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猫

喜欢很多cp 但写起来就是很慢

豢养

13.

翻开书的时候黛千寻有些哭笑不得:“念这个?”

是他翻了一遍的小传,看的时候倒还好,真要把这些东西念出来,感觉还是奇怪。

“就念这个吧。”赤司往床上一倒,“我又不挑。”

“还以为你会听着圣经入睡。”黛千寻翻开书页,念了几段。

翻页的时候停了停。

“怎么不继续?”赤司有了些微困意,发问的时候带着浓浓的鼻腔。

“……真的假的啊。”黛千寻看着书页笑了一下,“我是说,这个故事,有点意思。”

“怎么了。”赤司倦懒地翻了个身。

“听说也有一本你的。”黛千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真想看看,是什么样。”

“还没写呢。”赤司依旧闭着眼,笑了,“下一批策划的吧……得一两年后了。”

“还那么年轻,写什么传记。”黛千寻又翻了几页,“搞得好像一生都过完了似的。”

“读者喜欢,卖得出去。”赤司说,“其实我觉得出个写真可能更好。”

真是急起来连自己都卖……

“……反正我这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赤司又继续,“再念一小段吧。”

深夜或许比白天更好。有了更充足的理由享受安宁,不被推着走,任由自己在深海中漂浮。拧成一团的灵魂在这时候舒展开,变成一张薄薄的、带着浅淡折痕的布料,通透而柔软。

那是另一种随波逐流。

写传记的作者显然是这个花滑王子的粉丝,常有莫名其妙的抒情,看的时候会觉得很突兀,可念出来,又好像很顺其自然。黛千寻念完一段,旁边的赤司呼吸均匀,大概已经睡了。

关上灯往下躺的时候,对方又说了一句:“晚安。”好像强撑着睡意,就为了及时说出这句话似的。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他的睡眠太浅。

黛千寻忍不住牵动嘴角:“你也是。”

 

毕竟还上着班,隔天黛千寻起得不算晚,下楼的时候赤司正在吃早餐,特蕾莎很有眼力见地端出黛千寻的那一份。

“起得蛮早。”黛千寻还带着困意,在赤司咽下一块培根时打了个呵欠。

“一会儿一起去公司?”赤司问。

“还能不能好了。”黛千寻笑,“你的手下业务精,八卦更精。”

“我们可只有一个司机。”赤司善意地提醒。

是的,昨晚格雷有急事回了本宅,赤司觉得时间太晚,又有罗宾在,也就没叫他回来。

难道还要在这荒郊野岭地打车上班?

“那行吧。”黛千寻吞下三明治,内心暗暗吐槽,这哪还有给他商量的余地?

“你要是不愿意被人看到,我就提前让你下来。”赤司继续,“不过,今天得快点儿。”

正常人都不会愿意有这样的经历。黛千寻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团成一团的旧报纸,随意地被塞在赤司的车后座上。

黛千寻把一个呵欠咽进了肚子里。

他正在渐渐成为一个普通人。把一叠文件转交给山下后,他拆了一块饼干。那点早餐显然是不够的。如果十八岁那年的遭遇让他不得不走向极度的黑暗,那么赤司,这份过分的光亮正好与之抵消,让他变得再平常不过——

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黛,你今天是怎么来上班的?”茶水间里,留美子神秘兮兮,“啊,我可看见你从一辆豪车上下来。”

“你没吃早餐吧?”黛千寻贡献出小饼干,“出现幻觉了?”

“看我真诚的眼神。”留美子抱着咖啡杯喝了一口,“你在市府大道下了车,又走过来的,是不是?”

“我有病啊,不直接到公司,绕那么一大段路做什么?”黛千寻把小饼干拍进女孩手心里,“以后记得吃早餐。”

可多嘴多舌的不止留美子一个。午餐时分多动症儿童西冈不知又从哪冒出来,黛千寻找不到借口开溜,只好又万分痛苦地跟他吃了一顿饭。

留美子看他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揣测与暧昧。

“黛和西冈,一冷一热,cp感是不是很强!”

“我站黛西,别跟我争。”

“真不幸,我逆了你的cp。黛明明就适合当受……”

从餐厅回来,率先听到的居然是这等八卦,黛千寻一口老血差点喷涌而出。他默默扶墙站稳,为现在小姑娘登峰造极的拉郎本事点了个赞。

 

大部分时候,这份工作其实很忙。原以为就是来划划水打打酱油,没想到真正成了资本家的赚钱机器。头两天山田老头儿念在他有背景,又是新人,派活也轻。可一忙起来,老东西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黛千寻真也就名副其实地干起活来。

青柳石的催稿工作就是头一件大事。

山下胡子拉杂地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头发本来就乱,这时候就更别提。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黛千寻眼下没有负责的作者,基本就成了万能膏药,哪里需要往哪贴。山下在办公室里不知转了第几圈,还是决定再次登门造访。

“你,也来。”黛千寻确认对方叫的是自己,提着那个里面基本没什么东西的公文包跟着山下走了出去。

 

夫人把他们请了进来,青柳把自己锁在书房里,并不见客。这很正常,夫人一脸忧心说青柳已经四五天没有正常作息,山下一脸苦笑着指着自己的黑眼圈说那您看我像是有睡好的样子吗。

