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15.

好歹也是当前风头正盛的作家,踏进青柳的书房时黛千寻脑子里却只跳出一个字:乱。

乱得还很有个性。

顶天立地的书架一半是空的,本该整齐摆放的书乱七八糟地摞在地上,摞得过高的那几座书塔,黛千寻小心翼翼地避过,任何一座倒塌,效果应该都非同凡响。

青柳把黛千寻推到书桌前,打开文档:“你看看。”

是从半截儿看起的,黛千寻滑动着鼠标,看了半晌。

真是要感谢电子时代,才让阅稿变得这么赏心悦目。黛千寻有幸见过青柳的亲笔签名,要是纯手稿,在失眠之前,他恐怕要先失明了。

“……怎么样?”青柳把地上的书捡起,拍了拍,放回书架上,等着意料之中的溢美之词。

“挺好。”黛千寻往下翻了翻,又转头瞄了一眼书架,眼神却并不落在青柳身上,“这是你的初稿?总觉得,你心里住着一个女人。”

“嗯?”青柳摆书的手顿了顿,感到意外,继而失笑,“叫我夫人听到,你就进不了这个门了。”

“怎么,连辩驳都懒得?”黛千寻一目十行地扫过文档,“你的现在的风格,和之前的文稿不太一样。”

“这也能看得出来?”青柳掏出一根磨牙棒,嘎吱嘎吱地咬了起来。

“山下让你改的?”黛千寻扭头看了他一眼,“我不是在怀疑你,销量摆在那里,我无话可说。可总觉得不对劲。刚才才算明白,初稿才像是你写的,改出来的稿子,多了很多没必要的东西。”

青柳又啃掉一根磨牙棒:“编辑大人,你是不是有读心术?”

“当然没有。”黛千寻把文档一翻到底,说出的话比青柳本人还要臭屁,“我只是,刚好书看得比较多而已。”

 

青柳见过不少编辑,什么样的都有,和山下合作的时间最长,也最对他的胃口。没想到还是搞得两人身心俱疲,这才换了黛千寻来。

知道这位黛编辑是新人,山下也打了招呼,好歹对人客气点,可别跟老熟人似的使劲折腾。青柳又从手里摸出零嘴儿,心里闷哼,却还是高兴:看这架势,谁欺负谁,还真说不定。

“按你自己的意愿写吧。”黛千寻说,“青柳,你的进步空间还很大。”

“我可不是需要鼓励的新人。”青柳笑笑,“黛,你可真是个怪人。”

黛千寻不解地扭头看他:“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好像不怕我,难不成你是我的黑粉?”青柳抱着胳膊,“能进我这屋子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不是我自夸,可都觉得无比荣幸。你呢——”

“一间书房而已。”黛千寻笑了,“噢,著名作家的书房。青柳先生,你的路还很长远,犯不着现在就把自己封为神。你会写得更好的。”

“这句话我爱听。”青柳哈哈大笑,“黛编辑,你大概是见过世面的,我这样的,恐怕在你眼里不算什么。”

“你是我见过的,活着的作家中最厉害的。”黛千寻从电脑桌前起身,把名片递给青柳,“好好养病,有困难,或者想找我聊聊,都可以打我电话。”

青柳接过,又拍了拍他的肩:“那接下来,就请多指教了。”

对付一个有些骄傲的作家,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小菜一碟。既不会带来人身伤害,又不用担心丢了饭碗。做一个编辑——如此人畜无害、普通平凡的工作,要是传到那些人的耳朵里,大概会笑掉大牙。

……说不定早就笑了千儿八百回了。

 

“青峰,别烧烟了。”好脾气的警员也忍不住开了窗通风,“那资料都快被你盯穿了。咦,中午给你买的面包怎么还在?午饭又没吃?”

“你要去吃饭?帮我带点东西回来。”青峰浑不在意,自动过滤同事的唠叨,把烟头杵灭在烟灰缸里——“哎哎哎,你小子,把烟灰缸拿走干嘛?”

“我去倒一下。”樱井难得脸色难看,“青峰,出去走走吧,在这待着也不是办法。”

手指夹着的烟燃得太短,透着纸爆裂的火星落在手指上,青峰微微吃痛,条件反射地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然后踩灭。

“走走走。”不耐烦地站起,“吃什么?我请客。”

说是请客,到头来还是樱井掏了钱包。青峰擦了擦手上的水,嘴里还嚼着汉堡:“这次的案子……”

“打住。”樱井叹了口气,“那个什么第六人……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老大,算我求你,能不能不要在非工作场合谈工作?”

“好好……”青峰拿这孩子没办法,只好点头,“过两天就要开始批假了,你不想回老家看看?”

“要的。”樱井啃着汉堡,“两年没回去了,今年说什么也要……”

“回去好。”青峰含混不清地说。

“那你不回?”樱井担忧地瞥了他一眼,“我记得,你可是三年没回了……”

“我家就在本地,回不回的有什么两样?”青峰扯出一个笑容,“小樱井,这么想回老家,是不是赶着相亲啊?”

被说中心事,樱井红了脸:“乱说什么?”

