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33.

颁奖礼进行到后期便没多大的意思。各色各样的人见了不少,寒暄也基本千篇一律。黛千寻扛起身残志坚的病患大旗,缩在角落看热闹。铃木先生作为特别嘉宾也出席了此次活动,不过他实在太重量级,全程被人包围着,这时候想要动手,似乎也不太可能。

倒是铃木还记得黛千寻,见到他还颇为惊讶,黛千寻只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来日方长。

除了料想之中的铃木先生,黛千寻没想到的是,在这样的场合居然也能碰到老熟人。

“伊月俊?”见来人有些犹豫,黛千寻抢先打了招呼。

对方端着酒杯过来:“还真是你?刚才我还以为看花了眼。”

“是不是很意外?”黛千寻笑,“我也意外得很啊……你的入围作品是什么?冷笑话全集?”

他们原先关系还算不错,同是情报出身,严格说来,伊月俊还算是黛千寻的徒弟,伊月其他方面资质一般,但为人谨慎,做事缜密,是天生的情报工作者,当年不少情报工作都是他俩搭档完成。只不过两个黑帮分子在这样的场合相见,偏还是以获奖者的身份,想来也是十分滑稽。

“前辈现在还不忘调侃我。”伊月俊先与他碰了杯,“我好歹也是正经国文系毕业,搜肠刮肚还是能拼出一点东西来的——当然和前辈不能比。”

“你们一个个都是高学历,我羡慕还来不及。”黛千寻和他碰杯,却不饮酒,“抱歉,医生叮嘱我最近不能再喝酒了。”

伊月俊了然地点头,扭头冲人群张望了一眼:“你不过去和人混个脸熟?”

“混过了,没什么意义。”黛千寻笑着,“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我的绰号。”

伊月俊笑起来:“新型幻之第六人。”

这个绰号听起来有些奇怪,远不如“沙拉男”“眯眼男”之类再直白不过的绰号好记。若问起来历,那还是相当久远的事了。忘了是哪一次出任务——他们所谓的出任务,基本都是做一些法律不允许或是打擦边球的买卖,那一次出了卧底,险些被一锅端。幸而黛千寻在场,力挽狂澜,转危为机。

更令人惊异的是,就连警方先前都近乎忽视了他的存在。黛千寻这一战打得漂亮,不仅救了五个弟兄的命,也将货物损失压到最低。虽然最后难免还要桃井出面跟警方斡旋一番——但黛千寻的功劳还是不可小觑。

“新型幻之第六人”的绰号不胫而走。而所谓“幻之第六人”,那还是老组长时代的传说。秀德帮行动一向以五六人为小组,走游击战略,据说某位前辈,也凭借不可思议的低存在感和超强的决断力立功赫赫,一度稳坐前三把交椅——

“要我说,当做传说听听就行。”黛千寻晃晃酒杯,喝酒不行,总得在别的地方过过瘾,“老组长时代离现在又有多远?那个幻之第六人,至今没留下半点信息。不是说地位挺高?问起名字来谁也不知道。要我说,八成不靠谱。”

“怎么,要那旧型是假的,你这个‘新型’可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初代。”伊月俊笑着看他,“我可记得,你一直不太喜欢这个绰号。”

“你喜欢吗?谁喜欢谁拿去。”黛千寻闷笑一声,“幻之第六人……听起来就不怎么样。活着没有存在感,又像是机器一样不断交迭更替。老弟,人不是机器,活成了工具,哪怕是再高级的工具……”

“好了好了,”伊月俊笑着阻止,黛千寻也只有谈起这些事有发不完的牢骚,“现在总不是机器了。”

“谁知道。”黛千寻抿了口酒,下一秒又醒悟,“哎,我忘了,不能喝!”

“保持清醒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伊月俊提醒,“离得太近,总会不自觉沉迷。”

黛千寻眯着眼:“我现在总算相信你这入围奖不是买来的了。话说,你怎么会想到来评奖?”

伊月俊不自觉地耳根泛红:“还不是有人,没跟我商量就……”

原来如此。伊月俊的那些事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和眯眼男的关系在帮派里也算是人尽皆知。话说回来,他俩还算是给黛千寻在同性关系这块进行了最早的启蒙。眯眼男——黛千寻想了半天才记起这家伙贵姓今吉,反正不是什么善茬。黛千寻笑笑,他们这帮人归根究底都不算什么善类,互相评判那可真是没什么必要了。

伊月俊见黛千寻习惯性地放空沉思,心想此人倒是没有太大变化。早就听闻黛千寻这些年宏运亨通,抱上了某位金主粗壮的大腿。起初伊月俊还不敢相信,毕竟黛千寻是有名的不擅迎合,天生不是做情人的料。

而那位金主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伊月俊对他不了解,也只能认为现在那些达官显贵爱好独特。

伊月俊不由得笑了笑,黛千寻大概不会知道,因为他这一伤,帮派里连带着好几个人丢了项上人头。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黛千寻没变,那一定就是某些东西变了。

 

还是把相田送回了秀德本部,沉默了半天,在格雷发出疑问时,赤司决定去一趟颁奖会场。

到底放心不下黛千寻。心里存了很多疑问,也把人晾了好几天,要是以前那些心思敏感的男孩子,早就小心翼翼地通过各种方式来探听他的心情——而黛千寻并不这样。该养病还是养病,只发了一封电子邀请函,赤司没回,他也没再说些什么。

他是不是也在生气?赤司不由得想。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他什么时候也开始担心别人的感受?这个黛千寻,也真是应该知足。

然而他又该知足些什么呢?

