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22.

黛千寻又删掉一段文字,只觉得头疼。已经凌晨一点多,成果却是寥寥。咖啡早就不顶用,这个时候喝什么都不如直接睡一觉。

平时看书的时候一目十行,有时还嫌作者写得少,为何不干脆化身打字机——轮到自己写点什么,情况却艰难得可怜。已经不是才华够不够的问题,对着笔记本,黛千寻发现连基本的遣词造句都快忘得一干二净。

像青柳那样源源不断产出作品的人,真可称得上是怪物。

他干脆关掉了文档,往床上一倒:明天还要上班,大晚上的抽什么风?

却睡不着。大概是因为身边少了个人。

这没什么值得奇怪。他没有与其他人过夜的习惯,于是此前十几年里,枕边人的位置一直空缺。也不觉得有何不妥。顶多被嘲笑过于冷淡,女人那么多也不懂得给自己找一个——对此黛千寻也只是一笑置之。

赤司是个例外。他无法拒绝掉的意外。人真是太擅长习惯的动物。有些不经意间养成的习惯戒掉最难,比如现在,明明倦怠,却还是挣扎着把书翻开,念了一段给自己听。

他把这当做催眠,不知道赤司是不是。 

可能只是单纯地想听一听别人的声音,知道自己不是孤单一人,于是更能安然入睡。

 

“你写的?”青柳神色复杂。

意料之外,还没等青柳催促,黛千寻便提前交了稿。

“很糟?”黛千寻拨拉了一下头发,“我尽力了。”

“我说了吗?”青柳又把手中的文稿翻了一遍,停留在某一段,视线逡巡,最后又落在黛千寻脸上,“要是早几年遇见你,我可能就不会写小说了。”

黛千寻失笑,青柳这人就是这样,话得打个对折才能入耳:“不能因为我是你的编辑,就这么捧我。”

“不,”青柳站起身来,拿了一袋磨牙棒,“你真是第一次写?”

“我犯不着骗你。”

“虽说不是十全十美……但稍微改一改,黛,就算我和新人奖无关,你也一定能够入围。”

“太夸张了。”黛千寻摇头,“我知道我是什么水平。”

“你不知道。”青柳啃着零食,“画圈的地方改一改吧。过两天就是新年,有什么安排?”

“目前没有,”黛千寻的手机震了一下,“现在有了。”

“那祝你新年愉快。”青柳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好好改,时间还很多。”

“青柳。”黛千寻把文稿收进包里,“我现在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帮我?”

 

人海沉浮,芸芸众生。能够爬到高处,俯瞰天地,除了才华加持,努力付出,更需要机遇垂青。

而机遇,大多不过是人为。

因为赤司,一脚踏进了编辑界。接触青柳,更是说不清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

那现在呢?十多年的历练依然无法帮助他看清这位青柳先生和他有什么必然联系,也许真是一位过分热心而又惜才的前辈,在心情刚好不错的时候,引他走向一条或许前途光明的路。

有许多理由说服他接受这份好意,但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这才让他觉得莫名。

青柳沉默了一会儿:“因为我曾经遇到的某个人,跟你很像。”

又来。

这对黛千寻而言可不算什么恭维。在这么狭小的世界里,被人言及“你和某人很像”,不过是“你实在平庸”的另一种说法。

“别误会。”青柳掏出一支磨牙棒,“虽说长得有那么一点相似,但你们个性实在差得太远。他也做过我的编辑,聪明,有才华……”

“是西冈?”黛千寻问。

青柳一愣:“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

黛千寻笑了:“不,不明显,只是我刚好认识这么一个人,一瞬间想到了而已。”

“你认识他?”

“当然。”黛千寻点头,“青柳,你别告诉我,你……”

青柳别过头,盯着某处角落,过了半天才说:“把我个人的愿望强加给你了,对不起。”

这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那些避而不提的,随便脑补都能知道大致的情节,不说也罢,不说更好。

默认有时候就是这么美妙,知道了,但也没有太多负担。

现在想来也有一段时间没和西冈直接碰面,人一旦忙起来,便顾不及那么多。还来不及想起关乎此人的太多品质,青柳又说:“西冈……是个很聪明的人。也许就是太聪明了,我时常替他觉得可惜。”

黛千寻忍不住补充:“他过得挺好的。”

“当然,我知道。”青柳笑着点头,“他是个很好的编辑,敏锐,品位不低。不像山下那个傻瓜蛋,只会用激将法——你看出来了吗?山下是个彻底的,不懂文学的家伙。”

“他又不是作家,何必强求他懂。”黛千寻替山下说话,“所以,你把我当成了西冈?”

