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赤黛】夢現 #06

太可爱了这一章!小鸟们笑死我( •̀∀•́ )入了赤黛股!

《腦髓地獄》也很棒!:

閲前聲明:
本文為《黑子的籃球》的同人文。
CP為 赤司征十郎X黛千尋。
守護靈一律用【……】説話
‌會涉及死亡梗。
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角色死亡。
複數 (?)的重要角色和小動物們上線。
又刀又糖的非日常故事。
OOC預警。
略帶科普成分的小劇場。


OK?


\


「嗶嗶,赤司醬終於抱到黛醬啦!餅乾醬好開心啊!」


「啞啞,小餅乾也别太開心啦!小赤司司和小黛黛還只是在暗戀對方啦!隨時會……啞!好痛!小勃朗峰!别啄我啞!」


「吱吱!巧克力妳個烏鴉嘴!別亂説好不好!難得姐姐我又入了很多赤黛的股份!」


「啞。但,我是烏鴉嘛!當然是用烏鴉嘴説話啦!啞啞!」


「嗶嗶,勃朗峰醬和巧克力醬就先别吵架啦!專心吃眼前的雙份赤黛糧啦!」


「吱吱!」


「啞啞!」


大少爺先生皺着眉頭,用手按着自己有點發痛的太陽穴。


【大少爺,沒事嗎?你怎麼了?】


【征十郎哥哥?】


大少爺先生倏地清醒過來,對上黛先生和小少爺先生擔憂的眼神,搖頭:【你們有沒有聽到一些女性的聲音?】


大少爺先生看到這兩人一臉茫然,得出結論——「似乎只有自己能聽到那些聲音」。


小少爺先生輕輕地活動了一下頭部,看到辦公桌後方的窗户邊站着三隻小鳥,正在嘰嘰喳喳地叫着。


小少爺先生壓低聲線:【征十郎哥哥,現在還聽到女人們的聲音嗎?】


小少爺先生見大少爺先生點頭,便蹙起眉頭:【我看不到有女人們,可我倒是看到有三隻小鳥站在後方的窗户邊,正嘰嘰喳喳地叫着。】


【其中一隻是不是烏鴉?】


小少爺先生點頭:【還有一隻麻雀和一隻畫眉。】


大少爺先生忍着頭痛,放下按着太陽穴的手:【我好像聽得懂牠們在説甚麼。】


小少爺先生微皺起眉頭:【那牠們現在在説甚麼。】


【「吃赤黛糧的時間到了,還是雙份啦」、「拆赤黛者、死」、「今天是赤黛黨的勝利」之類。】


【牠們看得見我們。呵,有趣。】


【是真正的腐生物。】


【真是的。】大少爺先生搖頭,【你們也太輕易就接受到了吧。】慢悠悠地從黛先生身上離開。


【是大少爺你的接受能力較弱而已。】黛先生握住大少爺先生伸出的手,借力站起來,【「主人翁可以聽得懂動物的説話」這種事,在輕小説内可是非常普通。】


【可以聽得懂動物的説話,不是很好嗎?」小少爺先生站起來,按摩自己有點酸軟的膝蓋,【可以知道雪丸的想法。】


大少爺先生露出微笑:【的確如此。嗯,真想可以快點和雪丸聊天。】


【話説你們的相擁姿勢也維持了一段頗長的時間。】黛先生翻了個白眼,【辦公椅也在發出悲鳴了。】


「嗶——!大黛醬那嫌棄的眼神和小黛醬那淚光閃閃的雙眼好棒啊——!」


「吱!餅乾!冷、冷靜下來!」


「啞啞!小勃朗峰快點幫忙阻止小餅乾!」


巧克力是烏鴉。


勃朗峰是麻雀。


餅乾是畫眉。


小少爺先生見那隻畫眉用力地拍動雙翼推倒旁邊的麻雀和烏鴉後,便迅速進入Zone,幾個箭步走到了黛先生的旁邊。


在畫眉正要飛起來的時候,小少爺先生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一些文具正飄浮起來。


還坐在赤司大腿上的黛身體一晃。


「黛?」


下一瞬間,黛伸出手,迅速並用力抓住畫眉;那些文具不單懸浮起來,鋭利的位置還指向畫眉,彷彿下一秒就要貫穿畫眉的身體。


「臭小鳥。你想對千尋做甚麼。」


【你想對小黛做甚麼。】


「……」


為何黛會發出和他性格不符的冰冷的聲音……?


