再拿盘碗开刀。

“客人喝醉了。”他看了一眼,“这家伙……又撒酒疯。”

“我看看。”黛千寻贴着门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

“怎么了?”赤司察觉到他脸色微异,拍肩,“刘老板自己会处理。”

黛千寻又看了一眼,才重新入了座:“那人你认识?”

“不算熟,但偶有往来。尾崎家族的大公子——有什么问题?”

 

刘伟这人虽然多嘴多舌,但他店里的饭菜还算是好吃,可贵的是上菜也快。

砂锅好大一个,看着笨重,里面的粥还是滚着的。不惜本金似的撒了蟹黄和鲜虾,铁勺一舀,满满的都是作料,看着都鲜。

赤司先舀了一碗,直接推在黛千寻面前,又伸手拿了黛千寻的碗,才给自己盛粥。

黛千寻不知道是被粥暖到了胃,还是被这份疑似恋爱的酸臭味熏昏了头脑,竟然颇有些享受起来。

“这菜怎么炒的,这么香?”黛千寻刚开始矜持,觉得自己应该不饿,现在捧着碗不愿放筷子,简直要给自己打上一百八十回脸。

“油放多了。”赤司闻了闻,微皱眉头,“太油腻了,你可得少吃点。”

黛千寻把他的话当耳旁风:“这家店不错,以后可以常来。”

“就是隔音差了点。”赤司笑了一声,压低声音,“千寻,你还没告诉我,尾崎到底怎么了?”

 

黛千寻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

到底躲不过赤司的眼睛。

“他那样子……不是喝醉了。”修长的手指将纸巾捏成小球,像是一颗小型炸弹,下一秒就要炸得人粉身碎骨。

“……是‘药’吃多了。”

赤司沉默良久:“你怎么知道?”

“赤司,难道你没看过我的简历?”黛千寻靠着椅背,笑容疲倦,“这样的人我见过太多。”

赤司点点头:“那件事就当没看到。一会儿吃完了,我想去你那休息。”

“休息?”黛千寻愣了一下。

“怎么了?”赤司看了他一眼,黛千寻的反应实在有些有趣,“黛先生不欢迎?”

“我怎么敢。”很快抹去脸上的错愕,黛千寻坦然地笑笑,“多谢惠顾。”

 

临走前刘老板又亲自送别,赠了两张VIP金卡,说了一筐客套话,目送车子开出老远,才依依不舍撤回店内。

车子往前开了一会儿,却不走直接回去的那条路线。正要发问,赤司先开了口:“先散散步,不介意吧?”

“要我陪你吗?”黛千寻被暖风薰得晕晕沉沉,脸也不自觉热了起来,他将车窗摇下一点,微冷的风钻进车厢,吹得人精神一震。

“你要愿意,当然可以。”赤司似笑非笑,“不过前面,可有点黑。”

“难道你认为我怕黑?”等车子停了下来,黛千寻率先下车,又替赤司开了车门,“请吧。”

赤司笑了:“你当然什么都不怕。”

 

这段路实在不怎么样。

灯光昏昏暗暗,像一枚枚发霉的鸡蛋黄。修了一半的栈道时隐时现,两旁杂草丛生,直绵延到远处的悬崖峭壁。下面暗潮汹涌的,就是青黑色的夜海。

“走吧。”赤司吩咐格雷原地等他们,伸手拍了拍黛千寻的肩。

跟着他,踩过一片杂草丛,枯枝败叶发出沙沙的闷响。越是靠近,海浪声越是喧腾地涌入耳道。

还有从下车就察觉到的海腥味,这会儿越加浓烈。脚下的木栈道发出嘎吱的响声,像是破碎的骨骼。

这里白天大约是施工现场,黛千寻环视了一周,夜色太浓,看不清个所以然。这儿离商贸中心不远,要是能开发起来,这一带的地皮的起拍价起码翻番。

“是不是还不错?”赤司倚靠在栏边,语气颇为得意,“上游再弄几家酒店,浅湾处做景点开发,人人都觉得这是不毛之地,谁想到,里面藏着大金矿?”

“厉害。”黛千寻知道这大约就是赫赫有名的“金湾”项目,他不是傻子,新闻还是会关注,这座城市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得不比任何人少。

可笑的职业习惯。

 

赤司没说什么。在木栈道上走了两步,伸手指了指天上的圆月:“这月亮好看不好看?”

“好看。”黛千寻抬头眯着眼,“就当是买个赏月的好地方,也算是值了。”

“不骗我?”

“骗你干嘛?”黛千寻笑了,月亮确实很美,他犯不着为这点小事说谎。

赤司手撑着扶栏,俯瞰着幽深的海水:“再走走吧,明年年中这里就要完工了。到时候,带你来看,肯定又不一样。”

“是吗?好。”黛千寻笑着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赤司在前面走着,留给黛千寻一个背影,“别想那么多。”

“本性如此。”黛千寻耸耸肩,“不能怪我。”

“看到那块大礁石了没?就走到那儿吧,再下面,可就没路了。”

 

黛千寻呼出一口气。在深黑色的夜里,淡淡的白雾很快消失不见。

没有灯光矫饰,更没有乐声作陪。岸边漆黑的礁石像是巨人的头颅,浪潮拍岸,发出阵阵声响。

“千寻……”看着深海的男人似有感慨,“你从以前就是这样。”

“这话说得……我们好像也没认识多久?”黛千寻不置可否。

“如果从十几年前算起,”赤司转过身,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抚摩过光鲜整洁的外套,有些冰凉的手指触碰在黛千寻裸/露在空气中的脖子上,“那也算是很久了。”

指尖按住黛千寻的喉结,黛千寻咽了咽口水。

顿了两三秒,黛千寻低头,顺从地揽过赤司的腰,低哑的声线划过对方的耳畔:“你想了解,什么时候都不算晚……不如,就今晚?”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