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27.

假期后回公司,黛千寻诧异地收到一份大礼。一问才知道,是所谓的尾牙宴特等奖。

惊讶之余也算是想明白那天赤司大为恼火的原因,换做是他,精心准备了半天的好意落空,不爽也正常。

“看看是什么?”山下对此很是热情。

不止山下,周围同事早就团团围上来,比他本人还要心急。开工第一天,人人都患上了假期后遗症,一点小事都能注意力涣散,然后再津津有味地咀嚼回味个半天。

黛千寻拎起包装得严实的袋子,拿起剪刀利索地拆开。众人屏住呼吸,简直比开奖现场还要扣人心弦。

“噢——”拿出东西时众人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声。

飞往欧洲的双人机票,可以去他喜欢的那座古老遥远的城市,还有一年之内的酒店住宿权,简而言之,只要他想,便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还不用考虑后果的旅行。

黛千寻笑着把东西收起。不是说不好,赤司终究还是忍不住藏了私心。双人行,多么滑稽——明明连大家都休息的日子都抽不出时间,他还真是惯于承诺。

 

“我觉得你的稿子可以,回去可以投稿了。”青柳啃着磨牙棒,这个新年他过得很是滋润,短短几天人居然像充了气似的胖了一圈,“别担心,等我开始写书,很快就会瘦下来。”

黛千寻笑:“你怎么知道我在担心你的体型?”

“我们作家,”已经显露出圆润迹象的男人有些得意地摆了摆手,“别的不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可以的。”

他这么一提,黛千寻便想起工作上的事:“山田主任问您,下一本新书打算写什么?”

对方一怔,叼着磨牙棒:“不是说休息到二月份?”

“又没叫你现在开工。”

“吸人血啊。”青柳抱着胳膊往后靠,“故事只想了个大概,动笔写还需要一个多月。二月有个研讨会,我得去参加,然后就是三月份。”

“你以为新人奖是随便评出来的?”青柳笑着,“你啊,赶快回去投稿吧,最好祈祷稿子落在我的手上。”

“落在你的手上我才能出头?那岂不是太逊?”

青柳大笑:“黛千寻,你这身狂气是哪里来的?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恩师。”

“八字还没一撇,怎么这么急着邀功?”黛千寻也被他逗笑,“青柳,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编辑。”

青柳这辈子没碰到这样的角色,回回与黛千寻见面向来都是你一言我一语势均力敌,但也终于能想通赤司是怎么栽在这个人手里,又心甘情愿。

黛千寻这样的人,严格来说并不是太讨人喜欢,可偏偏就是令人着迷。

也有才华。但这份才华并非天生,更像是来自阅历。这份阅历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能在浮云皆散后,把过往都沉淀为宠辱不惊。

“相信我,这才是你应该走的路。”青柳微微正色,“今天正好,不如起个笔名?”

 

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少年有些不安地咽了咽口水,但还是踏了进去。

“少爷回来了——”管家话音未落,女人便自客厅迎了上来。

桃井已经做好了被长姐狠斥一顿的准备,没想到酝酿了半天,对方也只是一掌轻轻落在他的肩上,而后克制地搂了搂他:“回来了。”

要是往常,这一巴掌早就抽在他的脸上。

桃井有些诧异地眯了眯眼。

已过世的生母和多年前退休的老爹对这个小儿子宠得上天入地,也许是为了平衡,长姐五月对他更多流于严厉。这不行那不许,十足的管家婆,以前相田在那倒也还好,可自从年前相田外嫁,他的境况就愈加惨烈。

“吃过饭了没?”拉着幼弟在沙发边坐下,桃井五月难得对他柔声,“爸爸还没回来。你要是饿了,先吃点东西。”

“……吃过了。”

她也不恼:“你要是愿意回你的房间,或是做什么都可以……今晚全家团聚,你不要缺席。”赤司让人传过话来,要见面要团聚他乐得成全,只是有那么几点,据说是小弟半赌气拟定的约法三章——

不骂人,不打人,不说这不行那不许……

桃井乍听觉得好笑,十五岁上丧母,她也辅助父亲治家多年,没人对她说不,更少有人反抗,也就是这个小克星……罢了,不说就不说,她瞥见小屁孩耳朵边上的那一溜耳洞,咬了咬牙,还是把话给咽了下去。

“那我回房间了。”彼此沉默的空气实在尴尬,得到默许,男孩起身。他的房间在二楼,上一次离开,简直记忆犹新,从开着的窗边踩着树枝往下跳,居然没摔成残疾,也是万幸。

房间的陈设没变,连翻到一半的漫画也照着原样摆着,他最烦别人动他东西,十次倒有八九次都是因为过分勤劳的女仆不经他允许收拾了房间。

——小小女佣自然没有那么大的胆,背后主使当然是他那过分操心的姐姐。

偏还理直气壮得很:“乱了自然要收拾”,回回鸡同鸭讲气得他够呛。

这回是真没动了。

书摊开着,衣服乱糟糟地团成一团,上次听的CD还没收起来,他喜欢这样,乱就乱些吧,这屋子太死板,太循规蹈矩,几乎要让他忘了该怎么呼吸。

他戳了一下CD机,躁动的旋律冲出,向他而去。他伸了一个漫长的懒腰,仿佛一只中了弹的小鸟,无力地缓缓地倒在床上。

赤司……

他闭着眼切换,他实在太年轻,看人不准。以为对方深情,实则再无情不过。

至少是对他。

有时候桃井很气,他哪里不好?论长相,论家室,值得万人宠爱,偏偏他弃如敝屣。再看看那个新宠,桃井小少爷更是不屑一顾:他究竟哪点过人?怎么看,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角色。