赤司視線向下移,看到黛的腳下有兩道影子。


是附身嗎?


【千尋、阿征,你們先冷靜下來。巧克力小姐、勃朗峰小姐和餅乾小姐,她們都是赤黛教的信徒。餅乾小姐她只是太過激動而已。】


麻雀和烏鴉朝大少爺先生用力地點頭。


黛先生呼了口氣,把那些懸浮起來的文具放回合適的位置。


「嘖。」黛發出咂嘴聲後,便鬆開抓住畫眉的手,小少爺先生離開黛的身體,【抱歉,小千尋,沒經過你的同意就擅自佔用你的身體。】


「嗯……」


畫眉倒在地上,發出虛弱的叫聲:「嗶……好幸福……」


麻雀和烏鴉飛到畫眉身邊,嘰嘰喳喳地叫。


「吱!餅乾,妳太衝動了!只要餅乾還身為赤黛教的一份子,妳就是不能夠騷擾赤司和黛二人的生活的吱!也不能夠令他們感到困擾吱!」


「啞!沒錯!小餅乾,妳的修行還不夠!」


「嗶……但是……」


「「沒有但是!」」


畫眉躺在地上,被麻雀和烏鴉拽去一邊進行深層次的思想教育,其主要内容包括「赤黛教的宗旨」。


麻雀和烏鴉「教訓」完畫眉後,先後向赤黛三魂二人道歉,便又拽着畫眉飛走了。


大少爺先生望向掛在牆上的時鐘:【小赤司和小黛也是時候要回課室上課。】


「我和黛先回課室上課。」赤司收拾好文件,「三位,請自便。」便拍了拍黛的後背,要黛下來。


黛低語:「原來這就是進入Zone的感覺啊……」和赤司一同離開學生會辦公室。


【千尋。和我們一起到帝光約會。】


【千尋應該沒來過帝光吧,你想參觀帝光嗎?我們可以作千尋的嚮導喔。】


赤司先生們一同向黛先生發出邀請。下一瞬間,兩位赤司先生交叉雙臂,看着對方。再下一瞬間,他們作出攻擊的姿勢,並開始左右移動着。


喂喂,不就是約會嗎?有必要在這種情況下用Ankle Breaker嗎?真是的……你們也太孩子氣吧?


【哼。想和千尋約會,就光明正大地邀請千尋。】


【阿征。我們可是成熟的大人。】


【嘖。】


【不要咂嘴,很沒禮貌。】


黛先生看到兩位赤司先生加速左右移動的時候,有一瞬間是想跳窗離開。


你們還真的要用Ankle Breaker來打架啊?喂喂,還要用「天帝之眼」!成熟呢?赤司征十郎的成熟呢?被吃掉了嗎?難不成赤司征十郎式的成熟表現就是用Ankle Breaker配合「天帝之眼」來打架?


黛先生用手指按壓自己的眉心。


啊。對了。


黛先生打了個響指,看着空空如也的西裝口袋,閉上雙眼,想象俺赤嘰、僕赤嘰和黛嘰。他往西裝口袋内探索着,摸到幾個軟綿綿的東西。


黛先生把它們拿出來。


啊,果然。就算如何去想象,也只能得出沒生命的東西。


是布偶。


不過,已經足夠了。


黛先生再次閉上雙眼,努力想象帝光的夏季男生制服。


如果赤司穿女生制服的話……打住打住,赤司他才不會穿……


【赤司,我身上的帝光制服有沒有甚麼不妥當的地方?】


【千尋,你到底在説甚麼?】


【嗯?】


赤司先生們一同停下左右移動的步伐,側頭看向身穿帝光夏季制服的黛先生。


一片沉默。


【怎麼啊你們?】


黛先生一睜開雙眼,就看到赤司先生們用捕食者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好像打開了……不能打開的……門。