“那你干嘛红脸?”青峰嘿嘿笑,“这是好事啊!结了婚,就能更专心工作了……”

樱井在一旁说些什么,青峰也没在意,只冲外面猛挥了一下手,对方竟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回过头来,冲青峰笑了一下。

搞什么。樱井把薯条贡献一部分出来,心里却直犯嘀咕。

这场合确实诡异了点。黛千寻倒是坦然,挤在两人中间,拿湿纸巾擦了擦手,抓着薯条蘸着番茄酱就吃了起来。

 

青峰冲樱井使了个眼神:放心,人家现在改邪归正,是正经良民。

樱井撇了撇嘴,他对黛千寻又没什么偏见。

“最近过得怎么样?”青峰没话找话,“这个点还没吃饭?”

“正常人不都这个点吃么?”黛千寻舔了舔手指,“找了个工作。”

“你不是……”青峰有些讶异。

“被包养也是要工作的。”黛千寻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平衡了?”

青峰失笑:“上班族的生活怎么样?”

“苦。”黛千寻说,“案子怎么样,有我能做的吗?”

“咳咳,”樱井非常没有演技地咳了一声,“非工作时间不谈工作。”

“规矩还挺多。”黛千寻这才想起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警官,“小朋友,你的口头禅呢?最近都不说对不起了?”

“你……”樱井把薯条挪走,“你不许吃了!”

“这么小气。”黛千寻笑了,“小警官,我跟你们队长谈正事儿呢。”

“青峰……”樱井就是经不起逗,眼下脸马上涨得通红。

“樱井,你买些东西带给值班的那几个家伙。”青峰有些头疼,“那几个家伙的口味你还记得吧?”

“不去。”樱井气鼓鼓地抗议,“学你偶像也不是这么学的……”

黛千寻惊讶:“看不出来啊黑皮,你也有偶像?是哪家姑娘啊?”

“还不是那个幻之……”

“樱井!”青峰声音一沉,掏出钱包丢给他:“拿去。别啰啰嗦嗦的。”

“一百日元?你哄我玩呢!”樱井打开钱包,哭笑不得。

“算我请你们的。”黛千寻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辛苦了。”

“拿着吧。”青峰说,“那帮家伙上次的钱还没给吧。”

樱井只好接过,跑去买晚餐。

 

“你的手下还真是可爱。”黛千寻笑着吃掉剩下的薯条,“嫉恶如仇,黑白分明。”

“那可不,”青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大约是黑皮的缘故,更显得牙白,“要让他相信我是好人,都要费半天功夫。”

“冷笑话不好笑。”黛千寻看着玻璃窗外来往的行人,叹了口气,“没消息?”

青峰正色:“工作的事,不能跟你讲。”

“那就是没什么头绪。”黛千寻说,“就你这样也能考上大学?警局什么时候降低招人门槛了?”

青峰无力反驳:“既然知道,那干嘛还问我?”

“有备无患。”黛千寻笑了笑,“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好打探消息。”

青峰微微向后仰:“不好打探就别打探。再说了,你就一定保证你的信息来源无误?”

黛千寻看了他一眼:“既然这样,不妨告诉我无误的消息。”

这话简直没法谈下去。

 

黛千寻可真是个怪人。比如你永远触不到他的底线,好似什么都可以,却又不知道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比如只要他想,可以和任何人保持联系,但又保持着距离。再比如,眼下他说:“青峰,借我手机打个电话,我的手机落在别人家了。”

“这么粗心。”青峰不疑有他,大方地从兜里摸出手机,“拿去。说实话,这件案子,我帮你的可能性太小……啧,和你做对手太累,你要是队友,该多好。”

“我才不当警察。”黛千寻吹了一记口哨,那边电话接通,“喂,青柳夫人,我是黛。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好像落在您家里了——”

 

“今天工作怎么样?”浴室里,黛千寻帮赤司搓着背。

晚上和赤司见面,似乎已经成了习惯。要是他哪天不来,反而成了怪事。黛千寻该吃吃该喝喝,偶尔犯懒不想伺候,干脆躺平做个充气娃娃——不过这时候,赤司也基本就没了兴致。

“力道还好?”在瘦劲有力的肩背上搓出红痕,赤司吃痛的时候也擅长忍耐:“轻一点。”

黛千寻只得手腕放松:“一会儿帮你捏捏?”

“好啊。”赤司往后仰了仰头,“最近肩膀总是痛。”

“鼠标手?”黛千寻放下搓澡巾,伸手在赤司的肩膀上捏了捏,肌肉有些僵硬。

“不懂。”赤司摇了摇头,“你看着按按吧。”

“这么信任我?”黛千寻笑出声,“不叫你的私人医生来?听说人家按摩技术还算高超。”

“他不会希望这么晚还来工作的。你就帮个忙吧。”赤司的话被蒸腾的水汽裹得湿热,“听说你开始带作者了?”

“是。是那个得直木奖的青柳。”尽管知道赤司只是象征性地问问,黛千寻还是如实答了。

“看来你们关系挺好。”赤司仿佛不经意地说,“今天跟他吃的晚饭?这么迟才回来。”

黛千寻按在赤司肩上的手停了停,又慢慢绕到肩窝,那里有个穴位,往下按,治疗颈椎疼痛,效果最好。

赤司按住了黛千寻的手。

他背对着他,按理来说,人类最不应该将背部对着野兽,那是暴露弱点的姿势。可赤司却那样坦然放松,仿佛黛千寻已是被驯服的兽,无论如何不会带来伤害,哪怕此刻他问出的话还是充满了戒备,又令人胆寒。

“今天为什么瞒着我?”

黛千寻不以为意,抽出手,又继续按着:“那你为什么要装追踪器呢?”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