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19.

跳舞跳到最后,黛千寻先笑了出来,赤司也跟着笑,两人干脆倒在床上。赤司撑着床,居高临下地看着黛千寻,看了几秒,又忍不住笑出声,说出的话却还是:“有什么好笑的。”

黛千寻不管不顾,先笑够了,再说:“赤司,你的表情太严肃,跳个舞而已,还以为你要上战场。”

人躺着的时候,会觉得和平时不太一样。不是说容貌究竟是变得更英俊还是更丑陋,只是觉得有些陌生,对着一张早以为看惯了的脸,又会萌生出鲜活的好奇。

黛千寻很少这样笑,笑起来那么好看,让人忍不住要去亲吻。

“听说这个时候很适合接吻。”

酒精的气味,还有刚才的食物。不算是很好的滋味。可只是唇舌的接触,却让人觉得燥热,不完全是因为这里的暖气很足。黛千寻抓着他的衣领,想把人拉得近一点,因为他们看上去,离得那么远。

 

赤司以为他能严格执行自己的计划,就像所有他们这样的人一样。计划是他们的毒药,太多伤身,不吃又万分想念,简直成瘾。可在这一刻却好像不行,那些铺天盖地的计划与设想像雪花一般被风吹远,等他渐渐清醒过来,黛千寻有些困倦地扯过被子,嘟囔着似有不满:“你也会失控?”

尽管这对他们而言已算稀松平常,可却又像是有什么不同。

在他的房间里,在这个家里,在这个可能有那么一点象征意味的地方,让黛千寻忍不住浮想,自己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特别。

赤司夺回一点被子,老实承认:“嗯。”

“赤司。”黛千寻又说。

“什么?”

“我说,生日快乐。”

“谢谢。”赤司翻身,小心地搂住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亲近他黛千寻身体一僵,不过很快他就放松下来,后背靠着赤司的胸膛。

“今天,你家人不来?”

“他们有事。”赤司的声音贴着耳边,“没什么,习惯了。”

黛千寻伸手拍了拍赤司扣在他腰上的手:“今晚要读书吗?”

“读吧,我这有一本。”

黛千寻打了个呵欠,披衣坐起,拧亮了台灯。

赤司靠在他的身边,在那一刻突然感觉到安心,像是奔波已久的旅人终于找到了歇脚之地。黛千寻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赤司觉得奇怪,他的好又像是别人看不到似的,无怪乎他在学生时代一直平庸得近乎透明——当然,这样更好。

赤司为自己这样狭隘的心思而感到好笑,等黛千寻念完一段落,他斟酌半天开了口:“再过一段时间就到你生日……想要什么,尽管说。”

 

“现在不缺什么。”黛千寻合上书本,又知道这是赤司的一番好意,“……那我想想,应该不会太贵。”

赤司之前给了他一张卡,定期往里打零花钱。他都存着,也有工资,想买什么,只要不是太贵的,其实都不用再向赤司开口。

“你可以要点特殊的,难买的。”赤司这金主当得呕心沥血,生怕对方没赚够本。

黛千寻关了灯,话慢慢落下:“我怎么会为难你。”

赤司笑笑:“你慢慢想,不用急着回答。”

他当然不是孩子了,就算是个孩子大约也是个不太会向父母提要求的孩子,不用把他想得太幼稚……或者说,不用太高看自己,不然在黛千寻面前,总会难免失落。

黛千寻在黑暗中握了握他的手。

“明天大概你又会起得比我早,要是在睁开眼的时候看不见你……”黛千寻说,“所以有句话得现在说。”

赤司莫名其妙:“什么?”

呼吸凑近,伴着微微上升的温度。黛千寻张口,声线颤动,有种异样的温柔。

How do you do?

赤司一愣,继而在黑暗中愉快地笑了起来。

How do you do?

 

人啊,不能太放纵。尤其一过了三十岁,就要过有节制的生活……

“你怎么了?腰痛?”高川抱着一叠文件路过,“我这有药膏,给你一片?”

“不用……”黛千寻挥挥手,想不到赤司的劳动成果如此显著,“贴着了。”

“你这样不行啊。”留美子凑过来,递上一张名片,“我有好姐妹专职做按摩,科班出身,水平过硬,有空试试?”

有留美子的地方就有山下:“留美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之前我腿抽筋,你都没给我推荐……”

“腿抽筋又不影响工作。”留美子撇嘴,“名片没了,要不您下回也腰痛一回?”

山下跟她杠上了:“不能这么区别对待啊,腰痛也不影响工作的。”

腰痛来腰痛去的,黛千寻听着都觉得尴尬,赶紧接过留美子递来的名片:“谢谢,我有空就去。”

“黛,”山下敲敲他的桌面,“青柳的文稿,可别忘了发给我。”

虽说现在黛千寻是青柳名义上的编辑,但山下毕竟是他的直属领导,领导要看,他当然还是要听命。

“中午咱们去外面吃。”山下拍拍手宣布,“拖稿大王青柳交稿了,大家可以歇歇。”

“AA还是你请客啊?”留美子笑。

“当然,”山下笑眯眯,“AA了。”

虽说不提倡办公室恋爱,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山下和留美子彼此都有那么一点意思。平时斗斗嘴什么的实属家常便饭,正是处在暧昧期的人们增进感情的惯用伎俩。

“山下,你的U盘。”黛千寻提醒他。

“用我的吧。”留美子递来一个,“你要他找,还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黛千寻看了山下一眼,对方微笑着默认,他便只好接过。拷贝完文件顺便向赤司汇报:“中午和同事去外面聚餐。”

“去吧,”赤司直接回了电话,“突然这么乖?”