【原來千尋是有穿女裝的癖好嗎?連直長的假髮也準備了呢。千尋好可愛喔。】


【對千尋而言,校裙有點過短。不過,千尋的確好可愛。】


黛先生垂頭下看,發現自己的確身穿着帝光的夏季制服,不過是女生的制服。


好……好羞耻!


黛先生立刻穿到辦公桌中間,蹲下身,躲在辦公桌底下,弓着身,雙腿並攏,抱膝坐在地上,背對着赤司先生們。


千尋他是生氣了嗎?我是不是説得太過份了?我是不是應該向千尋道歉?


不。千尋他只是覺得太羞耻,在鬧別扭而已。沒事的,放心吧。


所以,千尋是正處於類似「貓咪炸毛」的狀態吧。


嗯,我們去為千尋喵順毛吧。


【千尋。能不能告訴我們,要怎樣做才可以極速換裝?】


【……】


【千尋。】


【嗚……】


唔……赤司那傢伙……明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語調……太犯規了……


黛先生聽到赤司先生們那略帶顫抖的聲線,咬了咬下唇:【我們沒有實體,所以衣服啊、配件啊、總之是沒生命的東西都可以自由自在地想象出來。】


又一片沉默。


【阿征。你很有「西洋大小姐」的感覺喔。】


【征十郎哥哥。你也不遑多讓,很有「平安時代公主」的感覺喔。】


甚麼「西洋大小姐」?甚麼「平安時代公主」?


該、該不會是?!


【那、那個。小少爺和大少爺你們,該不會分別是「卷髮」和「垂髮」吧?】


赤司先生們一同發出輕笑聲。


是、是在取笑我吧!


【我們才不是取笑千尋你喔。千尋只憑着極少的線索就得知我們的髮型,真的很厲害喔。】


【千尋。要看我們的女裝嗎?】


【要看。】


黛先生立刻從辦公桌中間探頭出來,只見赤司先生們也身穿帝光的女生夏季制服。


【赤司,你不覺得這很有違和感嗎?你穿女裝完全是人設崩壞啊。】黛先生站起來,揉着眉心,【而且,我可是已經40歲的中年人啊,會被人當是變態啊。】


小少爺先生撫摸着黛先生的臉頰:【千尋怎可能是變態呢。就算是,也是屬於我們的變態。】


大少爺先生輕輕地握住黛先生那低垂在身旁的手:【千尋,現在的我們只是近似「守護靈」之類的存在,我們已經不再需要在乎世俗的眼光了喔。】


【……隨便你們。】


赤司先生們握住黛先生的手,一同跳窗離開。


在他們一同漫步在帝光校園的時候,身後傳來一把尖細焦慮的聲音。


「小紅茶!妳在哪裏啊!小紅茶!」


一隻小鳥飛到黛先生他們面前:「對不起喵。請問你們有看到一隻左前腳有殘缺和尾巴歪歪曲曲的三色貓嗎?小紅茶她是非常喜歡喝茶的典型三色貓喔喵!」


那是一隻有着橘紅腦袋,灰撲撲的羽毛,尾巴又黑又長如同箭羽,腿既細又長的小鳥。


喂喂,那身姿根本就是寶可夢——「小箭雀」啊。


「小箭雀」?難道牠不是知更鳥嗎?


「小箭雀」的確是知更鳥寶可夢。所以,征十郎哥哥並沒有説錯。


而且,貓可以喝茶嗎?


