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26.

从铃木宅邸出来,时间还早。黛千寻和铃木兄妹没有共同语言,大半时间都是礼貌地大眼瞪小眼,好不容易熬出头,简直比刑满释放还令人欣慰。

“看你一脸难受的样子。”赤司一出门就调侃黛千寻,“算了,下回不来了。”

“其实还好,”黛千寻倒像是满不在乎,“开开眼界,了解一下你们有钱人的生活。”

话里没有半点艳羡的意思,说出来调侃的意味更浓,又问,“不去见见别人?”料想之中赤司的行程应该安排得很满。

“没有,有些人可以以后再见,没必要挤在这一天。”赤司笑得温和,“接下来,你想去哪儿?”

问黛千寻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答案,最后还是赤司自作主张,带着人去做了套衣服,又拉着吃了顿据说评级很高饱受赞誉的餐馆,站在新年音乐会的门厅前,黛千寻面露难色地委婉建议:“还是不去了吧。”

“也行。”赤司倒是好说话,“那我们……回家?”

“不,想去个地方。”

想找一个天台。其他地方有难度,思来想去还是公司的最方便。也算是城里高耸入云的那几栋楼之一了,这个时间连门口的保安都放假休息。电梯直达顶层,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了璀璨的夜色。

“啊。”黛千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赤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禁露出了笑意。

“总算知道你喜欢待在天台的原因。”

读书时候,想要找到黛千寻可不容易,可又是相当容易的,只要不出意外,他必定会在教学楼的天台上。

少年时代确实也想象不出这有什么好的。

即便抬头是天,即便看得更远。可终究远离人群——但看起来寂寞反倒让他更惬意。

“嗯。”黛千寻走了几步,这里只留一盏小灯,光线不甚明亮,目测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坐吧。”

赤司犹豫了一下,走到他身边,看黛千寻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还没给你新年礼物。”

这话从黛千寻口中听到确实有些稀奇,赤司点头,忍不住有了期待。

灯光太暗,赤司想凑近了看,还没看分明就被对方挡了一下:“等等。”

他把那个看不清形状的玩意儿贴在嘴边,赤司还没反应过来,气流微微颤动,音符如同泛着微光的星星,争先恐后地从他们身边逃离。

来自另一个岛屿,温暖的曲调。赤司坐在他身旁,静静地听,却不敢看他,知道黛千寻此刻一定是专注的,如果目光在他身上多流连一会儿,爱意怕是又要加深几分。

赤司知道自己是个胆小鬼无疑,他无所畏惧,可在黛千寻面前,一边陷于爱意一边又不断反省的,不正是可笑的他自己?

“望春风。”音符撩拨着的气浪尚未平息,对方报出曲名。

赤司没听过,他自然没听过这样寻常人家的小调。黛千寻擦了擦手中的陶笛,见对方伸手:“你想要?”

赤司收回了手,笑笑:“我还以为你会把这个给我呢。”

“这个不行,”黛千寻把陶笛收了回去,“很重要的,”

“有多重要?”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太高档的东西,他惯于一掷千金,又怎么会买不到。

黛千寻只轻描淡写:“……家人的东西。”

他现在形单影只,最潦倒的时候都没人救济。可提起家人的时候语气难得温柔,赤司知道触及了对方的不快,于是小心地握上对方的手腕:“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又没怪你。”黛千寻笑着看他,“我也是好久没碰这东西了。”

谁送的,什么时候送的,黛千寻又是怎么学会的陶笛,那首曲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有太多的疑问缓缓涌出,可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说到底,黛千寻是个太难解的谜。

赤司要查人很容易。明面上的,背地里的。黛千寻的案底和经历,他都很清楚,可是更细节的,又像是一片雾海,扑朔迷离。

传说他乏味,喜欢独处。

传说他喜欢吃一种带着臭味的鱼干,但不吃也无所谓。

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私家侦探洋洋洒洒列出大几张纸,可随着深入接触,又被一一推翻。

那些喜好与厌恶,更像是为了应付似的,为了让世人评判自己有个最基本的标准而刻意编造。喜欢与不喜欢,在他看来,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怎么不说自己喜欢汤豆腐?哪怕是出于应付,至少他们还有共同的爱好。

庆幸的是,赤司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一点。

黛千寻正在用他的方式表达他的善意与爱意。

明明是冬天,吹一曲望春风也不是不符情理。他们可以一起等春天到来,在这个天台范围内的小小世界里,不用去想那些复杂的责任,不用去想未来的路怎么走。

只要等到春天。

“下去吧,风挺大的。”黛千寻终于站起身,开了口。

“来天台就为了吹个曲子?”赤司坐着不动,笑着挽留。

“嗯。外面太吵……我又不想让别人听到。”黛千寻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是实话。

“我很高兴。真的,”赤司向上扬起手牵住黛千寻的,“也许我也该给你个回礼。”

当然不是那个蹩脚庸俗的特等奖,他忽然觉得那样的礼物实在配不上这样一个人。值得更用心的,比春风更暖的,一个回礼。

可蹩脚庸俗就已经耗尽了他的创意,赤司只好带着人在街上闲逛,黛千寻在这方面一向好脾气,没有怨言,相当配合。

人总是本能地往更热闹的地方去,就像飞蛾与火。人来人往的地下通道传出热闹的旋律,于是忍不住加快步伐,黛千寻笑着问:“你也去凑热闹?”