“当然不是,你不一样。”青柳叼着磨牙棒,语调含糊,“黛,我只希望你不要浪费自己的才华。也许你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但试一试总没有坏处。”

“若非要说我有那么一点私心……”青柳看着他,“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

黛千寻看着他。

“那就是我太孤独了。”

 

从一向自大的甚至有些傲慢的青柳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到底还是有些奇妙。黛千寻没给他任何的评价,只说回去会好好修改,多余的一概不说。

女侍者端上冒着热气的可可,店里推出的新品草莓蛋糕看上去可口,要是价格再友善点,便再好不过。

周围的女客目光不时飘来,在他回敬之前又匆忙离开。就这样单枪匹马闯入“女性的地盘”,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万不可行。

因为这不由分说被归为异类的可怕气场。

以及深不可测的孤独。

店里的客人差不多都是三两结伴而来,黛千寻知道有些贴心过头的店甚至会摆个布偶在独自吃饭的客人面前,让场面看上去不必那么难看。

那也许只是孤单。

形单影只未必证明内心的单薄,可是孤独,那大概真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畏葸与寂寞。

这世上孤独的人不少。他一向以为自我内心丰盛,闲暇时间多半选择独处,对众人喧哗的集体活动深恶痛绝。可哪怕是从前,闭关时间一长,出门见到个打杂的小杂碎,也觉得对方格外亲切可爱。

因为人。

生命终究是需要回应的。空洞而静默的深渊,就是最简单而残酷的地狱。

……虽然有时候对方显得有些过于聒噪。

“今天怎么这么好心,请我来?”店门的风铃撞得响成一片,西冈身材算是高挑,声音也不小,成功引起几个女孩回头。偏偏还恬不知耻地冲对方馈赠微笑,这就是西冈式自信。

“之前忙,再加上……好像欠你一顿饭钱。”

“都猴年马月的事了。谁还记得。”西冈笑,侍者送上乳酪蛋糕和奶茶,又被乱放电的西冈迷得五迷三道,回去的时候脸都是红的。招来同伴善意的取笑。

“你是来泡妞的?”黛千寻实在不喜欢这家伙的作风,不过还是强忍住,关于青柳,问别人不是不行,但西冈确实最合适。

“他?”西冈微微一瞪眼,显得很意外,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他啊,人倒是不错。”

“你知道的吧,有种人就是欺软怕硬,说的就是青柳。不过你要真跟他熟起来,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

西冈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毕竟背着别人说坏话呢。”

“放心,我嘴很牢。”

“是啊,你犯不着找我麻烦。”西冈冲他眨眼,语气像是谈及多年的老友,“青柳这人啊,就是太有点自以为是了。”

“是吗?”黛千寻点了点头。

 

晚餐是冷掉的饭团,又灌了一肚子热水。桌边台灯有气无力坚守着岗位,关掉文档,连伸懒腰的力气都被榨干。黛千寻最后一个从办公室离开,锁好门,等着电梯从高处下降。

在公司里碰到赤司的机会太少,但和黛西的缘分却着实不浅。十次有八九次在楼下便利店,然后就是电梯间。

“哦,是你。”黛西冲他点点头,“下班啊?”

“嗯,你也才下班?”黛千寻走进电梯轿厢,等电梯门阖上,缓缓下坠。

“每天都是这个点了。”黛西像是自言自语,“有时候真想干脆不做了……说说而已。”

黛西的事他也有所耳闻。不奇怪,出类拔萃的人们总是能提供更多谈资。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找了个懒散的丈夫,赋闲在家没有收入,平时就待在家里做做家务准备饭菜,在外人看来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不过这么多年他们居然也相安无事。

也算奇谈。

“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黛西问,“还适应?”

“挺不错的。”黛千寻点头,“就是有点儿忙。”

黛西点头:“是啊,这里没有闲差。黛,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明明可以尽情享受,却还要跟别人一样,拼死拼活工作。”

“没什么,自食其力,心里总好受些。”黛千寻说,“我不觉得工作是多么重的负担。当然,不工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对方微笑点头:“赤司先生不喜欢吃软饭的人。”

“可他自己就是好大一碗白饭啊。”

黛西冷不丁呛了一口,大笑,竟然一时停不下来:“黛先生,你真有趣。”

电梯门开了,黛千寻等她先走:“现在是知道了。黛西姐,有空多看看娱乐节目,心情会变好的。”

 

赤司的车会停在固定的停车位。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下班后,黛千寻可以直接过去,如果赤司还没下班的话——一般情况下赤司总是比他迟的——那么他就可以搭个顺风车,幸运的话——按照一般逻辑姑且可以称之为幸运,还能和对方一起过夜。

今天格雷和他的车都不在,黛千寻只好去车站,如果赶上末班电车,回到住所时间也不算太晚。

黛西要是知道他现在还在操心通勤问题,一定会觉得赤司太过于无情。多少人等着抱他的大腿,可谁又想到,上位后居然是这么个情形。

简直颠覆金主包养文设定,有损堂堂霸道总裁的光辉形象。

“送你?”黛西冲他招手,“你回哪个地方?”

黛千寻耸耸肩:“多谢。往C街开吧,你知道那个地方。”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