應該是不能。


可是,這個世界那麼玄幻,也不是不能。


「小箭雀」見黛先生他們搖頭,又急得圍着他們三魂飛來飛去:「小紅茶!小紅茶!小紅茶!」


「吵死貓了,卡特。」


一隻身形消瘦、左前腳殘缺,右耳像被野獸咬過一樣殘破不堪,以及尾巴歪歪曲曲的三色貓,從卡特的影子内探出身來:「實在太擔心妳會迷路,只好使用『影遁』來找妳。」


「小紅茶,對不起!讓妳擔心了喵!」


「算了算了。卡特沒受傷就好了。那,你們三個還站在這裏打算做甚麼。」


即使三色貓語氣近乎惡劣,大少爺先生亦露出得體的笑容:【我們只是在想,若卡特小姐和紅茶小姐需要我們的協助的話,我們會……】


「青年A。青年S。中年M。我不需要你們的協助。」


【可是,紅茶小姐妳的左前……】


「閉嘴。」紅茶那雙金色雙瞳閃着金色的光,鋸狀般的牙齒幾乎撕裂至耳朵的位置:「笨蛋們,別和我有任何交流啊。讀者們會厭倦的。」


「呼呼。」卡特發生輕笑聲,「小紅茶達成『打破第四面牆』的成就了喵!」


「哼。」


「小紅茶好像比之前更尖酸刻薄呢!是因為『茶葉不足』喵?」


「啊,説起來就很不爽啊!」紅茶抬起頭,露出凶惡的表情瞪着天空,「就是某個『看了就讓貓反胃,不愉快到極點』該死的水果混蛋!説我用在茶葉的費用過多,要我節省一點!」


卡特點頭:「我完全同意小紅茶的説法喵。我現在購買小魚乾的經費一下子縮小了好幾倍,現在只好吃些不同口味的魚罐頭。唉,光是提起那傢伙的名字,我就一身鳥羽疙瘩了喵。」


「啊啊,我的這隻耳朵就是那混蛋的傑作!該死……下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要把那混蛋擰成麻花。」


紅茶就像念咒文似的,不斷地碎碎唸。


赤司,我們是不是應該撤退?我總覺得要是我們不小心惹這隻三色貓不高興的話,我們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千尋,放心吧。我和征十郎哥哥會保護你的。


小少爺!並不是這種問題!我相信這隻暴力貓一生氣起來,牠肯定會把我們的内臟都擰出來!


只要不惹紅茶小姐生氣,不就可以了嗎?剛才卡特小姐也説過,紅茶小姐只是因為處於「茶葉不足」的狀態才會如此不可理喻。


關鍵詞是「茶葉」。好,我現在就把阿薩姆茶葉想象出來。


阿征,沖泡紅茶的茶具,就交給我處理吧。


啊,不愧是上流貴族啊。算了算了,我去把小魚乾想象出來吧。明明是鳥類,卻叫作「卡特」,還用「喵」來作句子結尾。……也許我可以和這隻小鳥成為朋友。


唔!這種淡淡的麥芽香是、是!阿薩姆茶葉!


