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29.

黛千寻捏着一根刚炸好的薯条,指了指樱井:“下回要是跟踪别人,可别穿得那么高调。”

“很高调吗?”樱井低头审视自己的衣着,出门前再三检查,自以为无可挑剔,“不都是这样的?”

“口罩可以,墨镜就不必了吧。”这孩子总是给人一种需要好好教育的错觉,要不然总担心哪天他会把饭碗给砸了。

年纪大了,就是容易拥有一些多余的善意。

“记住了。”倒是从善如流。

汉堡这种垃圾食品他不爱,可又觉得这样热闹的地方太适合交换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小秘密。咬下一口牛肉汉堡,黛千寻看了他一眼:“你还没告诉我,跟着我做什么?”

樱井猝不及防,呛了一口,黛千寻等他夸张地咳完:“你老大派你的?”

“不是不是……”樱井下意识否认,对上对方的眼睛又泄气,于是压低声音,神色紧张,“我说,你最近可得小心点。”

“噢?”被这个小兔子一样的家伙提醒注意安全,让黛千寻觉得有些好笑,他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看四周,又把眼神转了回来,“怎么了?”

樱井想了想,从怀里掏出笔记本和笔,写上几个字,推到黛千寻面前。

黛千寻一看,笑意更深。

“我是认真的!”小兔子急得竖起耳朵,“你以后少往那些僻静的地方跑。”

“所以呢?”黛千寻抓起汉堡又啃了一口,但还是忍不住笑意,“对方要是你这个级别,多来几个也无所谓。”

“当然不是我这个级别。”话说出口才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樱井还是老老实实苦口婆心,“你难道就不知道你现在处境很危险?”

 

黛千寻咬着吸管,半天才喝上一口可乐。说了不加冰,饮料还是冷得冻牙。

“这是你们老大说的?”过了半天,他问。

“是。”樱井咬咬牙,反正任务失败就足够被骂一顿,既然目的相同,那还不如直接提醒这家伙要小心点。

“最近方便见他吗?”黛千寻又问。

“那不行,你以为我们都很闲啊?”莫名其妙的警察的尊严又冒了上来,又听对方没有恶意地嘲笑:“你不是还挺闲的吗?”

樱井觉得有些委屈,总被委派些边缘任务确实让他一直放不开拳脚,心里总想着是不是因为个性过于软弱进而也被忽视了专业技能。被黛千寻一说心里着实有些不快,可还没纠结好到底要不要表现出来,又听黛千寻说:“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不也挺闲的么。”

樱井应付不来黛千寻这样的角色,暗中保护都能被发现,早就将他所剩无几的自信心敲得稀碎。早就没什么心情和人聊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待会儿回去会怎么被老大训。

晚饭也勉强吃了一多半:“我回去了,今晚值班,去晚了又要被骂。”

黛千寻点点头,并不留他。坐在热闹的人群中,默默地吃完他的晚餐。

 

最近都是自己回家,倒是给罗宾放了长假。他一定是最好伺候的主顾,黛千寻无不自嘲地想。冒着冷风走到公交车站,等搭着电车辗转回到别馆,他惊讶地发现赤司的车正停在院里。

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没有新消息。

他可真喜欢突袭。

“你怎么来了?”刻意放慢了脚步,把冒上头的无聊的兴奋一一消解。温暖的屋内,赤司放下手中的报纸,脸上是惯常的笑容:“我就不能来?”

黛千寻对着惯性抬杠早就习以为常:“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今天事情处理得早,”赤司又把目光转移到报纸上,“我给你带了东西,在桌上,不看看?”

“这是什么……”黛千寻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往桌上瞥,继而笑道,“怎么?”

“评委会的那帮人,我不过是问了句,有什么好作品。”对方不以为意,“就送了这么些过来,你要是感兴趣,不妨先给你看看。”

黛千寻随手翻了翻,自己的作品赫然在列。他不动声色地掀了过去,拿出一本看了起来。

“你看过了?”边看边往沙发边挪,挤在赤司身边,陷在沙发里舒服地吁了一口长气,“喜欢哪个?”

“正要问你呢。”赤司说,“他们问我的意见。说是今年好作品太多……”

“你不是早就有数?”黛千寻放下文稿,看向赤司的眼睛。

对方顿了顿,继而缓缓地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这么聪明?”

“不聪明你怎么会喜欢。”话说出口又觉得自己实在过于臭屁,可又懒得解释,于是黛千寻选择了沉默。

赤司起身,从一堆作品里抽出黛千寻的:“要是我,我会选这本。”

“你不会。”黛千寻无力地笑笑,把手中的文稿一合,手腕一翻,被卷成圆筒状的文稿如同箭矢指向对方,“我猜,你会选这本。”

“为什么瞒着我投稿?”拙劣的威慑被看穿,赤司稳住情绪,转移话题,“除了这一届,优胜我都可以给你。当然,现在也不是不可以……”

“你知道我不需要你给的优胜。”黛千寻并不看他,“我又不是你的孩子。”

“就这么不愿意当小孩?”赤司在他身边坐下,“做孩子多好,要什么有什么,爸爸永远宠你。”

这实在太有诱惑力,任谁都会忍不住答应。

“可我的要求太高,你会累。”黛千寻牵起赤司的领带,手指慢慢地往上攀,“就算不是这一届,我也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别动什么关系。”

黛千寻是个怪人,他一直知道。他是只养不熟的猫,投稿的事闷声不响地瞒着他,要不是他意外得了原稿……一想起来就觉得憋闷,明明只要他肯说,他就能给。

于是又坚持提出建议:“那你要什么?我可以让他们今年修改名额……”

“不用。我说了,不用。看得上就上,看不上就算。”黛千寻的手指勾住了赤司的领口,“你要真想做些什么,不如来安慰我。”

赤司笑:“安慰什么?”

