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14.

“给你五分钟,把该说的说完。”黛千寻拧着眉,也许他该换一个手机号,省得三不五时被骚扰。

“离开赤司。”对面的男孩称得上眉目清秀,说出的话却没人那么可爱,“你给他下了什么迷魂药?”

大约是赤司的某位前任小情人,分手时钱没给够,要债来了。

“你和他在一起多久?”黛千寻看着男孩,真是年轻,有这样一幅好皮相,再找一个难道不容易?不过长得好看的人大多过于自信,对被分手这种事接受度往往不太高。

“半年。”男孩咬咬唇,看起来确实动人,别说赤司,就连自诩旁观者清的黛千寻也忍不住为这份美貌打动,“要不是你来……”

“他和谁在一起特别久吗?”黛千寻打断他的话,想了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过得如何?”

“当然好。他什么都能满足我,人又温柔。”男孩说这话的时候没了兴师问罪的语气,“你不知道,他是最完美的情人。”

赤司看上这孩子,大约是因为这股中二气息和他当年莫名地相像……

“我怎么不知道。”黛千寻笑,“正因为完美,所以不能永恒。”

“是我做得不好?”男孩皱着脸,像是根本没听懂他的话,“也许是我太任性了……是不是?他喜欢你这样成熟的?”

被莫名其妙扣上“成熟”的帽子,黛千寻不觉哂然:“你想太多了,也许他就是想换换口味。”

“别找我了,或许过几天我就不跟他在一块儿了。”黛千寻一并帮男孩的饮料结了账,“找份工作,别吃家里的。有这个聪明才智打听到我的手机号,完成学业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应该不难。”

“你就不想跟他一直在一起?”男孩敲了敲玻璃杯。

“想有什么用?”黛千寻看了他一眼,“桃井,记得替我向你姐姐问个好。”

“你知道我?”男孩有些诧异。

“当然,你姐姐有话让你传达给我吗?”

“原来有,”男孩笑了笑,“但现在没有了。”

“要谈恋爱,外面那么多人。”黛千寻笑着,就任由身份的质询这么无疾而终,“如果没办法在一起,放下就是唯一的选择。”

也是小说里看来的,说出来却像是再俗套不过的普世法则。

“找别人?那找你可以吗?我忽然觉得,你也很不错。”男孩子半开玩笑地说。

“我不行。”黛千寻说,“找我不行。”

“为什么?”

黛千寻看着他:“因为我的心里,并没有爱。”

 

打发走小屁孩,黛千寻松了一口气。如果早知道有这么简单,大概可以更早结束这份骚扰。有些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复杂,但有些事情,却又更加复杂。

比如眼下这件。

赤司的电话跟进来时,黛千寻还来不及思考,到底该不该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在哪里?”

“A大街。怎么,要接我回家?”黛千寻看了看时间,早就过了十点。这个时候,难不成才刚下班?

“你等着。”连具体的地点都没问清,对方就挂了电话。

他需要问清吗?黛千寻用手指摩挲着那支还算是崭新的手机,赤司总是有如神助,哪怕他在好几公里外的公司,都能在他潜逃喘息的片刻,及时地提醒:你还是我的人。

手机里的定位追踪器,黛千寻第一天就发现,却也懒得拆。

他一直很奇怪,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做一个规矩的情人,却总是有意无意破坏行规,而这位宽容的老板却还迟迟不炒他鱿鱼。

提醒着自己保持理智,头脑发出的指令偏偏不管用。在赤司面前,身体总是先于头脑放松,一点点失控,偏离计划——这不是一件好事。

格雷开着的那辆深灰色的雷克萨斯在咖啡馆门口停下,黛千寻拉开车门,犹豫了一下钻进车厢。

“见了一下桃井。”黛千寻在黑暗中发声。

“嗯。他不太懂事,没烦着你吧。”赤司和他见面的时候总是显得很累,坐车的时候常常微闭着眼。

“还行,挺可爱的小孩。”黛千寻看了他一眼,赤司不再说话,他也无需多言。

 

桃井家的男孩子,年纪确实小。二十出头,正是无死角好看的时候。上一代组长老来得子,全家上下拿他当宝贝,捧着护着,就差拿个玻璃罩把人罩住了。十五岁前,组里见过他的人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黛千寻也只是在那一年,小孩儿十八岁的生辰宴上隔着人群遥遥地得以见过他一面。

一晃也四五年了。

这位小公子是如何与赤司牵扯上关系,黛千寻懒得去深究。在外人看来,怎么看都像是一桩双方合作愉快的买卖。小朋友动了感情,那才是意外。

“要我出面吗?”赤司问。

“解决了。”黛千寻摇头,“你够累了,这点小事,不用操心。”

赤司放心地点点头:“今晚还是去你那儿,不介意吧。”

“本来就是你的地盘。”黛千寻凝视着前方的黑暗,“荣幸之至。”

 

“他原来也住这儿。”电吹风嗡嗡作响,任由对方伸手拨弄着头发,赤司突然冒了一句。

“什么?”黛千寻把风调小,赤司却摇了摇头,让他继续。

等黛千寻终于把电吹风收好,他才又重新开口:“那孩子,原来也住这儿。”

黛千寻点头:“怪不得,你这宅子是不是轻易住不得?”