「青年S。把阿薩姆茶葉交出來。」


那股腔調,除了剛才的惡劣之外,更添加了一道如利刃般的寒意。


小少爺先生從校裙内側拿出一小罐裝有阿薩姆茶葉的罐子,把玩着:「要是我不肯呢?」


紅茶那雙金色雙瞳咕溜一轉,鮮紅的液體從雙眼溢出。


【大少爺,那隻貓……】


【我有不好的預感。】


「是相當不妙啦喵。」卡特接過一大袋小魚乾,「小紅茶隨時會把S先生斬殺掉喔喵。」


下一瞬間,紅茶豎起全身的毛髮,發出低吼,整個身體逐漸被黑霧纏着,並散發着「把茶葉給我,不然就把你大卸八塊」的殺氣。


紅茶整個身體產生變化。


眼白部分染上黑色、眼珠中間浮着一粒宛如滿月般的紅色瞳孔、殘缺的左前腳伸出節節白骨。


紅茶露出如同裂口女般無法合攏的嘴縫:「青年S喲,你喜歡怎樣的死法呢?」


「啊,果然啦喵,要變成狂暴模式紅茶了啊喵。」卡特抬起頭望着天空,「嗯?叫我説明一下?」


【卡特小姐,妳在和誰説話?】


「砰」的一聲,一盒裝有蜂蜜醃檸檬的玻璃盒突然從天而降,出現在大少爺先生和黛先生面前。


「拇指斷碎器、西班牙蜘蛛、殘忍的農夫、拉長機、蠍鞭、項圈、暗鴉、八度音、惡魔的白衣……」那玻璃盒打開自己的盒蓋,內裏的檸檬片飛了出來,那些檸檬片瞬間變成多款拷問工具,「任君選擇。」


【唔!】大少爺先生可以感覺到有不可視的針刺穿四肢,【這個是……!】


「抱歉呢,『純潔之惡女』她,看起來很喜歡青年A你呢。」玻璃盒搖晃着,「所有的針都會避開要害!而且,只會刺入引起劇痛的部位!」


「安靜!整整,石化。」


黛先生正想上前,卻發現四肢和身體都無法動彈,也無法説話。


「M先生。別亂動。」卡特走到了黛先生的前方,把他護在自己身後,「沒事的,我只是對你下了個無聲咒和全身鎖咒。」


「結合醫學知識和細緻的設計!這是不比蒙娜麗莎遜色的藝術品!」玻璃盒旋轉着,「青年A,請你不要認為自己死過一次,就不會再死一次。」


「只要我『想』的話,這裏的一切都會立刻迎來『終結』。」玻璃盒飛到大少爺先生眼前,「青年A,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你是不能過問,也不能知道。」


現在只裝有蜂蜜的玻璃盒散發着甜酸的氣味,但那其實是地獄的氣息。


【我,知道了。】


刺穿的感覺……沒有了……


大少爺先生努力支撐自己的身體,低喘着。


下一瞬間,那些拷問工具變回檸檬片。


「青年A,你真是明白事理的人呢。」玻璃盒把那些檸檬片全部回收後,蓋上盒蓋,「接下來,就請你們盡情享受如戲一般的人生吧。」


那盒裝有蜂蜜醃檸檬的玻璃盒留下一句「萬事拜託妳了,卡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卡特點頭:「我知道了喵。」並解除了下在黛先生身上的所有魔法符咒。


黛先生急步走到大少爺先生身旁,扶着他。


「速速前!」卡特召喚出黑板和白粉筆,「喵!浮游吧!粉筆啊!」粉筆懸浮起來,觸碰着黑板。


狂暴模式紅茶,是當自己最愛的茶葉被玩弄的時候,而陷入暴怒的狀態。此時的紅茶會用各式各樣的處刑刑具去虐殺對方,務求用「一擊必死」去擊殺對方。


對義詞:天國狀態紅茶。


「哎,剛剛好。」粉筆化作灰燼,「所以啦喵,平息紅茶的憤怒是必要的喵!」


【小少爺身後的那個……!】


【到底是甚麼。】


大少爺先生和黛先生看見死神舉着巨型的純白鐮刀,銳利的刀刃抵在小少爺先生的頸上。


只要輕輕一抽,脖子就會俐落地斷開。


「哎!那個是斷頭台啦喵!A先生,還有M先生。你們還有5秒的時間,去拯救S先生的性命。」


黛先生感覺自己全身血液在凝結着。


大少爺先生連忙想象阿薩姆茶葉出來。


小少爺先生可以感覺到利刃架在自己頸上的冰冷感覺。


那是扎扎實實的「終結」預感。


脈搏加速。喉嚨乾燥得完全擠不出話來。


小少爺先生用力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此時。


「小紅茶,泡茶的水温是?」


「100℃。」


「我知道了喵。100℃的火花!」


紅茶呼了口氣,方才殺意滿滿的氣息和表情倏地消失:「不好意思,青年S。讓你見笑了。」紅茶轉過身,變回普通狀態的三色貓。


紅茶恭敬地向大少爺先生行禮:「感謝你的阿薩姆茶葉,青年A。」


紅茶看着冒着白煙的白瓷茶壺,發出幸福的呼嚕聲:「啊啊,我的茶葉啊。你是我的痛,亦是我的甜。有你我活不下去,沒有你我亦活不下去。你給了我死亡,也給了我生命。」


阿征!你做得太過火了!要不是我也可以想象出阿薩姆茶葉的話!


