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秋田的雪

第十二章补档

赤黛啊……希望能在五月底改完吧……

哭哭。

第十二章 附庸风雅
终究拗不过,冰室还是决定送大龄儿童出门。紫原为这凭空多出来的一点点相聚时间兴奋非常。明明工作地点如此之近,却依然分秒必争。从操场到校门,一排林荫道,这会儿已是绿叶满枝。两人心照不宣地慢慢走着,蹭了好一会儿,才到门口。
"今晚我要加班,恐怕不能陪你。"紫原又说,"明天我再给你送午饭来。"
冰室知道这是他表达心意的方式,但校内有规定,白天不能随意带人进来,今天已是勉强,但又不好让紫原失望,于是想了个折中办法:"这样吧,饭点我出来找你,你也别跑来了。"省得他再和门卫过不去。
"好。"紫原乐得轻松,点点头,转身离开。
午休时间早已过去大半。冰室急急忙忙往回走。下午一二节就是他的课,吃饱了难免犯困,得赶紧回去小睡一会儿。
办公室里几个老师要不在午休,要不在整理下午的讲义。水树精力充沛,正抱着手机看电视剧,两只大眼睛恨不得贴到屏幕上去,看剧间隙抬眼瞥见冰室,连忙按了暂停,摘下耳机,凑过来:"冰室老师,刚刚那个帅哥是谁啊?"
"帅哥?"
"就是那个特别高的,刚刚跟你一块儿走的啊,在’爱情散步道’那边。"
"爱情散步道?"这名字是够老土的,冰室在这混了这么久,也略有耳闻。学校虽然严令禁止学生谈恋爱,但谁知道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都是刚刚长成,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说不定每个班都有那么一两对。
林荫道是校门通往教学楼的必经之地,小情侣们在校内不敢有太大动作,往往只在上下学时候,沿着两三百米长的林荫道走走,何况这条路风景又好,确实适合散步谈心。教导主任也时常埋伏在草丛里,誓要抓住一两对杀鸡儆猴,可现在的孩子反侦查能力也强,往往隔着一些距离,就是不留实质性证据。因此,这林荫道便博得"爱情散步道"之戏称,又有诨名"总也抓不着道",意在嘲讽教导主任蹲了那么久草丛,还是一无所获。
"问你呐,冰室老师。"水树见他又发起呆来,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晃。
"噢,那个,我朋友。"
水树见他不肯再多说几句,无奈地缩了回去,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冰室准备小憩一会儿,歪靠在办公室沙发上翻了下手机,发现一封新邮件。打开来看,又是谷口,语气一如既往地简洁:
"上次谢谢你。这周末朋友新店开张,要不要一起去尝鲜?另外,霍华德也一起。"
 
"冰室老师,今天气色不错啊,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国文组的几个阿姨级别的老师眼神雪亮,见冰室今天心情舒畅尤胜以往,迅速开启了八卦模式。
冰室哈哈两声搪塞过去,想起今早的窘迫状,耳朵又烧红了一些。开学以来连续加班,昨晚好不容易得空,终于又正儿八经地和紫原约会了一次。
赶在下班前做完大部分工作,冰室便到AKIDA等他。店里正是生意繁忙的时候,冰室相当自觉,在外面找了个位置,自己倒了茶水,一边喝一边等人。小服务员认得他,忙去给老板通风报信,不一会儿,紫原便从店里出来。
"这么快?不是还有客人?"冰室茶水喝了一半,紫原道:"跟你吃饭要紧,店里有人盯着,不碍事。"
"我也没来多久。"
其实他们非常熟悉彼此等待。读高中时,紫原时常被教练惩罚打扫卫生。冰室不是帮忙一起,就是提前买好零食和水,提供后勤支援。后来,便是紫原等他,这一等就是十年。
当初做这一切,彼此都以为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不过现在想来,又有什么样的前后辈,能够亲密至此?
 