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黛千寻不是普通的情人,他们早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关系。

 

赶到的时候活动已经接近尾声。站在门口稍一踌躇,赤司还是迈步走了进去。眼尖的负责人见到赤司,赶忙迎了上去——满场寻人未果,倒是率先被一些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团团围住,抽不开身。赤司内心苦笑一声,眼角的余光看见黛千寻在某个遥远的角落冲他微微挥手。大概并没有生气,赤司稍稍安心,抽出一部分精力和人们寒暄起来。

“赤司先生。”年轻的女人强势地从人群中开出一条路,径直挤到赤司面前,要与他握手,“您能亲临现场,我们真是荣幸。”

铃木家的女儿别的不说,逢场作戏的演技算得上是一流。

“你就是这次新人奖得主?”未经彩排的剧本赤司用起来也颇为顺手。是的,他们总要为那场没有实质的婚姻做一个铺垫——虽然未经商量,但新人奖颁奖的现场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但机会那么多。

铃木不是个单纯的女人,赤司想。机会那么多,选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太满意。

因为还有黛千寻。

“是。”女人熟练地微笑,“您能记得我,我真是非常高兴。”

黛千寻上哪儿去了?好不容易摆脱了众人的围追堵截,赤司在偌大的会场里却找不见他的身影。

“找黛前辈?”陌生的男人为他指路,“刚才往洗手间去了。”

赤司看了对方一眼,道了谢。

看来黛千寻也不是不会人际往来。这么快就有人称他为“前辈”,赤司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小瞧了对方。

 

“被堵到这儿来了?”黛千寻甩了甩手上的水滴,“需不需要我救你?”

许久未见的开场白不见丝毫生疏,黛千寻从镜子里看着赤司:“不和你的未婚妻多演一场戏?”

“演的戏够多了,又不缺这一场。”赤司坦然,“还在生气?”

“我像吗?”

“像极了。”

“那我的演技还有待提高。”黛千寻微笑着看他,“我说过的,我做我的,你做你的,只要你觉得那对你有益。”

看似两人分得清,实际上却再残忍不过。正如相田所说,黛千寻严谨、细致,而且对自己过于狠绝。

赤司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明明眼下这一切都出自他的安排——利大于弊的安排,可他还是觉得愧疚。正如黛千寻所说,眼下他确实无能为力。金湾项目重新步入正轨,这辆已经高速行驶的列车,若因为这样的意愿强行使之停下,带来的将是不可估计的损失。

赤司不仅仅是赤司,他手上还有数万名员工的生计。

个人情爱本不算什么大事,赤司自信能够做出利益最大化的决断。

可让他感到有些心痛的是,黛千寻似乎也已经对他失望。

 

“你是不是真觉得我有那么绝情?”好半天,赤司才开了口。

“绝情?怎么会。”黛千寻摇头,“我只是不愿破坏你的规则。同样是失败,赤司,我已经习惯,但你却不能。”

“那你呢?”

黛千寻想了想:“我?赤司,你不该考虑这些不太重要的事。”

 

沉默远残酷于争吵,失去自我远无力于绝望。黛千寻嘲笑自己的软弱与摇摆,上一秒还对着伊月俊说做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工具是为人的最可悲之处,而此刻面对赤司,还是献上了他所剩无几的自由。

也不奇怪。

他们终究是不一样的,哪怕常在一起,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存在的巨大的区别。

赤司是神,是他们所敬仰并顶礼膜拜的神。跌落神坛是灭顶之灾。而他不过一介凡人,用鲜血与自由为神明祭献,不仅不该为此感到不快,还应该视为巨大的荣耀,值得用一场庆典来渲染与彰显。

想起了动情之处说出的爱语,现在想来都有些不可思议。做赤司的歇脚地,以他现在的能力远远不够,或许还要花更长的时间与更多的代价才能明白,这是需要何等的牺牲与自觉。

 

“要结束了,该出去了。”赤司开口,“如果可以,今晚我想去你那里。”

黛千寻讶异地扬了扬眉:“我还以为你会去找你的未婚妻。”

“我要提醒你,”赤司脸上显露出不快,“她并不重要。这个女人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黛千寻,我现在很累,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我专门过来见你,你不该跟我耍脾气。”

神色忧郁的情人低垂着眼睛,话语里是十足的诚恳:“那对不起。”

他总是这样,赤司强撑起的愤怒又被浇熄,脑子里转了半天还是捡了最无关紧要的话:“走吧,你现在不能喝酒,我叫特蕾莎做顿好饭,我们回家。”

黛千寻配合地点头,赤司又觉得莫名地烦躁,他闹脾气也好,乖顺也罢,从前都觉得这就是黛千寻,因为他的独一无二而显得特别;而如今,都像是在赤司心头扎了一根细密的刺,那刺扎得深,又细,拔不去,且不分明。

情绪未得到发泄,更找不到问题解决的途径让赤司陷入前所未有的愤怒与无力——去他的铃木、去他的融资、去他的金湾。他想这样喊,也想这样做。可横冲直撞的灵魂牢牢囚禁在坚固的、严丝合缝的外壳里,找不到出口,直到再不能挪动一丝一毫。

他站在神坛高处,非但没有翻手为云的本事,反倒被无形的丝线牵连,成了光鲜而僵硬的木偶。

赤司回头看黛千寻。多漂亮的人啊。他不由得感叹。冷漠的、但是五官俊美的脸庞,瘦削挺拔的身形,剪裁得体的西装。可他又是这样毫无生机的,成为木偶的又何止是他赤司一人?

他不由得心生悲哀。

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华丽的传染病。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