小少爺。


抱歉。


當紅茶沖泡好阿薩姆茶後,便用貓不可能辦到的角度歪起頭,望着不遠處的三位守護靈:「你們不要再呆愣着。過來欣賞一下我的沖泡手勢。」


紅茶將茶杯放到三位守護靈前方:「品飲時,請細品慢飲。還有,要注意燙口。」


紅茶喝了口茶:「剛才我的SAN值處於無限接近0的狀態,也許會嚇倒你們三位吧。這並非我的本意,請體諒。」紅茶彎下身,再次説了聲「請你們體諒」。


「但是,即使小紅茶處於那種狂暴模式,還不是很有理性嗎喵?」卡特咬了口小魚乾,「妳只是在威嚇S先生啦喵。」


紅茶重新坐直身體,輕咳了幾聲:「午安,三位。我是三色貓,叫作『紅茶』,是這裏的嚮導之一。主要是為三位提供不同活動任務的情報。如果有需要的話,請隨時呼喚我。」


「唉。」紅茶像偏頭痛似地皺起眉頭:「……話雖如此,因為我購買茶葉的經費縮小了好幾倍,所以倘若你們三位需要各種不同的情報,請用不重覆的茶葉來交換。一款茶葉換一個問題。」


赤司先生他們還來不及反應,紅茶又自顧自地説下去:「這次就當作是『新手福利』吧。三個問題。三人,合共、最多問三個問題。現在隨時都可以發問。」


赤司先生他們立刻緊抿着嘴。


赤司,我們現在只要一説出帶來疑問性質的説話,大概就會被紅茶當作是「發問」吧。


大概是這樣吧。從剛才的狂暴模式紅茶小姐那裏可以知道,她可以為了得到更多的茶葉,而用盡一切手段令我們浪費所謂的「新手福利」。


啊。我們有必要知道有關卡特碳的資訊……不,紅茶碳只是説「發問」,也許我們可以鑽空子——用紙筆去詢問卡特碳一些問題。


在赤司先生他們把各種不同問題寫在紙上的時候,紅茶和卡特只是喝着茶、吃點小魚乾和聽着蟬鳴。


大少爺先生將寫滿問題的紙遞給卡特,卡特看也沒看問題紙,只是吞下口中的小魚乾:「午安,三位先生們。歡迎你們的到來,一路上辛苦你們了喵。我並不是小箭雀,其實我是隻很像小箭雀的日本歌鴝,我叫作『卡特』,是這裏的另一位嚮導。主要是為你們在必要時更換『天幕』。」


卡特再喝了口茶,不再説話。


「卡特。」紅茶漫不經心地搖着那歪歪曲曲的尾巴,「所有小魚乾都沒有了。」


「甚麼?!」


卡特發出慘叫,那慘叫聲如同用損壞的笛子所吹奏的哀號聲,在空氣中不斷回蕩着。


卡特咽了口氣,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是絕望模式卡特呢。」紅茶耳朵平貼,瞳孔放大,「哈?!叫我説明?!」