正儿八经地去约会,当然得吃得像样点。订的是本市有名的饭店,冰室平时一日三餐走的是劳苦大众风,出入这种场所的情况少之又少。一踏进门,他就在心里暗暗后悔。俊男靓女,衣着光鲜,冰室还是刚刚下班,一副小上班族的穷酸样,混迹其中,反倒因为过于朴素而引人注目。
"太夸张了……"冰室喃喃道。
"不用太在意,"紫原安抚他,"这家店的老板是老熟人了……"
"本格"原是家族企业,绵延近百年,在本地颇有名头。但这几年经营不善,竟然落得把百年基业拱手让人的惨状。新接手的管理者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将店好生整改一番,一时间气象万新,短短半年,就在本地餐饮界重振威名。
紫原所说的这位老熟人,大概就是传说中"本格"的新管理者了。真没想到,他也有那么出色的朋友……或者说,没想到他也成为这么出色的人了。
冰室感叹,目光不断被新事物所吸引,也渐渐不在意自己的穿着是否和这里格格不入。
跟随紫原走过长廊,侍者引着他们进入一个小包厢。干净素雅的房间,餐桌上一支玻璃瓶插粉色玫瑰,餐盘摆放雅致,怎么看都不是冰室这一介普通高中教师会涉足的场所。
轻车熟路地坐下,接过侍者递来的菜单,"鹅肝吃吗?"紫原挑挑选选,"要不,按你的口味来?这边也可以做美国菜。"
"你直接笑我土不就好了?"知道他又在说浑话,冰室不禁莞尔,"再说了,哪有什么美国菜?"
"啊……"对方愣住,懵懂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方才的大人模样一下崩塌,冰室绷不住笑意:"都听你的。"
规规矩矩点了餐,因为是法式餐厅,吃的就是讲究精致,餐盘奇大,量却挺小,晚饭接近尾声,冰室却依然半饱。心想,看来他还是个土包子,欣赏不来这种高档食物。
可这时候说没吃饱,实在大煞风景。大餐吃的就是意境和情调,冰室内心苦笑,还想着一会儿偷摸去吃个夜宵。正当冰室思前想后,尴尬徘徊之际,忽听一声"紫原!",包间的门被推开,来人走路带风,声音洪亮,冰室听闻声响也不由得往门口看去。
进来的是个青年男性,一身主厨装束,乌黑的短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拢,鬓角修得整齐。
"刘,"紫原瞥了他一眼,手中刀叉却没放,"我在吃饭呢……"
"哎呀,都多久没见到你了……"被唤作刘的男人看上去和他关系极好,依旧笑容满面,和紫原唠叨了两句,转而看向对面的冰室,不由惊讶:"你,你是……"
"刘,"冰室也颇为惊讶,"居然是你。"
谁能想到赫赫有名的法国餐馆现在由中国人接手。冷静下来细想,倒也不觉得奇怪,一切不过是拜天赋所赐。
原来紫原所说的老熟人,竟然是他俩共同的老熟人。
烫金VIP卡一亮,前台机灵的侍者马上通报,老板多年的好友大驾光临,不能不重视。更何况据说紫原有带伴儿来,刘原本以为对方开了窍终于觅得佳偶,估摸着饭快吃完,便交代好副手操持大局,直往包厢走去,想杀他个措手不及。
"刘,虽然我知道你很高兴……"紫原懒洋洋道。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刘一边道歉,一边诧异地看这两人。好不容易来吃次饭,带的伴儿还是男人——还是他认识的男人。刘在餐饮界驰骋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历过?只是这事儿落到熟人身上,他一时反应不及。可刘到底是聪明的,迅速了然,豪爽拍掌:"那你们先吃,今天免单,不够再添。"说着,拍拍紫原的肩,火速退出。
阖上门的那一刻,刘松了一口气,后背却已沁了薄薄一层汗。且不说遇见之人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单紫原方才瞥过两道足以杀人的眼神,都够他消受的了……刘抚着胸口想,以后,以后就算要见,还是打个招呼的好。
 