“他住过,你住过。”赤司笑了笑,“也没别人了。”

“看来我的级别还很高。”黛千寻笑着拿过一本书,“今天还要读吗?”

“你怎么一点嫉妒心都没有?”赤司伸手扳过他的脸,抵上锋利的眼神,“黛千寻,你的心根本不在这儿。”

“你只说让我做你的人,却没说我的心也一块儿给你。”黛千寻笑了,“老板,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交心多痛苦,那一天要是玩累了,这共有财产又要怎么分?”

赤司松开手:“我现在还没玩累……你真是比我想象得要聪明。”

黛千寻叹了口气:“你们有钱人,总是这么贪心。”

赤司摇头:“正当请求……对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水上项目?”

“我想想。”突然被问及这个有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黛千寻一愣。可这个问题又不难。

“快艇吧,在浅海湾转一圈,就很舒服。”

“还有呢?”

“如果可以潜水当然就更好。”

“喜欢潜水?”对方执着地追问。

“还行。”

潜水项目还是好几年前接触的了。那一年得了空,难得跑去度了个假,说是度假,差不多就是被流放,他在外面耐着性子等了一年,才抓紧机会重新打回本部。潜水是意外所得,回想起那段在外漂泊的日子,唯一记得清楚的,只剩下这份体验感觉不坏。

“金湾有潜水项目,”赤司说,“到时候带你来玩。”

知道他是好意,也知道不该当真,可黛千寻还是下意识地碰了碰赤司的手,被对方顺利握住。

灯灭。随即在黑暗中贴上脸颊的温润让黛千寻感到眩晕。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太长,但程度更深的事也做过。可只是亲吻,不是出于情欲的轻微触碰,让他原本就不甚牢固的立场此刻变得更加摇摇欲坠。

他是个贪心的商人,买断自由,也想要只对他顶礼膜拜的真心。

也知道黛千寻是看似温驯实则是惯于放养的野兽,能得到此刻温柔,就已经足够幸福。

黛千寻转过脸,与他的唇相贴,黑暗中只听闻绵长的呼吸,和着鼻息间喷出的热度,灵魂蒸腾。赤司牵过他的手,贴在自己胸口,掌心触着肌肤,感受着坚强有力的跳动。生而为人,从未觉得有什么值得愉悦,紧绷着的弦偏偏在这一刻,突然就这样放松。

失去理智,身体比头脑更向往自由的、听从直觉的,又何止黛千寻一个。

“睡吧。”赤司说。

 

“睡那么死?”留美子惊讶,手上也没停着,敲键盘的声音噼里啪啦响。

“十二个小时。感觉这是历史最长记录了。”山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回去就睡了,闹钟都没听到,你猜怎么着?最后是给饿醒的。”

“能睡是福。”主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成功把办公室闲聊压成了静音,他屈手敲了敲桌板,“黛千寻,你出来一下。”

黛千寻一脸“我做错了什么”的表情,而显然其他人也一脸“我不知道”。

他顺手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块小饼干。

“最近工作适应得怎么样?”山田主任向来不干涉职员私人生活,黛千寻被这么一问,觉得莫名,只好点头,“还不错。”

“青柳的事,你也知道了——山下那边还有别的负责的作者,这个……”

黛千寻等着他说下去。

“你要是不忙,隔三差五过去看一看。”山田终于说出了后半截话,“你也和青柳多熟悉熟悉。”

见青柳也就两次,人长什么样子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只记得人明明还算年轻,却胡子拉杂,一副生活紊乱的模样。

“要是可以,今天下午就过去一趟。”山田拍了拍他的肩,“既然要做这份工作,就做好来……无论到哪里,都还算有一技之长。”

语气温柔得就好像对方是再平常不过的晚辈。

“我跟青柳夫人联系一下。”黛千寻点了点头。

黛千寻接手青柳的消息早先一步在办公室传开来。

“恭喜啊!”山下精神好了许多。

“恭喜我还是恭喜你?”黛千寻抛了一块饼干给他,“著名的拖稿大王,今天终于甩锅了是不是?”

“你这么说就伤感情了。”山下心情不坏,“我可是跟主任力荐你,就凭你这闷鼓般的脾气,最适合对付青柳那块臭石头。”

“失眠症怕是要找上我了。”黛千寻拆了饼干,“山下前辈,青柳先生喜欢吃什么水果?”

“哎哟!这声前辈难得啊!”山下笑呵呵,“水果倒不必,就是有一样,你得记着。你过来,我告诉你……”

 

黛千寻嘴角抽搐,把买来的零食装进手提包,又带了一束鲜花,站在青柳家门口。

大作家喜欢吃些软糖磨牙棒之类的小零嘴,倒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据说是戒烟后遗症,吃零食总比在屋里烧烟要好得多……只是这后遗症实在太强大,夫人又不得不给零食供给定了量。

“就小孩儿吃的那种。”山下说,“原味的最好,你是没看他那牙,跟大型犬似的。”

是不是大型犬他不知道,青柳背着夫人偷偷接过零食的时候确实是笑开了花。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肯定是山下那小子!”青柳的截稿日特别宽延了半个月,这比任何安慰都有实际效果,“要来看我新写的部分吗?来吧!”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