“去看看吧,今天过节。”

很难想象在这么狭小的范围里,也能凑一支乐队,自得其乐地演出,唱的正是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有不少人驻足拍照录像,只是曲子未免有些伤感,赤司听了一会儿,等这一曲唱毕,他挤到主唱跟前,不知说了什么。

一晃神的功夫,赤司挽起西装的袖口,接过话筒,看着人群中的某处:“Everyday is Chirstmas。”

四周漾起善意的笑,一层层泛开。现在唱这首歌未免太迟。不过终究是节日,比起伤感的思乡,这首听起来也许更助兴。

黛千寻站在人群里,不自觉地闭了闭眼。

前奏响起,四周的喧嚣暗了下去。赤司的歌声踩着旋律,如一枚箭矢,精准地扎进红心。

Oh, father time

You and me and holiday wine……

没有听赤司唱歌的记忆,就算是有,大概也是忘了,毕竟也过了那么多年。

但却没来由地觉得惊艳。

向来知道他的声音好,温柔而威严,也想象这么一把好嗓子不用来唱歌太过可惜。据说有花痴的女职员为了多听他说话故意犯错,一时传为笑谈。可真听到了,又偏偏觉得不像他——不是说不好,只是这份带着顽强的乐观,在赤司身上看到,着实令人惊奇。

哪怕周身铠甲,习惯了披荆斩棘,他也依然柔软,像是体内永远住着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他被人群安静地包围,在地下通道里。灯光实在不够亮,却足够引飞蛾扑火。

I’m safe in your arms, youare angel my baby。

 

好不容易回归清净,赤司恶作剧得逞一般地向对方邀功:“怎么样?”

“好听。”黛千寻点头,“不如明天我们也去在地下通道卖唱?”

赤司笑得更大声,过了一会儿又认真:“圣诞节没陪你过,对不起。”

充满了少见的悔意。

“别这样。”黛千寻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搭上对方的肩,“我本来就不过节。”

说的倒是实话,可心底没有期望那是假的。他知道勉强赤司毫无意义,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好。

要求太多终归不是好事。黛千寻近来时常劝慰自己,哪怕此生形貌已成定局,他也应该知足。

不去想什么血海深仇,不去想什么自由,就这样,做一只困兽,困顿却体面的,大概也算是好的。

“千寻,我想我大概还会做很多对不起你的事。”赤司站在夜风中,像是不经意地,看着天桥下连绵着的闪着红灯的车流,“昨天答应你,想来还是有点冲动的。”

“我知道。”黛千寻呼出一团白气,室外风大,他忍不住把搓了搓手,“你有你的责任,这无可奈何。”

“我会尽量。”赤司牵起他的手,和他的一样冷,“在我尽可能的范围里,给你最好的。”

比如像现在,隐匿于人群中。他们不过是两个顶多算是有些奇怪的路人,毫不起眼,永远不可能上新闻。一时兴起唱个歌发个疯,却有属于他们的微小的悲伤与欢乐。

黛千寻握紧了他的手:“别让我看到。”

“嗯?”赤司偏过头,“看到什么?”

“没什么。”黛千寻回神抱住他,任路过行人诧异的目光在他们身边逡巡流连,“我不是说过了?要向你讨一份你。”

“你总说这样奇怪的话。”

“不是的,”黛千寻摇头,“我知道这样有些不自量力……但我希望,如果你累了,我能做你的歇脚地。”

然后继续为你的生活,你的责任活下去。

“别这样,傻瓜。”赤司拼命把脸埋进黛千寻的肩窝,“……今天过节。”

他后悔,或许就不该在此刻提起,在黛千寻面前情商总是变得如此之低。哪怕早晚要提起,也该让这一刻圆满得像是梦境。

“是不是觉得很对不起我?”黛千寻笑着拍了拍他的背,“要是觉得对不起,今晚就陪我。”

“不是在陪你了?”赤司觉得好笑。

“你在装傻!”黛千寻拉着他往天桥的另一边走去,“明天早上六点之前,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六点半。”赤司修正。

“那我赚到了!”像是中了头奖,“回家开瓶酒庆祝一下……”

 

黛千寻一直想去欧洲某座遥远的水城。不为别的,只想搭着一艘小船,在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飘飘忽忽,肆无忌惮地浪费着生命。

这样的人生哲学大约会被所谓成功人士瞧不起。对赤司这样的人而言,浪费时间是大忌,以前黛千寻不理解,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这一点,心急火燎,连微不足道的一秒都显得焦灼。

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太短,恨不得用余下的生命十倍兑换。格雷被堵在不远处的另一条街迟迟不来,他们于是干脆跑起来,跑着跑着笑出声。两个人隔着两三步远笑着喘气,格雷赶到时还万分诧异,因为头次见赤司笑得这么开心。

浪费就浪费吧,赤司想,这累赘的,疲倦的,机械运转的生命。


评论(2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