刘这一进一出,风风火火,倒是帮冰室缓解了不少尴尬。看着盘碗渐空,酒也喝够,两人相对而座,一时竟沉默无言。
"你……"
"我……"
同时开口,双方都有些不好意思,紫原喝酒有些上脸,只觉得闷热,于是提议:"出去走走?"
酒精的热度在心间翻滚过,室外的风带点寒意,一下将人吹醒。来时没有注意,现在华灯已点点亮起,"本格"临江而建,一条灯光璀璨的江边栈道绵延至远方,也是散步散心的好去处。
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着。
高中时,两人并肩走了不知多少路。从宿舍到食堂,从食堂到教室,从教室到体育馆,从体育馆到便利店。也真奇怪,他和他,有那么长一段时间形影不离,但也有更长的时间,彼此不相见。
重新开始这样并肩漫步,让冰室油然而生出一种虚幻感。夜里,真实和梦境几乎难以区分。今晚是不是一个过于华丽的梦?不知明早醒来,又会记得多少?
"去哪里?"一个问。
"先走下去吧。"另一个答。
 
走了很久,走到酒都快醒了。"该回去了。"冰室抬手看表,心里惦念着还没做完的工作,"我还要备课。"
"做老师真麻烦……"紫原伸手想要揉他的头发,又把手收了回来,"今晚不能陪我吗?"
所谓的陪,冰室联想了几十种意思,最后付诸实践的结果却是,他在紫原家的书房里改作业备课。
"这和我自己回家有什么区别?"冰室哭笑不得,"我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怎么会。"对方倒是一脸满足,"你忙你的,我看看你就好。"
实在不懂自己有什么好看,冰室只能专心把手头工作处理完,并刻意忽视对方不时投来的炙热的目光。紫原趴着看了一会儿,大概也觉得乏味,于是就转移到客厅看电视,中间切了盘水果端进来,又悄悄撤离。
忙完已是十点多。冰室做事一向认真,虽然课本知识早已了然于胸,但这两年教案改革,还是要不时修补增改。再加上今年同组的田村休产假,他多带了一个班,批作业的量又增多了不少。
站起伸懒腰,走出书房,发现那人早已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却还开着,声音调得极低,大概是害怕吵到他,茶几上散落着几袋零食。冰室寻了张毯子,要给紫原盖上,刚一碰他,沉静紧敛的眼睛缓缓睁开:"忙完了?"声音慵懒,带着困意。
"嗯。你回床上去睡吧,小心着凉。"冰室依然给他盖上毛毯,"我该回去了。"
手腕被拉住,对方挽留:"留下来吧。"
不过才交往几日,亲亲抱抱的小动作有,却没再深入。冰室独身惯了,也没时间精力去想谈恋爱需要玩什么花样把戏。但套路还是懂的,留下来,简简单单只言片语,意味深长,不得不多想。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什么大不了。
冰室于是一边做好心理建设,一边洗完了澡。
可洗漱完毕吹干头发,某人早已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让他哭笑不得。留下来,大概就真的只是让他在这儿静态地睡个觉而已?冰室再一次嘲笑自己,果然是中年大叔,一点都不纯洁。
 
偌大的屋子竟然没有客房。没有和谐内容的夜晚,冰室看着倒头大睡的紫原无奈地耸耸肩,在大床的另一侧躺下。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斑驳的月色撒进屋里,身边人的呼吸起起伏伏,编织成令人安心的节奏。
对方翻了个身,伸手摸索着什么,探到冰室的衣角,而后安心地抓住。"小室……"梦呓喃喃,仿佛进入最甜美的梦境,对方带着笑意,睡得安稳。
冰室无奈,探手把对方踢乱的被褥拉起盖好,衣角也就任由对方扯着,就着月色细细端详了一会儿,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