青柳是有名的拖稿大王,截稿日期这玩意儿对他来说基本就是形同虚设。死猪不怕开水烫,越到死线越会浪说的就是他,奈何有人天生就是有才,他们做编辑的就只能当大爷伺候着。

夫人回厨房做饭,就剩山下和黛千寻在沙发上并排坐着,对着青柳家的天花板出神。

这时候来拜访作者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你一定在想,反正来了也见不到,就算见到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干嘛还来呢。”过了好一会儿,山下开口。

“你这样说,我就没法否认了。”黛千寻笑。

“在公司待着更难熬啊。”山下叹了口气,“这里起码还好点,过来看看,感觉这家伙就真的很努力地在写了。虽然他现在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黛千寻点点头,他们负责的又不是漫画作者,再不济还能帮忙描描线贴贴网点什么的。有时候,人和人之间明明感觉很近,但却彼此触碰不到,总有无形的屏障罩在那里。

“真羡慕那家伙啊。”山下伸了个懒腰,“有了才华这个东西。青柳啊,简直就是缪斯的选民。”

“看过略萨吗?”黛千寻歪在沙发上,“我记得你桌上有他的书。”

“怎么了?”山下不解。

“世界上没有选民这东西。”黛千寻笑了一下,“人们太擅长把破茧成蝶的那一瞬无限放大。”

“你想出来的?”山下把有些变凉的咖啡放回了茶几。

“你的略萨男神说的。要不先回去吧,”黛千寻往楼上望了一眼,“我记得离这回最终期限还有两天吧,别把人逼得太急了。”

“好,我也觉……”山下话音还未落,就听到从楼上书房里传来钝重的,物体砸在地板上的声音。

夫人一声惊叫,赶忙跑到了楼上。

“青柳先生!”

 

“先生,这里不许抽烟。”

山下只好把烟又塞回了衣兜里,过了半天,只好伸手重重地揉了揉脸。

“没事,只是低血糖。”黛千寻把从楼下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递给山下,“回去吧,这么熬也不行。”

山下点点头,接过三明治,并不拆开。过了好半天才缓缓起身:“走吧,我……给山田主任打个电话。”

“我打吧。”黛千寻说,“你先吃点东西,脸色挺难看的。”

“嗯。”山下拆开袋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山田主任还算心平气和,问了基本情况,也没再说什么,只叫他们赶紧回来,一会儿有个会。

“还真希望晕倒的是我。”山下拿过手机,半开玩笑地说。

“走吧。”黛千寻笑了笑,可又觉得找不到笑的理由。

等熬到下班——确切地说是工作狂秃头主任终于拎包走人,天早就黑透。回公司路上吃的那块三明治早就没了作用。黛千寻提着那个几乎没什么用的公文包,下楼买了份便当。

这个金主有些不合格啊,黛千寻一边等着便当加热一边想。

“黛先生。”冲他打招呼的是赤司身边的秘书,他只见过一回,是个做事挺干练的女人,四十来岁,早结了婚。

“你们还没下班?”黛千寻有些诧异,英文名叫黛西的女秘书——想起这个英文名就让他忍不住起一层鸡皮疙瘩——黛西摇摇头,“老板不下班,我们怎么敢?”

“你们一般几点走?”想起刚才下楼时整栋楼灯火通明,大约编辑部现在不仅是清水衙门,还可以说是十足的闲差。

“八九点,十点多的也有。”黛西笑了下,装了一袋子罐装咖啡,结了账,“走了啊。”

黛千寻冲她招了招手。

“您的盒饭。”

如果就这样也挺好。如果那样不堪的过去可以被抹去,或者从一开始,他就沿着正常人的生活轨迹,一步步走到现在,得到一份近乎完美的平庸,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手机嗡嗡震了两声,看完消息,黛千寻苦笑一声,把已经吃光的饭盒扔进垃圾桶,一头钻进了寒冷的夜色。

 

“都说了要注意身体。”戴黑框眼镜的男人神情严肃地看着体检报告单,“再说了,我可不是你的私人医生。”

找一个对他们都合适的时间实在太难。于是这次拜访便成了回家途中的顺便。

“付你工资。”赤司笑着,“还不是更信任你么。做我的私人医生……只怕屈了你的才。”

“不要太劳累。”绿间抬头扶了一下眼镜,“营养还算均衡。最近……有没有觉得不适?”

赤司想了想:“还好吧,偶尔胸口会痛。”

“嗯。”绿间想了想,“你的医生怎么说?”

“建议我来找你啊。”赤司笑。

“真是废物。”绿间皱皱眉头,“什么时候有空,来医院看看吧。没有仪器,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赤司点头,“你和你家那位怎么样?”

绿间猝不及防,被提及感情的时候他总是有些不自然:“还……还好。”

赤司脸上浮现出笑意:“都这么多年了还这样。”

“你什么时候这么爱闲聊了?”医生微恼,他向来不擅长应付这样的问题,只好生硬转移,“上次那个,现在还好着?”

“嗯。”赤司点头,神色坦然,“很意外?”

“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绿间如实评价,“你还真是,异于常人啊。”

赤司笑了:“谢谢。下周一上午的时间给我留着。”

“让你的秘书提前约好!”


评论(9)

热度(14)