紅茶碳她到底在和誰説話。


阿征……不,這次我甚麼也不想説。


小少爺。不要問,很可怕。


「真是的!」紅茶右前腳用力一踏,一個魔法陣出現自己身旁,「黑板!粉筆!出來!」黑板和一支白粉筆從魔法陣内浮出來。


「飄浮起來啊,粉筆!」


絕望模式卡特,是當自己最愛的小魚乾全都吃光後,因無法接受悲慘的現實,而進入「逃避現實」的當機狀態。


對義詞:希望狀態卡特。


「解説完畢。」


粉筆完成任務的那一刻,變成粉塵,隨風飄走。


「那麼。」紅茶稍微提高聲量,把赤司先生們的意識拉了回來,「現在是你們三位的時間了。」


「三個問題,請發問。」


06  完


小劇場


我:哈嘍,各位。我是檸檬!大赤司和大黛三魂都穿着帝光的夏季女生制服,我寫得很興奮呢!三隻小鳥嘰嘰喳喳討論「赤黛」那邊,我是寫得最歡樂。


迷之聲:喔唷——!不、不!檸檬茶,你的「茶」呢?為甚麼你身上有蜂蜜的氣味?


我:請問你喜歡拇指斷碎器嗎?


迷之聲:不喜歡。


我:所以?


迷之聲:真相誠可貴,性命價更高。


我:聰明的人類。


迷之聲:……很可怕。嘖……


我:説起「咂嘴」,大多數的日本人只會在「懊悔」和「不爽」這兩種情況下,發出「嘖嘖嘖」的咂嘴聲。若日本人在其他情況下發出咂嘴聲,是有機會會被他人責備的。


迷之聲:啥?真的嗎?


我:嗯。「卷髮」帶有「西洋大小姐」的感覺,我不想多説。關於「垂髮」呢,就如同藥師寺收藏的日本神功皇后像上的髮型那般。


迷之聲:???


我:啊,「垂髮」是日本平安初期非常流行的髮型。頭的頂部打一個髮結,將其餘的頭髮披散着。後來的鐮倉時代和室町時代的大部分女性也習慣這種髮型。對於高級武士家等上流家族來説,長長的黑髮是衡量美女的第一個先決條件!


迷之聲:原來如此。


我:其實我也知道紅茶……即三色貓……她的形象……部分有點像三色貓,整體來看……是有點像柴郡貓,尤其是笑容……


迷之聲:……是隻很奇怪的貓。


我:啊啊,接下來紅茶她還會繼續用「打破第四面牆」的方式去嗆人。請各位多多包容她。


迷之聲:嗯。那個……卡特她是到過英國留學嗎?整整,石化(Petrificus Totalus)、默默靜(Silencio)和速速前(Accio)不也是魔法符咒嗎?……不,卡特她可是日本歌鴝吧,但她卻叫作「卡特」 = 【Cat】……


我:啊,沒錯。卡特她曾在某英國魔法學校學習過魔法。我聽聞卡特她本來是隻英國短毛貓,因為某些不能説明的原因,她變成日本歌鴝。


迷之聲:也難怪她會用「喵」來作句子結尾。對了,「裂口女」是?


我:哦,就是是日本都市傳説的一種現代妖怪啦,就是一名年輕女性有一張裂到耳朵的大嘴巴啦。聽聞1979年的「裂口女傳説」曾引起日本社會大眾極度的不安,有學校還一度被迫全面停課。


迷之聲:可怕。……對了,為何死神是「斷頭台」?


我:日本不是有「付喪神」這種説法嗎?經過時間的流逝,器物會妖化。那麼,被人們所畏懼,足以寫入史册的拷問工具和處刑刑具……它們也會擁有靈魂吧。


我:順帶一提,「純潔之惡女」是出生在16世紀的紐倫堡——「鐵⚫處⚫女 (德國式)」。不過,歷史上並不只有一款「鐵⚫處⚫女」。


迷之聲:……?


我:有一款是在托萊多的異端審問所發現的,以瑪利亞為模型,是非常仁慈的拷問工具。因為,這款「鐵⚫處⚫女 (西班牙式)」並不是為了折磨人而存在,僅是為了行刑而存在。所以,它是「慈悲的瑪利亞」。


迷之聲:不行了……我想看小赤黛……


我:你想看?也不是不行。


【小赤司 & 小黛的場合】


【走在走廊的小赤司和小黛】


赤司:黛?在想甚麼?