“跟你说一声而已。”黛千寻偷瞥一眼众人,“省得有人紧张得半死。”

赤司居然丝毫不反驳:“你知道我紧张就好……不过,晚上时间得空出来。”

“知道了。”

“U盘。”留美子攀靠在办公桌隔板上,向他伸手,“黛编辑,女朋友看得很严哦?”

他俩位置离得近,打电话声音压得再低也听得到。

“是啊。”黛千寻把淡黄色的U盘放在她手心里,“又让我出来工作,又担心我随时有外遇。”

女孩纤指一拢,笑容又绽开:“这就是矛盾的爱呀!”

矛盾吗?黛千寻从抽屉里摸出饼干。

控制欲是有的,却又适度给他呼吸的自由。

脖子上的套索松垮地搭着,近乎感觉不到存在,这样的温柔近乎可怕……于是鱼缸里的鱼看不到水域的边界,囚笼里的兽觉得栅栏便是森林的边缘。

明明是一场互相索取的游戏,却创造出那么多个美妙的时刻让人迷惑,沉湎与回味。比如一顿晚饭,或是一次共舞,还有施工了一半的海边栈道……他知道人类动情其实远没有小说描写得那么美妙——无非生理反应与自我催眠的叠加……可就在这恍神的一刻,他又忍不住觉得,赤司似乎很爱他。

黛千寻打开工作邮箱,慢慢清空头脑,直到让自己被那一堆无趣繁琐的内容所占据。

 

AA制的海鲜锅味道不错,工作顺利的年轻男女开始讨论情感问题,黛千寻往往甘当吃瓜群众,偏偏留美子又提及今早“女朋友”查岗的事来。

“不会吧,你不是单身?”山下惊讶,“一般来说热恋中人不是都会带什么爱心便当吗?”

“山下前辈,你偶像剧是不是看太多了?大家都忙得要死,谁现在还有空做便当?”留美子喝着热汤习惯性反驳。

山下被驳了面子,有些不快:“又不是让你做,那么激动干嘛。”

“好了,没享用过便当也不是什么坏事。”黛千寻只好支开话题,“人家比我还忙,我怎么好意思?”

山下马上好奇了:“比你还忙?做什么工作的?医生?还是警察?”

黛千寻后悔自曝话题,八卦让众人比工作时精神百倍,他只好半真半假含糊应付:“……继承家里的店,每天做生意忙着呢。”

……也不算说谎。

“嗬!这么能干!”大家一致惊叹,“那你赶紧回家帮忙去啊,还在我们这儿干嘛?”

黛千寻笑笑,可不是,现在天天起早贪黑,确实是在卖力地给他帮忙了。

山下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忙完这一遭,等过了新年,就要发奖金了。”

黛千寻对奖金兴趣不大,但这时候不表露一点为此激动的神情又显得不太合群。好在他一向甘当背景,存在感不强。他激动或者不激动,都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合时宜。

“还不如先盼尾牙宴能抽个大奖。”高川取下眼镜擦了擦,“山下,去年你不是抽了个手机?”

“那祝我今年抽个笔记本。”

留美子脸色微红地用手肘撞撞他:“去你的,好运哪能都给你占了……”

“黛,你呢?”和他一样沉默的尾田问。

“我?”黛千寻回神,“什么?”

“原来你们公司怎么过的?”

 

这个说法实在微妙。黛千寻想了想,吃饭是肯定有的,不过断不会搞什么互动游戏,顶多是几个相熟的人一块儿出去,聚众在网吧打游戏熬个通宵,要不然就是集体泡妞。男人们取乐的方式,有时真是单调得无药可救。

黛千寻本质上不热爱这样的活动,却也不得不偶尔假装合群。但长久以来,他清楚地认识到,无论是哪种,似乎都无法让他产生更多的兴趣。

他骨子里虽是如假包换的宅男一个,但对阅读的兴趣远大于游戏;女人更不用提——当初桃井不是没往他身边派过女人,个个是绝色——对付一般的男人这招差不多是有用的,偏偏到了他那里就失了效。桃井还为他这份超乎寻常的自制力而高看他一分,现在看来,这些大概是误会了。

“和现在差不多吧。”黛千寻喝着茶。开玩笑,以前哪有这个闲情逸致搞抽奖活动,干他那行,一年到头能毫发无损,就是中了大奖。

“别的不说,咱们公司还算好的。”尾田只当他原来是在某个无名小公司混,也不在意,“去年头等奖是东南亚七日游。”

黛千寻点头:“我能中袋饼干就不错了。”

 

饼干这玩意儿,不用中奖,也能买。工作不顺的时候摸一块,工作顺利的时候再啃一口,再加上三不五时投喂办公室同僚,一大桶饼干看着挺多,消耗的速度也极快。

不止饼干,但凡吃的东西,在办公室这样的地方,总是存不住。

便利店巧遇黛西女士已经不算小概率事件。尤其是临到正常下班时间,对他们而言,只是加班刚刚开始。

“咖啡要吗?”黛西分一罐给他。

“你还没付钱。”黛千寻笑着接过,礼尚往来,“能量棒,要吗?”

黛西摇摇头:“不用了……你买这么多东西?”

黛千寻把东西悉数装进袋子里:“帮同事买的。只要有一个人出门,所有人都有了急需的物品。”

黛西莞尔:“你说得没错。工作还顺利?”

“是替你们老板问的?还算顺利。”黛千寻提着食物,“走了,谢谢你的咖啡。”

“没事,”黛西笑,“反正我也没付钱。”

工作顺利的flag不能随便立,还没踏进办公室的门,黛千寻就觉得,气氛不对。

“怎么了?”他把袋子往桌上一放,山田主任便开了口。

“青柳的文稿泄露了。”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