黛千寻微微向后仰,声线倦懒:“嗯……不如你说:‘宝宝乖,爸爸错了对不起?’”

赤司闻言大笑:“谁刚才还说不愿做小孩?”

“那还不是有些人上赶着当爹?”见他脸上的愁闷烟消云散,黛千寻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别多想。我做我的,你做你的,只要你觉得那对你有益。”

赤司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永远杀伐决断,不该存有妇人之仁。可他却总是在自己面前变得太过于柔软,说不清是好是坏——可这终究不是判断是非的时刻,黛千寻张开双臂,拥住心绪不宁的恋人。

“……你就不问问,优胜是谁?”贴着黛千寻的脖颈,他问。

“有什么必要?”黛千寻缓缓地拍赤司的背,“不可能是个男的了,我要不是你最喜欢的男人,你明天可就走不出这个宅子。”

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逗笑。他当然再不可能喜欢上别的人。如果可以,愿意身边只有他一个。事实却总是更残忍,因为他们把彼此看得太透。 

“我问过,”声音低低的,“评委会那帮人很喜欢你的作品。你要是真想继续发展,就坚持住,再不济有我……”

“谢谢,”黛千寻笑着,“你别笑,我这话说得可是真心……你看过我的文章没有?”

“怎么没看。”提起这茬赤司比他还兴奋一些,“一看就知道是你。”

“扯谎。上面又没写我名字。”

赤司牵住他的手:“不写你的名字也知道是你……我有个建议。”

“什么?”

“你要是能走这条路……不如我的传记由你来写?”

黛千寻愣了半晌,才回想起来那个天雷滚滚的传记策划,张口结舌:“不会吧,还没搞定?”

脑袋被不轻不重敲了一下:“这是你们编辑部的工作,忘得这么快?”又道:“看这一批的销量吧,月底就要上市了。第二批从策划到完稿,最快也得到明年。”

黛千寻摸了摸头,好半天才说:“任重道远啊……那我可得好好写。不过,真要我写了,我的取材时间可是很长。”

“有多长?”赤司偏头看他。

对方狡猾地笑笑:“怎么也得五十年吧。”

 

他拥他入怀,以最温和的姿势。赤司低头啃住对方微微泛红的耳朵:“让你上班还真是正确的决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调侃?”

“这样不好?”对方脸上是温和的笑意,“你平时一定无聊得要死,成天一本正经……我可记得,高中时你还专门约了一大帮人,说是要聊天,把人家吓得……”

话没说完,就被赤司捂住嘴:“你怎么知道?”

“要想打听,多的是人争着告诉我。”眼睛依然弯着,兴许是觉得对方的反应实在有趣,“这么害羞做什么?”

微微松开手,神色有些不自然:“以前,我也做了很多傻事。”

人哪有不傻的时候?只不过他是太强大的完美主义者,于是也对自己太不宽容。伸手揉开对方不自觉蹙起的眉头,他活得还是太过于紧绷。越是他那样站在高处的人,也许越需要做一个孩子。

而不是别人的父亲。

“现在想做什么?”黛千寻突然问。

“什么?你想出去转转?我们可以……”下意识地说,结果被对方截住:“我是问你。”

怔了半天,赤司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有些犹豫地:“骑马。”

 

“你家有马啊?”黛千寻笑,却听不出多少艳羡,“你的富有程度总是超出我的想象——怎么样,不如现在出发?”

“这么晚了……”反倒是赤司有些迟疑。原以为只是说说,他想做而做不了的事实在太多,不缺这一件。倒是黛千寻兴致勃勃,让他有些意外。

“刚过八点。”黛千寻把人拉了起来,“走吧,不去时间也不会倒流。”

“你确定?”许是被这份热情感染,赤司也拿了大衣,“行,那就走吧。不过要去本宅——不用担心,我爸这会儿不在。”

黛千寻闻言闷笑:“我什么时候担心见你爸?”

“啊。”赤司愣了愣,“也是,一般来说,公公都是疼爱儿媳妇的。”

被占了口头便宜,黛千寻也丝毫不在意:“那我岂不是很幸运?”顿了顿,“当然,你更幸运,你没有恶婆婆要对付。”

“在我面前没有恶婆婆……”想着安慰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动手帮对方系好围巾,“说这不着边际的做什么?带你去见我的老朋友,你会喜欢它的。”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