黛:在想剛才被小少爺先生強制進Zone的感覺。


赤司:感覺如何?


黛:嗯……有「時間變慢」的感覺。我好像有種「也許自己也能夠進Zone」的奇妙感覺。


赤司:其實千尋你的身體素質只是比我略差一點,是有「進Zone」的可能性。


黛:赤司你就別多想,我早就決定了——在高中之前也不會參加任何正式賽事。


赤司:真的很可惜。


黛:赤司。你應該也知道吧,現在初中籃球界的情況,完全是帝光一面倒的絕望局面。如果我也參加賽事,怕是會打擊到更多人的自信心。


赤司:所以,以佐佐木君和織田君他們為首的一年級生們進步神速,也是因為千尋你的緣故吧。他們的壞習慣都有明顯的改善。


黛:我並沒有做甚麼特别的事情。我只是「看了一眼」,再「行動兩次」。他們會有明顯的改善,也是因為他們真的是很認真、很努力想提升自己的技巧。啊,抱歉,擅自搶了你的工作。


赤司:千尋真是太謙虛了,這可是很特别的事情喔。


黛:還不是因為赤司你想培養帝光籃球部的接任人選嗎。


赤司:黛,我記得這件事,我並沒有直接過告訴你。


黛:之前全中結束後,你頻頻要我給你一年級生的數據,我當然知道你想做甚麼。畢竟明年就是我們初中最後一次全中,之後帝光所有首發正選都要畢業。如果現在再不培養帝光籃球部的接任人選,就會太遲。


赤司:是啊……千尋,他很辛苦。


黛:啊,我知道。……赤司,等下放學後的部活你要去檢查一下他們的進步情況嗎?


赤司:正有此意。


【小赤司 & 小黛的場合】  完


我:雖然小黛的身體素質比小赤司略差一點,但是小黛的存在感和大黛差不多。


迷之聲:所以小黛的專屬能力是和「眼」有關?


我:是的。


迷之聲:可以給點提示嗎?


我:好的。【學習 + 改良】——這就是提示了。關於小黛的「眼」,請各位敬請期待!


我:那,本次的……


迷之聲:等等——!三隻小鳥的後續,我想知道!


我:你真麻煩啊。算了算了。


【三隻小鳥的場合】


【三隻小鳥飛到公園】


勃朗峰:呐,餅乾。如果妳眼前有一朵美麗的花,妳會有甚麼反應?妳的第一反應是甚麼呢吱?


餅乾:嗶?嗯……我會那朵花作一首曲去讚美花的美麗。


勃朗峰:那,餅乾,為甚麼妳剛才會這樣做呢吱?


餅乾:嗶……那個……我……


勃朗峰:餅乾。我知道妳很喜歡「赤黛」,每位赤黛教信徒也有各自表達對「赤黛」的愛的方式。但是,前提是「不能夠令赤司和黛他們感到任何困擾」吱。


巧克力:所以,小餅乾,妳知道為何我們會這麼生氣了嗎啞?


餅乾:嗶……對不起……


巧克力:啞啞,別再犯同樣的錯就好了。


勃朗峰:吱,已經沒事了。別哭了,餅乾。


餅乾:嗶……


【三隻小鳥的場合】  完


我:滿足了嗎?


迷之聲:滿足了滿足了!我可以要求增加他們的戲份嗎?


我:啊——!好麻煩啊!


迷之聲:拜託你了……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遲些加個【私下聚會】的劇情吧!滿意了嗎?!


迷之聲:滿意了——!滿意了——!


我:真是的!


我:那,本次的小劇場就此落幕吧。


我:各位,下次見!


评论(2)

热度(12)

  1. 阿猫猫開始看小泉八雲的《怪談》!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这一章!小鸟们笑死我( •̀∀•́ )入了赤黛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