“你该回家一趟了。”他这样说。不像是赤司能给出的建议。可他就是有这样的权力。

丢份工作对他而言算不上什么威胁,但毕竟牵涉到队友,桃井虽然混,但良心还是有的。

“那我们两清了。”他点头答应。

“也好,”赤司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更像是松了一口气,“好好工作,如果你想工作的话。”

成长也许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现在想起来,追逐赤司大约是人的那一点向往光明的本性。他确实像光一样的,而他也正是容易把普通的善意与爱情搞混,视光明如同温暖的年纪。

“少爷。”有人敲门,得到允许后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

“是景村啊……”桃井微微抬起下巴,“怎么了?”

 

“混蛋!”山田主任在办公室里骂人,隔着门都能听到。地上原稿雪片般乱飞,尾田和高川慌忙蹲在地上收拾。

黛千寻从茶水间归来,见情形不对,忙把杯子往旁边一放,加入整理大军。

“你别管了。”高川低声冲他道,“是我不小心……”

又听山田中气十足地训斥:“现在那几个大爷,胆子越来越大!一个两个都跟我漫天要价!”

黛千寻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过了新年,几个作者的合约也差不多到了期。正是续约的关键时刻,于是冒出几个老牌作者提出谈判,要修改合同,好让自己分到的那杯羹更稠。

这事虽说年年都有,但今年却又不太一样。

红叶的劲敌金枫,从年前就卯足了劲儿挖角。也是山田今年大意,为着青柳的书稿投入精力太多,情报掌握不足,等舒舒坦坦过完新年,就被对方猝不及防地将了一军。

闹得最凶的那几个,还有山田主任的旧识。也算是共事这么多年,本以为关系甚铁,结果惨遭背叛才是让山田老头儿怒不可遏的根本原因。

办公室里没人敢劝,山下只默默把烟杵灭,黛千寻跟着高川他们收拾好稿子,缩起脖子默默做事。

“你,出来一下。”黛千寻抬起头,主任叫的正是自己。

山下冲他打了个口型,黛千寻点点头,就跟着怒气未消的主任走了出去。

 

“你负责青柳也有个把月了。”山田开门见山,“和他相处得怎么样?”

“还行吧。”黛千寻知道这是来向他探口风来了,“上次见他,他还在构思新书呢。”

“嗯……”山田点了点有些发白的脑袋,“他的合约三月份就要到期,但是按照规矩,如果有正在撰写的作品,自动续约一年。你是他的编辑,你也知道,青柳对我们有多重要。”

“你是怕他走?”

“我是不怕!”山田咳了咳,“现在那几个已经够头疼的了……你啊,至少先稳住他……”

黛千寻从未想过青柳要离开,因为一切看上去无比正常,他写书虽然拖拉,但不缺规划。总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写累了会吱嗷乱叫两声,像是会天长地久地写下去。

“我知道了,我会劝他早点动笔。”黛千寻点点头,“他最近似乎档期很满。”

“是啊,”山田若有所思,“三月份有新人奖,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培养新人了。”

“……如果那几个家伙要走的话。”

 

新人奖由红叶书店和其他几个兄弟书店联合举办,从审稿到最后作品推出——如果他能撑到这一步的话,他的名字会无数次地被提及被看见。他本不用担心这一点,但是托赤司的福,他黛千寻的大名在整个公司早就人尽皆知,回想起青柳那个起笔名的建议,黛千寻叹了口气。

山田主任对这个性格有些怪异的年轻人一向捉摸不透。只从零星的八卦中知道此人背景不凡,万万不能得罪。长久相处下来也不觉得是个多么跋扈嚣张的角色,平时尽心尽力完成工作,除了有些不合群。

山田自然不知道黛千寻叹气是什么缘故,也不好多问。只再叮咛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就让他回去工作。

“我早就说了!”青柳在电话那边放声大笑,“就用林檎怎么样?”

黛千寻失笑:“你哪来的情报?”

这家伙,早赶在黛千寻做足他的功课之前,反过来也把对方的底细摸了个门儿清。

“先不提这个。”对方笑呵呵地打岔,“请我吃顿饭,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想吃哪家?你来定。”黛千寻冲着一个路过的同事点头,“说好了,不许太贵,我可没什么钱。”

“我发地址,你直接来。”青柳笑着,“年轻人,不要只看眼前。以后我可要靠你呐!”


评论(1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