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番外 健身房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一个过分忙碌的恋人,并不是一件好事。
赤司最近就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按照正常逻辑,若是要说他们两个谁更忙,更没有时间,赤司一直以为必定是他自己。过着有规划的人生,忙不完的工作和开不完的会议,能抽出时间陪陪恋人,那简直就是小概率事件。
好在有黛西这样一个得力助手,这段时间赤司得以准点下班。公司里上行下效,居然一改以加班为荣的恶劣风气,狠抓工作效率,业绩不降反升,连员工猝死率都降低不少。
结果兴致勃勃回家推开门一看,黛千寻埋头敲键盘,看也不看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窗户先打开。”赤司皱着鼻子先闻到一股烟味,书房里黑黢黢一片,就知道这家伙根本不记得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只靠一方笔记本屏幕发光照明,“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这是黛千寻开始成为职业作家以来养成的新毛病。他还没到青柳的级别,不过赤司认为,他确实有必要找青柳夫人聊一聊,做一个作家的家属,应该习得哪些优秀的品质。
磨牙棒也确实应该尽早准备起来了。
“啊?”黛千寻噼里啪啦敲下一行字,过了半天,才慢悠悠地回,“你说什么?”
赤司还没这样被忽视过,见黛千寻一副刚刚元神归位的样子,怒极反笑:“连我的话你都开始不听了?”
“嗯?”黛千寻又将视线挪回电脑屏幕上,“你吃饭了没?”
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赤司知道这家伙还在工作状态中,再跟他多说也是白费口舌,于是干脆先去洗了个澡。洗洗涮涮折腾一通后再回书房,黛千寻才终于伸着懒腰站了起来,还开了窗,看来人是终于恢复了正常。
黛千寻这才算是真正看见了赤司,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我还以为是幻觉。”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赤司笑,“特蕾莎说你一整天都没下楼,就这么忙?”
赤司这么一说,黛千寻又心虚地往书桌上瞥了一眼。一日三餐基本是在书房解决的,吃的什么,又是什么时候吃的,还是要通过餐盘里的食物残渣才能勉强判定。特蕾莎担心打扰他的工作,也就没有频繁的进出,这会儿到了时间又送牛奶过来,黛千寻才觉得一天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没办法,山下那边催着要,我就只能赶紧写。”黛千寻伸伸懒腰,和青柳不同,他是出了名的不拖稿,于是即便是善于规划,但加班加点也是常事。这一伸腰不要紧,突然听到“咔”的一声,两人面面相觑。
“刚才是……”赤司过了好一会儿才问。
“我的腰……”黛千寻皱着眉扶着腰在小沙发上坐下,“好像闪了……”

知名作家黛千寻不慎闪腰,是积劳成疾,还是另有隐情?
黛千寻趴在床上,皱着眉一动不动。上一次与膏药相伴,好像还是快一年前的事了。上了年纪就是这样,动不动就容易受伤,一旁赤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书页中抬起头来:“上一次你去健身房,是什么时候?”
黛千寻一愣,仔细想想,似乎还是去年秋天,一晃一年都过去了。
锻炼自然是有锻炼的。只不过基本都换成了和某人的某项运动。一年前想要保持八块腹肌的伟大愿望,早就被各种繁杂的事务冲击得七零八落。
八块腹肌直接减半,虽然还能入眼,但再这样荒废下去,只剩下一块圆润的肚皮指日可待。
“怪我。”赤司放下书本,“之前说给你弄个健身房,一直忘了。我看旁边的小会客室也没什么用,明天就叫人把它拆了,改成健身房吧。”
“何必那么麻烦?”黛千寻对健身房倒是没什么执念,“我看附近就新开了家不错的,上次出去路过还想着什么时候试试呢。”
所谓附近,也是要驱车十分钟,找上半天停车位的去处。黛千寻这么说,无非是因为在家里修修整整的,多半会影响到他工作。
“你在家一宅就宅一天,什么时候会再出去?”赤司无情反驳,“这几天先休息,等稍微好点了再去游泳。这样损伤小。你不是下周要去开会?就在那几天弄,等你回来就能用了。”正儿八经地将运动规划提上议程,黛千寻知道赤司一贯惜命,如今也把这种美好的品质与生活习惯延续到他身上。
不过对方说的倒是事实。黛千寻也只好点头同意。
赤司当然也有自己的主意。外面的健身房到底还是有外人,想要在里面做点什么,咳,终究还是不太方便的。当然,这些肯定不会让黛千寻知道。

既然说了,那落实必定是分分钟的事。趁着黛千寻去大阪开座谈会,这边施工队快马加鞭,连夜赶工,等黛千寻提着一堆特产回来,隔壁的小会议室焕然一新,成了一个简约型的健身房。
结果赤司自己先用上了。

“我回来了。”黛千寻靠在门边,看着跑步机上的赤司,“这个时候你居然不在公司?”
“今天没什么事,就开了个电话会议。”时速十公里大气也不喘,赤司继续道,“有些事情,用邮件能处理好的,自然就不用专门跑一趟。”
黛千寻点点头:“我带了特产,不看看?”
赤司瞟了他一眼,笑道:“等会儿,让我跑够时间。”又说,“与其看特产,不如让我看看你。”
“看我也得过来看。”黛千寻靠着门笑,“我可不过去。”
一听这话,赤司按停了跑步机,快走几步,从上面跳了下来,冲他无奈地笑着:“我的大作家,脾气不小啊。”
其实不过三五天没见,每天晚上也通电话,却又分外想念。平时他们都很忙,聚在一起的时间也都基本是在晚上。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有很多话题可聊,赤司将其归结为作家肚子里故事多,随时随地都能打开话题;而黛千寻却认为,那是因为他们足够爱对方,于是什么都愿意倾诉,什么都愿意倾听。
而此时此刻,面对分别已久的爱人,心里还是涌起了难以言说的热度。
“哎,别,一身汗。”赤司还来不及阻止,黛千寻先欺身拥了上来,贴着被汗水沾湿的运动服,最先感受到的是来自对方身体的温度。灼热,又令人沉迷。
“让我先解解馋。”黛千寻含混不清地说着,先吻了吻赤司的嘴角,“想你了。”
赤司心里一跳,继而又笑,贴在对方耳边低语:“人不是在这里了?”
结果腰部又被对方不怀好意地撞了一下:“这里也想你了。”
小别胜新婚,这确实是个由无数前人践行总结又行之有效的真理。赤司喘着气靠在软垫上,和对方一起用手互相解决了一回之后,由衷地这样想。
以及,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健身房,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赤司又无奈地发现,他们似乎无法在健身房正儿八经地锻炼,事情往往发展到最后,又变成了某种他们最熟悉的运动。自控力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
更为可气的是,黛千寻这家伙事后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回书房工作,赤司一瞬间有了一种自己才是充气娃娃的错觉。
但转念一想,其实应该为黛千寻感到庆幸,毕竟这家伙,也算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天职”。
只不过,频频失效的健身计划还是要做出调整,赤司无奈地想。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